贝加尔湖畔与喵

¥世界这么乱,装纯给谁看$

【琅琊榜】【靖苏】数花期(四)

弦歌不复:

第三章


其实对付夏江这种不想死的老油条应该有很多办法嘛。


====================




       夏江正靠在墙边,盯着小窗里漏下的那一块白斑。


       几只小虫在光斑中钻来钻去,振翅绕着光束向上飞了飞,终究无力地落回了杂乱铺着的稻草里。


       夏江几乎能算得上悠然自得。他什么样的大风大浪都见过,自然更懂得韬光养晦的道理。所以他谁也不见,什么也不做,除了每日看着一小撮日头从牢房的这头移到那头,也就是数数须发上的虱子了。


       靖王摔开牢门时,他甚至笑了笑。


       “——堂堂的七珠亲王竟来看我这个阶下囚,老夫是否该道一声荣幸?”


       “夏江!”蒙挚气急,揪住领子便把他提了起来。


       他被迫抬起头,却仍轻慢的开口:“蒙大统领。前日我在悬镜司外说的话,大统领可转达给靖王了?”他尽力靠向一旁紧紧握着拳的萧景琰,一字一顿的说道:“用梅长苏换一个卫铮,殿下以为可还值得?”


       靖王定定的立了半晌,却突然轻笑起来:“夏大人这真是胜券在握啊。大人就这么肯定,您的乌金丸无药可解?”


       “可解,自然可解!”夏江困难的转了转眼珠,心头涌起一阵报复的快意:“可惜殿下却不知解药在何处,这能解之毒,自然也就成了无解之毒。”


       靖王眼眸一黯,一脚便踹了上来,恨恨道:“夏大人好生得意。可惜悬镜司的密室暗格也不过如此,大人安知本王没有解药?”


       “殿下若是有解药,何苦来见老夫呢?”夏江好笑的望着他,像在看一个撒谎的顽童。“梅长苏倒是会调教……殿下这样的直脾气,竟也学会了诈人。”


       “可惜吶,可惜吶!殿下还嫩得很呢!”他叹息着大摇其头,面上每条褶皱仿佛都透着讥讽:“老夫不妨对殿下说句实话,这悬镜司中本没有解药。殿下想要寻得,怕是要点石成丹咯!”


       “你这老匹夫!”蒙挚到底忍不下去,迎面就是两拳,额上青筋条条毕现:“悬镜司的手段你是想自己尝上一遍吗?”


       夏江被打得摔在一边,却根本懒于回话。蒙挚见了心头更怒,气急地威胁到:“我可以五日不上朝,五日不议事,就在此地拷问你到最后一刻。到了那时,便一刀宰了你!你既明白人死如灯灭,却还要顽抗到底吗!”


       夏江干笑了声,转头看向一直未作声的靖王:“那就不知靖王能否担得起妄杀重犯的干系了?”


       萧景琰听见自己名字,缓缓转过头来,眼中竟如无边湖底般幽暗漆黑,像要溺死擅入的愚人:“本王向来鲁莽,到时只怕也管不得那么多了!”


       夏江一激灵,突觉自己错得离谱。皇帝膝下的儿子已不剩几个,又怎会为了一个失势的悬镜使迁怒皇子?他心中终于漫起些许凉意,面上却纹丝不动:“蒙大统领所言甚是,老夫着实惜命。不过迟早都是一死,能得麒麟才子作伴,也不至于黄泉寂寞啊!”


       靖王冷笑一声,道:“夏大人既然早有准备,不妨早些上路吧!”他一挥手,夏江才注意到牢外不知何时多了个列战英,气喘吁吁的站在门边,手里握着个小小瓷瓶。他大步走上前来,捏住夏江的下颌就将内里的物事灌了进去,掐着他脖子抬了片刻,伸手一拍便迫得夏江吞了下去。


       靖王冷冷的等夏江喘了半天,方道:“夏大人一定好奇这是什么。本王不才,寻不到乌金丸的解药。可这乌金丸倒不稀罕,战英也不过翻了翻大人的八宝阁便得了这整整一瓶。”


       夏江闻言大骇,脑中如电闪一般忆起某日顺手搁在青釉莲花尊里的瓷瓶,忽觉天命早有定数,凡人碌碌自扰何其可笑。冷汗顺着他虬结的灰发汨汨流下,一顿一顿地敲在颤抖的心上,一点一点击碎那层厚实坚壳。


      良久,他终于认命一般低下头颅,说道:“夏秋府上‘观澜园’的牌匾之后,有你所寻之物。”


      靖王朝着列战英一点头,便见那得力副将径直出去了。一炷香后列战英回了来,递过一个小小瓷瓶。靖王看了看,倒出一颗随意扔在地上,转身就走。


      那块白斑不知不觉已移到了牢房正中,正照着枯黄杂草中圆溜溜的药丸。


      夏江疲惫地靠着砖墙看了片刻,伸手在满地污物里摸出来吞了下去。


 


      “殿下今日可真是让我刮目相看!”蒙挚一手执鞭一手握缰,还不忘回头看着靖王:“您怎么知道悬镜司能找到那药?”


       靖王满面俱是笑意,一边策马赶到最前一边答道:“也没什么。只是悬镜司那种地方时常要用到这些东西,毒药自然也不会像解药一般细心藏匿,便让战英去碰个运气罢了。”


       “可见上天垂怜,苏先生这样光风霁月的名士,本来就不该被这奸人害了去。”列战英亦笑着接过话头,他素来尊敬梅长苏,此时也开心得很。


       却只见自家殿下轻叱一声,催得神骏战马纵蹄狂奔。列战英与蒙挚相顾失笑,亦催动坐骑向前追去。


 


================TBC================


 


你们以为这样就没事了?


太瞧不起乌金丸了!


不到生死关头怎么好谈情说爱呢(不


本章酥胸没有上线。其实我也不想的。



评论

热度(98)

  1. 贝加尔湖畔与喵弦歌不复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