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灰宝还吃墨水

¥世界这么乱,装纯给谁看$

姜不闹:

为了你 负了天下又如何
嗯 有老公就是了不起 说话都有底气😎
今晚终于更新啦👏🏻

如果我是0117号考生——Yesterday once more

啊啊啊啊啊啊啊,炸成一朵烟花\(^o^)/

和歌原:

来膜拜一下我圈镇圈神文,原作by 胡歌巨巨


 


如果我是0117号考生


Yesterday  once   more


 


2月中旬   我完成了如梦之梦最后一场演出   随即又坠入了另一场大梦中   受母校上海戏剧学院的邀请   我成为了今年表演系专业考试的评审老师   回到久别的校园深处熟悉的教室   看着一张张阳光稚嫩的脸庞   许多记忆中的片断不由自主地在脑海中浮现   十六年前   我和他们一样如初生牛犊   面对猛虎般的人生毫无畏惧   和许多同龄人一起前赴后继   甚至飞蛾扑火也在所不惜   可时至今日   幸运如我的   寥寥无几


我是幸运的   中了一张人生的彩票   换来了一场令人羡慕的美梦   我也曾不愿醒来   但若是现在能让我重新回到考场   回到十六年前那个明媚的春天   我一定会说   我愿意


但人生没有回头路   谁都无法重新来过   那几天我总是失眠   总是想象自己能和他们中的某一位互换角色   想象着我和他们一样站在考场上高声呼喊   


“各位老师好   我是来自上海的考生   我的考号是……”


或许念念不忘   真的必有回响


终于


我的想象在梦中实现了   


 


谁都没想到我会去报考艺术类院校   虽然进入高中以后   我的颜值和成绩能用天壤之别来形容   并且一直保持着南辕北辙的发展趋势   但我仍然坚持不靠脸吃饭的原则  每日头悬梁   锥刺股   力争在高考中表现出足以令国足汗颜的成绩   当然身边也不乏劝我弃笔从艺之人   他们觉得在小鲜肉横行的时代   我不去当演员简直是暴殄天物   我把这些人全部归为损友   每当他们苦口婆心的时候   我都抱以不屑的表情   老子长得帅是父母给的   要老子以这样的方式拼爹简直是对我爹的侮辱   何况老子从小就和艺术不沾边   什么朗诵   表演   唱歌   跳舞一样都不会   人家招的是演员又不是模特   所以说现在有许多演员靠一张面瘫脸就能撑一部戏   可那带多厚的脸皮才能从头到尾保持一个表情啊   我自认为离这行太远   还有另一个重要的原因   我得和最要好的女同学考上同一所大学   我不能只管栽树   让别人乘凉啊   而且女同学也不一定答应我去学表演   她怎么可能容忍我将来和那么多美女假戏真做呢   即使我再有原则   她也不会成全我的   这不是信任的问题   而是这个问题   根本无解




所以直到走进考场的前一秒钟   我的脑袋都还是晕的   这一切太不真实了




表演系的初试分数在五个教室同时进行   上午两场   下午三场   我和其他二十多个考生被安排在第三考场   进去之前   所有人都在走廊按考号依次排队等候   我不幸地成为当天最后一场的最后一个   我心想轮到我的时候都快到饭点了   考官还有力气和耐心吗   有一负责维持秩序的志愿者小哥却说我运气不错   他是表演系大二的学生   作为一个过来人   他告诉我排在最后能有足够的时间适应考场的环境不容易紧张   还能根据前面考生的表现来调整自己的考试策略   最重要的是可以观察考官们的脾气性格   从而判断出各位的喜好   我表面上点头称赞   可心里却觉得他说的第一条就不靠谱   紧张的情绪会随着时间递减也有可能递增啊   我连台词都没背熟   哪还有什么闲工夫去观察考生和考官   那位老兄见我态度端正   临别的时候神秘兮兮的告诉我有惊喜   不等我反应又补充了一句“进去就知道”   随后他甩了甩并不是很柔顺的头发转身离去   留下一脸懵逼的我和无数飞扬在空中的头皮屑




“可以开始了”




教室里传出了一嗓子振聋发聩的声音   我的神经一下子紧张起来   排在前面的考生鱼贯而入他们一个个看起来都比我淡定   比我自信   我太怂了   完全被那一嗓子给震住了   心想那就是传说中专业的台词功力吧   我盘算着   一会儿考试的时候   哪怕憋不出那音色   至少也得喊出那音量才行   说实话   这次报考表演系的表决定做的太过草率   比起那些在专业机构学习了几个月甚至一两年的考生   我几乎是零准备   和那些中专艺校毕业的家伙就更没法比了   初试三项   朗诵   唱歌   形体   我的强项是形体   在学校打了那么多年的篮球   身体协调性应该还行   虽然不会跳舞   不会武术   但听说只要走路不顺拐就行   这考的又不是舞蹈专业   至于朗诵   我从小到大只在语文课上读过课文   考前求爷爷告奶奶   让学校话剧社那帮小子给我扒了一段台词   据说是这两年特火的一部电视剧里的   叫什么《琅琊榜》   我问谁演的   他们像看外星人一样的看着我   我老实告诉他们自己从不看电视剧   那帮小子非跟我兜圈子   问我今年春晚看没看   我狠狠的回答“终身难忘”




话说大年三十晚上   我们一大家子齐聚一堂吃饭   喝酒聊天   把一顿年夜饭吃出了难得的年味   我除了偶尔应付这两句长辈们的嘘寒问暖   大部分时间都在用手机抢红包   然后把抢来的红包发给最要好的女同学   在那其乐融融的气氛中秋波暗送   让我觉得既兴奋又惬意   自从高三开学之后   我每天都过着水深火热的日子   一回到家   手机就得上交   好不容易熬到寒假   它才终于重新真正属于我   




“看春晚吗”女同学发来一条微信


“听着呢”   




客厅里的电视锁定着央视一套   虽然大家的注意力都不在那儿   可不论是看还是听   它必须得在   少了它就不叫过年了   




家中的一派温馨祥和的景象   突然被一首叫《在此刻》的歌打破了   几乎所有的女眷都回到了电视机前   先集体沉默   接着集体热议而我的手机也在那一刻收到了女同学发来的春晚贺图   并配以“我老公”三个血淋淋的大字   我看着图中的两个男人   咬着后槽牙问她“是哪个”她居然秒回“都是”




   我承认女同学对我的影响是巨大的   在我这个年纪   本以为能把一切都想得很透彻   但其实什么都不明白   决定报考上戏表演系完全拜她所赐   当然   我也找了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来掩盖自己的小肚鸡肠   我告诉所有人我并不是意气用事  只是好奇那两个男人是如何走上央视春春晚的舞台的   我想感受一下他们曾经走过的路   显然这个理由没有丝毫的说服力   班主任说我是投机取巧走捷径   老爸说我根本不是这块料   女同学说我脑子有病   并且威胁我   一旦参加表演系考试就把我拉黑   可就算他们把嘴皮说破了也没用   老子身上最多的就是叛逆的基因   在写下如果专业考试不通过就继续回学校埋头苦读的保证书之后   我拿到了上戏专业考试的报名表唯一让我有些不爽的是   女同学真的把我拉黑   如今在微信上眉目传情   不是红包就是拉黑   简直是对名著《红与黑》的亵渎   不过那几天手机的续航时间屡创新高   对我来说也算是一个不大不小的安慰   




所以当话剧社那帮小子把那家伙的台词递给我的时候   我只能在心里仰天长啸   真是造物弄人啊   




“大家好   我是今天的招考老师   我代表上海戏剧学院表演系和在座的老师一起欢迎你们的到来   请大家依次坐在教室的两边……”   




我游离的思绪终于被抓了回来   正在说话的应该就是刚才让我见识到专业台词功力的那位   他居中而坐   像是主考   六位考官朝南坐北依次排开   不要问我方向感为什么那么强   老子紧张的时候就是一个细节控   左手边的两位考官年纪稍长的慈眉善目   对我们笑脸相迎   右手边的三位年纪四十以内   表情严肃   眼神犀利   一看就是专挑刺儿的   不好惹   我们二十多个人被一分为二   各自挨着教室东西两头落座   我因为排在最后   坐在了教室的东北角   这个位置倒是不错   和我坐对角的正好是当天唯一的女考官   颜值胜过所有女考生   他左边的男考官颜值也高   不过发际线更高   如果下来几公分   绝对能秒杀一片   挨着“高老师”就坐的考官戴着一顶黑色鸭舌帽   帽檐压得很低   从我的角度看不清他的眼睛   这位老师胡子拉碴   不修边幅   看着有点面熟   却又想不起来在哪儿见过   他的左边就是今天的主考   顶着一头浓密的卷发   看的卷度应该是刚烫的   我妈每次烫完头发就那样   我因此对他多了几分亲切感   他正在介绍考试规则和考场秩序   排在第一个的考生听的特别认真   我暗自窃喜   谁让他是第一个呢




“穿短袖的同学先把外套穿上   别着凉了”   坐在最左边年纪稍长的老师开口了   他的声音特别好听   虽然音量不大   却有一种直指人心的魅力




那些准备展示舞蹈才艺的考生的确穿得都很单薄   都是露胳膊露腿的练功服   她们可她们纷纷表示不冷   说教室里很暖和   但年长的考官依然坚持让几个女生把外套穿上   这是我第一次走进上戏的校园   以前对这学校没什么感觉   可这短短的几分钟却让我对他好感倍增




“午饭都吃饱了吗”另外一位年长的考官也开口了   


“没吃”我不假思索脱口而出   


的确   为了把那几部剧破台词背得滚瓜烂熟   连午饭都没顾上   突然被这么一问   顿时感到无比委屈啊   


“怎么不吃午饭”   头发卷卷的主考老师觉得不可思议   


“忘了”   我的回答引来了考场一阵哄笑


“我这有饼干拿去吃吧”   


我怯怯地看着她和她的卷发   不知道该不该拿   


“快   别耽误时间”   我在众目睽睽之下走到他跟前   伸手接过他递来的饼干   “谢谢”


“这位老师   你认识吗”他指了指身边那个戴帽子的考官   




我转头定睛一看   内心顿时有几百匹草泥马奔腾而过   这货不就是我老女同学说的老公吧   怪不得要戴帽子装什么呀   戴帽子是怕人认不出你么   原来那位志愿者老兄说的惊喜就是这货   搁别人身上是喜   隔我这儿就只剩惊了   




“当然认识”


“看过他演戏吗”


“没看过”


“不会吧”


“学习太忙   没时间看电视”


“以前的呢   李逍遥知道吗”


“游戏玩过电视剧没看过”      


“那你怎么知道的”


“满大街都是他的广告”      此话一出   全场爆笑戴帽子的那家伙也笑了   他抬了抬帽檐看着我说“有没有看过我的戏和你能不能进上戏没关系”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   尴尬地笑了笑   转身回到了座位上   考试开始了   那家伙没在看我   我却一直在看他   不论今天考试的结果如何   相信这一场相遇注定是冥冥之中的安排   至少回头我可以得瑟的告诉女同学   替你看过了   你老公也就那样   




考试的过程并不复杂   分为两个部分   第一部分要求考生逐个上去展示台词和声乐第二部分则是集体处理   逐一展示形体   大部分人都受过专业机构的培训  他们的钱没白花   朗诵的台词或是诗歌   都是我从来没听过的   不像我准备的一开口   所有人都知道出处   “萧景琰   你为什么就是没脑子……”让我意外的是   那些培训机构似乎只负责教朗诵和表演   声乐概不负责 九成的考生唱歌都不在调上   但考官们并不在意   我想我可以理解   此乃表演系而非声乐系   头发卷卷的主考老师经常会让考生和戴帽子那家伙互动   他让考生想象背后是一片火海   并且假设那家伙远在百米处开外   考生要大声呼喊胡歌老师快来救火   直到那家伙举手表示听见了   考试才能停下   有一哥们儿特逗喊的是“着火啦   胡老师快跑啊”我在心里琢磨着   要是换成我一定带那么喊“着火啦   胡歌老师快来受死吧”   




我的自信心和那海上的灯塔一般若隐若现   在其他考生朗诵的时候他就不见了当歌声响起的时候   自信又回来了当然有自信被秒杀的时候   有一个哥们长得特像费翔   走路带风   转身带光   虽然唱歌也不在调上   可一看他那精致的五官我就怂了   另一哥们儿不仅长的像rain身上还有百变的气质   一会儿忧郁一会儿阳刚   最后居然还能模仿小沈阳唱了一段东北二人转   和他相比   我简直一无是处   每当这个时候我就瞥一眼那个戴帽子的家伙   想想当年他在考场上是个什么怂样   心里默念应该还不如我吧   




终于前面的考生都展示完了   只剩下我和我身边的老兄   从一开始我就发现他出奇的淡定   并不像第一次经历这种场面   果然当主考老师询问她年龄的时候   他说自己是第四次参加表演系的专业考试   按照规定   今年是最后一次机会了   整个考场的气氛因为“最后”两个字变得悲凉起来   我不太理解他执着和坚持的动力是什么   是对表演艺术的   追求和热爱   还是对一夜成名的向往   戴帽子的家伙难得开口   他问这位老兄   如果今年还是没考上   以后会有什么打算   不知是没听清楚   还是不愿正视这个问题   这位老兄答非所问地叙述起自己中学时的成长经历   那家伙把他打断又问了一遍   “我是问你   如果今年还是失败了以后你打算怎么办?




停顿   一个长长的停顿




“找戏拍   养活自己”   那家伙没有接话   默默的低下头   把眼睛埋在了帽檐下面   我不知道此刻他在想什么   我也没兴趣知道   因为我要上场了   




我走到六位考官的面前   第一次感受到命运的选择权即将交到别人手上   或许是为了考试不受   外界干扰   教室的窗户都被贴成了磨砂玻璃   夕阳斜照   散射的光一点点透进来   洒在所有人的身上   我故作镇定   目视前方   却又不自觉的看向那个戴帽子的家伙   他也正抬头看着我   不知道为什么   我在他的眼神里发现了那么一刹那说不上来的感伤和怀念




“我是0117号考生   来自上海   我准备的声乐曲目是《在此刻》


“不曾想过   未来的某个美丽日落


轻轻地你会念起我


让风华都记得   我们经历的坎坷   ……”






====================


靖苏靖凯歌凯第一神文,全文4500+字,绝对真情实感,没有OOC,第一人称第三人视角,用梗用的六到飞起……果然大大出手不同凡响呀~~~胡大大我可以催更吗,希望您早日突破自我,写出更加优秀的作品呀~~~~敲碗等更新~~~~




对了原文出自vogue 4月号,淘宝和书报亭均可自取

那个什么烂桃花就是垃圾

吹空调要盖毛巾被:

天天在微博转三生三世烂桃花抄袭的证据,结果在靖苏tag里面吃了一口shit。


说真的心情很复杂。


关注我微博的人都知道,我是坚定的反抄袭者,烂桃花的调色盘随便搜搜就有,智商在线的人都看得出问题,我也不觉得事到如今还没人不知道这件事。不过是站队问题而已。


所以今天就洗一波粉吧,觉得那啥烂桃花好看就直接取关,爱吃shi就去吃shi。我虽然不才,但我的文字干干净净,我作为一个写手,对的起自己的良心。


有人可能会问,唐七抄的又不是你的文,你激动什么?


问得好。


我不过是物伤其类,我不能想象一个人偷了我的文字,赚得盆满钵满,红得一塌糊涂,而我却求告无门,欲哭无泪。


对于一个创造者而言,这是毁灭性的打击。


我不求你们理解,但是至少,你们如果不想以后中国的文学市场,抄袭者为利横行,原创作品日渐凋零的话,那么,就请求你们——


保护原创,抵制抄袭。


不多说,我说那烂桃花是垃圾不如的玩意儿,诸君没人反对吧?


反对也没关系。








草本甘木茶:

王凯胡歌2017央视春晚访谈合辑

後面會有更新喔

1、王凯胡歌20170125央视春晚彩排后台专访

2、王凯胡歌2017央视春晚《在此刻》預告

3、[快問快答]王凯亮相春晚彩排 耿直老干部给自己颜值打7分

4、[快問快答]胡歌春晚彩排  这段视频,让你更加了解胡歌

5、[东方时空]春晚倒计时 新生代演员加盟春晚 胡歌王凯亮相

6、#央视春晚#【@王凯kkw 将在春晚演唱新歌,想听的举手![围观]】

7、#央视春晚#【胡歌参加春晚彩排!他说:有些东西还是要传承的】

8、凱哥畫雞【春晚吉人“添”相-王凯】

9、歌寶畫雞【春晚吉人“添”相-胡歌】

10、央视网络直播间胡歌:和王凯在瑯琊榜裡是一對比親兄弟還親的兄弟

11、春晚倒計時 胡歌

12、每日文娛播報 王凱:春節會陪家人一起過


因為有些就天殺的不能傳B站

放一個度盤合輯分享 

等我補連結

我還在更新



【凯歌糖合集三】有生之年系列之春晚!

屌丝笑一个:

是的,我又来了。


此糖为春晚采访合集,由春晚爸爸即其他各色媒体采访提供,向他们致敬!


春晚凯凯单独采访:


http://www.miaopai.com/show/otb-fmeOj4G7vF0mt81aoA__.htm


春晚歌歌单独采访:


http://www.miaopai.com/show/7wZkxfspPa9Py6AoJ3rXog__.htm


新浪采访凯凯:


http://weibo.com/tv/v/e724dd5b17da0474e921c68716c114fe?fid=1034:e724dd5b17da0474e921c68716c114fe


新浪采访歌歌:


http://weibo.com/tv/v/53766a86e3d64428f41ac9ae91174eab?fid=1034:53766a86e3d64428f41ac9ae91174eab


腾讯采访凯凯:


https://v.qq.com/x/cover/sm4bnu5powcqyyz/p0022yoo5jw.html


腾讯采访歌歌:


https://v.qq.com/x/cover/sm4bnu5powcqyyz/v00224u8ryc.html


凤凰娱乐采访凯凯:


http://v.ifeng.com/ent/mingxing/201701/015d9fc0-2b1a-4941-b5c9-e8b215daefd3.shtml


凤凰娱乐采访歌歌:


http://v.ifeng.com/ent/mingxing/201701/0108a258-c1bf-4423-b86a-5cbafa359e3c.shtml


胡歌央视快问快答:


http://www.miaopai.com/show/kCDgpaO98x9NrHPNGnzanQ__.htm


王凯央视快问快答:


http://www.miaopai.com/show/Klxj-D2kT-aEj1GAjsaFbQ__.htm


一年又一年王凯胡歌采访:


http://weibo.com/tv/v/EsOHpjDMS?fid=1034:15314ce04c2a0938f090c8e23bac17f0


央视凯凯歌歌共同采访:


http://www.miaopai.com/show/rW58fol19DtTznnnCCpNJg__.htm


央视综合歌歌采访:


http://www.miaopai.com/show/Yr-3mgX2QCdfkFLON9vriQ__.htm


央视综合凯凯采访:


http://weibo.com/tv/v/EsMUSzGod?fid=1034:5d6ac1eb6882c6f9e2f97c86fa0b43f9


央视网络采访歌歌:


http://weibo.com/tv/v/EsMboorTY?fid=1034:0661dd361ae1010151dfefd6a6414b86


凯凯歌歌后台进场:


http://weibo.com/tv/v/EsSN3acti?fid=1034:ef08f10461023acaa4bb5b24352594c8


凯凯微博祝福视频:


http://weibo.com/tv/v/EsOgni0ll?fid=1034:709756f5339ae49054cd554a27f01bba


歌歌微博祝福视频:


http://weibo.com/tv/v/EsOkB7Wt1?fid=1034:92cfc13b834d6862208db6d6e9b4f6af


乐视歌歌采访:


http://www.le.com/ptv/vplay/27566041.html


爱奇艺歌歌采访:


http://www.iqiyi.com/v_19rral9dj0.html#vfrm=2-3-0-1


优酷歌歌采访:


http://v.youku.com/v_show/id_XMjQ4NzE2NDUwMA==.html


央视直播间歌歌采访:


http://weibo.com/tv/v/1df44ad833cf3bef87dd3f217fb4a904?fid=1034:1df44ad833cf3bef87dd3f217fb4a904


凯凯歌歌离开时的拥抱视频:


http://weibo.com/tv/v/EsO9auV4n?fid=1034:fe7939eabcef38f0bffc683a15c1b183




视频里都有糖,我就不一一标注了。另外如果小伙伴有想要我补充的,欢迎留言。不得不说,这一次的采访太多了!我都整懵了(ノ ̄д ̄)ノ

鸡脆骨嘎嘣脆:

歌歌元旦滑雪受伤进医院的事是真的么?这臭孩纸咋啥都憋着不说啊,心疼死了,凯哥要好好修理他啊,太任性了

何盒子裝何子!:

離【丙申年瑯琊榜靖蘇茶會】還有2天!!!!

誠摯感謝  @非光 太太、@CUBIC太太、 @宵三令 太太、 @UNTOLD 太太、 @Estefania爱吃糖炒栗子 太太、 @子非鱼 太太、 @浅夏Surlinca 太太

真的是太感謝各位太太的大力支援!!!!!!!!!!!!!

另外當天還有  @葛千户 太太的美圖播放!

當天來參加的賓客都有機會把這些圖帶回去喔~~^0^~~

大家記得要來啊~~~~

【靖苏】刑1

甜甜教教主乔慕斯:

(预警:纯后妈症发作产物,景琰黑化,ooc ,与原剧情不完全一致,请勿追究细节,不接受谈人生,最主要是不一定还会继续写下去,所以慎入、慎入、慎入!ps,当后妈好累。)
“哗啦”……泼面一盆冷水,浇得萧景琰的心跟着一抖,可是他浑身上下却无一丝颤动,冷厉而讥诮的目光睨着刑柱上的人轻颤着湿漉漉的长睫,慢慢睁开眼睛,笑着开口:“苏先生的主子可着实不少,先是北燕六皇子、如今的北燕太子,后有本王的誉王兄,再是本王。古有'三姓家奴',只可惜本王与誉王兄乃是同姓,否则先生真是不输古人哪,哈哈哈……”
那人不说话,望向自己的目光虚弱却沉静。萧景琰知道他很疼,虽然表面上看不出丝毫忍痛模样,可是,萧景琰知道,他很疼。素日里他总是低眉浅笑着,自己又何尝看出,他的身子日日受着火寒毒的侵袭?
可是现在,萧景琰突然很痛恨自己的知道,知道他从前望着自己的时候,在眼底深处,总有一丝遮掩不住的温柔,甚至直到此刻,自己依然能够看见那丝温柔。萧景琰觉得很可笑,为什么你还用这样的眼神看着我?是我让人把你绑在刑柱上;是我对你刑求拷问;是我在你昏死过去后,命人一盆冷水把你浇醒……
萧景琰的声音在一片死寂后再次响起来:“本王现在怀疑,苏先生究竟真是大梁人,还是多年潜伏的北燕奸细?为何苏先生来到京城后,我大梁军队对阵北燕节节失利?说,你究竟给他们传递了多少情报?!”
那人依然静静地看着自己,仿佛没有听见自己的话,也没有一丝开口的意思。萧景琰冷冷一笑,将手一扬:“再给本王打!”手握粗鞭的狱卒大声躬身应是,正要上前,萧景琰身旁一个声音阴测测响起:“靖王殿下且慢。殿下有所不知,这位苏先生,老臣是领教过的,身子虽弱,骨头却硬。若是旁人,骨头再硬,老臣也有法子撬开他的嘴,可是这一位,老臣怕他身子太弱,想要开口之前就抵受不住刑罚死了,倒教殿下白辛苦一场。”
“怎么,夏首尊有何高见?”这声音并不严厉,夏江却莫名觉出了这位靖王殿下的不满,只是他自恃陛下宠信,并不把这个历来倍受冷落,近段时日却突然炙手可热的皇子放在眼里。这位七皇子向来不起眼,一旦上位,倒将夺嫡的野心露了出来,这个,却是夏江不能容忍的。这梅长苏十之八九是祁王旧人,夏江故意在陛下面前举荐,让他来审梅长苏,就是要看出二人间的蛛丝马迹,好将二人都一举打压下去。
“老臣以为,对付这梅长苏,有个法子倒比一味拷问要好。他长得不错,老臣手下也不乏好男色的部属,只需叫上几个,叫他尝尝滋味,恐怕什么都说了……”萧景琰看着夏江越来越猥琐的神色,露出玩味的表情,却没说话,而是转目看向了梅长苏。
那人依然一动不动,可是萧景琰就是看出了他眼底深处最细微的变化:他害怕了。这种害怕,他在从前闯了大祸的林殊的眼睛里看到过,只是那时候的林殊用满脸的不在乎掩盖这种害怕,而如今的梅长苏用的是近乎麻木的冷静。
看见这种害怕,从前的萧景琰想也不想就会挺身而出,把一切祸事都担在自己身上,而此刻,他只是慢慢地上下打量着浑身是血的人,嘴角扯出一个笑:“夏首尊这个法子倒有些意思,只是父皇既然把这梅长苏交给本王来审,如何令他开口,就不劳夏首尊费心了吧?”
“怎么,殿下竟也有此偏好?老臣之前怎么从未听说呢?”听夏江的语声中透着惊讶疑惑,萧景琰微笑着看了他一眼:“夏首尊的意思,本王的偏好,夏首尊桩桩件件都应该知道才是了?”夏江忙一躬身:“老臣绝无此意!只是这梅长苏曾跟老臣说过:靖王是最好的。老臣想,他对殿下大约早有倾慕之意……”说着,便偷眼看靖王神色。
“本王最好?”萧景琰挑了眉,再看向那人时,那一直望向自己的黑漆漆的眸子却垂了下去。他慢慢起身,踱到梅长苏身前,捏住他依然滴着水的下巴,强迫他抬起头来,望进他的眼睛里:那里有着不及褪去的无措,仿佛知道自己的心意突然被人赤裸裸地揭开,却注定不会被温柔相待。
“你既然说本王最好,那么本王就让你知道,本王能够好到什么程度……”萧景琰的声音没有一丝温度,眼睛里满是讥诮不屑,手指把玩着那小巧细腻的下巴,突然转身朝向那狱卒:“把他解下来洗干净了,锁到牢房的床上去!这么脏兮兮的,没得教人倒胃口。”
看着那狱卒躬身答应了,快手快脚去给梅长苏松绑,夏江的眼睛眯了起来,心里暗暗冷笑:“萧景琰啊萧景琰,你到底是装不下去了吧?用这种法子先把他救下来,以为就能瞒过我去?只可惜你还嫩着点!”

【靖蘇本灣家預購】

甜甜教教主乔慕斯:

CUBIC:







正劇向兼靖蘇戀愛小說




\繁體直式右翻本/\繁體直式右翻本/




 




作者是 @甜甜教教主乔慕斯




感謝作者太太願意授權我作繁體中文版




很喜歡很喜歡這篇文~♥♥♥




為了這文我這第一次作小說的人硬上了 XD




 




全文可到太太的LO上看♥




http://wodebaobao967.lofter.com/view








預購走這




請多多支持囉~

也希望太太以後還能生產更多文! (許願)




总裁爸爸和我(二十三)

桃花朵朵:

——你们愿意为他欢呼的,是哪一个我?


不大的场馆里,所有观众们都在鼓掌着欢呼着,来给予这虽不是本国拳手却也奉献了一场极为精彩表演的两位运动员以盛大感谢,也给予胜利者发自内心的恭贺。
运动,尤其是拳击这种激情运动,总会极大的调动出观众的热情。
明台抬眸扫了眼这攒动的人群,犹自冷着脸,只礼貌的点头致意,然而却是引起了更热烈的欢呼,甚至还有美女们的大胆示爱。
他缓缓的眨了眨眼,琥珀色瞳孔些微的茫然。
这种情形,很陌生。
他出身极好,得天独厚,就算经历过常人不可能有的惨烈风雨,却还是理所当然的被众星拱月万千娇宠,可以说几乎所有人都把他捧在了手心,甚至供奉在了尊位上。
可就算如此,他却也没有过这样万众瞩目的时刻。
所有人都在为他欢呼,为他狂热,而且仅仅只为他,仅仅只是为了明台,而不是九爷的儿子。
他们都在看着他,看着明台。
所以愉悦。
很愉悦。
所以唇角微挑,他浅浅的笑起来。
很浅,像是冰雪化了春水一般在眉眼间漾开,又很柔,梨涡都盈满了杨柳风般的春意。
他本就生的俊美,这么一笑,更是春日枝头桃花绽开般的明丽多姿。
刚好摄像机捕捉到这一幕,而且还很懂的给了个大特写——这之后又不知要撩拨多少迷妹了。
然而一直在台下盯紧着他的郭子腾却是神色骤变。
“MD!这玩意儿怎么又犯病了?还在这个时候!”他甚至忍不住骂了起来。
眼眸越发茫然,好像什么都看不见了,耳边的欢呼声也渐渐遥远,很远很远,远的就像是要淡化成抽象的符号。
体内却有火一点一点的具现。
从心里,从骨头里,从四肢五骸里,那些因为激烈的竞技比赛而消耗发泄掉的邪火,蓦地又燃了起来。
并且越燃越烈,越燃越凶猛。
或者那些原本就在骨子里的火也不是真的被比赛消耗了,而只是被极度理智的兴奋死死的压住了,从而这些被压制后的发泄根本无法彻底消磨这份邪性,甚至还在此时,更助力了它爆发的凶猛。
炽热,焦灼,痛苦。
他明明应该高兴的,他终于就要成为他自己了。
然而,他却痛苦,说不出的痛苦,就好像有什么要把他的灵魂从肢体里抽离般的,极度惨烈而慌乱的痛苦。
这是开始。
他知道这是开始,就从这里起,他将会一步步成为明台,成为与九爷再无相关的那个明台。
可是那样的明台,真的就是他想要成为的么?
他要是真的成了那样的明台,九爷是否会真的就与他再无相关?
忽然的慌乱与痛苦一下子攫住了他,在这一刻。
所以,他忽然就像放弃,放弃这一切吧,再回到九爷身边,即使不能得到,然而却也绝不会失去。
回去吧,毁掉这一切。
所以刚刚挺直的脊背又一点一点的弯曲下来,光裸紧绷的后背肌肤上,清晰的骨节一点一点突出,就像一只盯紧猎物而蓄力的野兽。
撕下吧,这层光鲜的外皮,露出来吧,那些粗暴的偏执的扭曲的疯狂的最赤裸真实的我。
看啊,这就是我,这才是我明台!
你们愿意为他欢呼的,你们认定我想成为的,又是哪个明台?!
然而也就是在这时候,忽的有人过来,将他用力的揽在了怀里。


被骤然匝紧的脖颈咯咯作响,疼的简直就像是已经被折断了。
郭子腾瞬间白了脸,然而却只能更用力的抱紧这个小混蛋,使劲拍着他的脊背,装作因为冠军而兴奋。
虽然凑到他耳边的低语是暗狠狠的斥责,或者说警告,“你给我醒醒!明台!清醒一点!明台!你可千万别发疯啊我告诉你!现在所有人都盯着你看着呢!你也不想搞砸了吧?还是说这么一点成就你就满意了?!你不是还想捧着王冠去娶你喜欢的人么……”
匝住他脖子的手臂忽的一松,然后缓缓的无力般的垂到了他的脊背上。
而他抱着的明台僵化的身体也一点一点的松弛下来。
“想杀人。”他听对方暗沉干哑的道。
嗓音平静,吐字清晰,冷酷而血腥。
郭子腾不由也是一僵。
“想被杀。”然而对方依旧在他耳边说着刺激他的疯话。
“想做爱。”
“我硬了。”
“呃……你……那个……”郭子腾真的无法回应,又紧张又无奈,都结巴了。
而且,他似乎当真了。
“呵!”所以这时明台回给了他一个极为嘲讽的冷笑。
然后就随手将他推开,径自翻身下了拳台收拾东西去了。


郭子腾皱着眉,抱着手臂靠在拳台边,冷眼看着明台将拳击手套取下来装入背包,看他又自背包取出一串翡翠手环戴上,然后套上长袖运动衫运动长裤以及肥大的外套,接着背着满满当当的大包起身离开。
冷着脸,慢条斯理,从容不迫,然而那脊背却是一直弯着。
这是还没有发完疯呢。
“这个不省心的。”郭子腾无奈的苦笑了声,抬脚也跟了上去。
他又开始想念刚见面的那个明台了,那个他曾觉得是个烫手山芋的娇气小少爷。
无论如何,总比现在好。
——不知是因为他与明台相识日久,或者是因为明台自觉也攥了他的把柄,所以这位少爷在他面前渐渐就懒于伪装,甚至偶尔还会彻底撕下那层纯良面皮,现给他最冷酷黑暗的内在。
喂,你知道吗,我真的杀过人,我十三岁时候。
某个阳光明媚的午后,这个美丽精致如同一尊瓷器的少年弯着浸透汗水的眉眼,还这般笑意盈盈的道。
虽然那是个受雇于人打算假借绑架而将他谋杀的亡命徒,可毕竟是两条人命。
去他妈的小少爷,你就是个疯子。
当时,郭子腾只想破口大骂,他根本就不想看到这些“真实”好不好?在他面前也装个乖巧孩子不好吗?为什么非要让他知道这些?是怕他还不难受吗?
然而,即便如此,他却又不得不承认,他还是一点不讨厌明台。
相反,他还很喜欢。
或者他与明台根本就是同类,所以明台才愿意与他“坦诚相知”。


转过通道口的拐角,郭子腾忽的停下了脚步。
因为那边明台正被一个记者拦住采访。
是个很漂亮的年轻女记者。
“你好,我是XZTV拳击与格斗栏目的记者方澜。”她分外甜美的笑着,“请问我可以问你几个问题吗?”
明台没有应声,甚至垂着眼眸没有看她。
不过那个记者却是当他同意了。
郭子腾也觉得是,所以挑挑眉,几分意外。
他还以为明台会直接走开呢,毕竟他现在有些不方便……
一边想着,一边几分意味的扫了眼明台的下身,不过那里被宽大运动服遮住了,看不到什么情况。
估计应该还硬着吧,年轻人的火气总是很大。
所以虽然只能看不能吃,解解馋也好。
他这样戏谑的想,简直为老不尊,虽然他今年才三十三,远称不上老。
而就在他走神时,那边采访已经开始了。
“第一次参加这样重要的比赛就拿到了冠军,请问你现在是什么样的心情?”美女笑盈盈的道。
“高兴。”明台便道。
然而说着高兴,却是一脸冷漠。
“呃……”美女记者笑容就有些发僵,“那个,比赛前对于这个结果你有预料到吗?”
“有。”这次只一个字,冷漠而且自负。
“呃……下个月就是世锦赛,请问这个冠军对于你是不是有着很大的激励?”
“没有。”
“呃……听说因为要备战世锦赛,所以本次比赛很多实力选手其实并没有参加,比如说韩国本土名将金大川,请问对此你……”大概因为明台态度不善,所以记者问题也渐渐不客气。
“金大川是谁?”然而未等她话未完,就被明台一下子打断了。
而且他还抬眸看她一眼。
极为冷漠的眼神,森寒刀锋一样,看的她脸色瞬间就变了,发白,惊悸。
郭子腾有些头疼的按了按眉心。
他刚刚居然真的相信明台会因为美女而稍稍正常,还真是蠢啊!
“你好,方记者,我是明台的教练郭子腾。”他忙走过去给明台收拾烂摊子。
“你好,郭教练……”美女记者忙接下这个台阶,挤出点笑,甚至露出几分感激。
然而郭子腾却觉得头似乎更疼了,台面上越过得去,其背后可能就越糟糕,所以还不知道这些“无冕之王”回去后怎么编排他们呢。
也许会是,捡漏亚锦赛冠军却狂妄自大目中无人有眼不识泰山之类的?
后来,果真如他所“愿”,这件事见了报,并且一度闹得沸沸扬扬。
虽然报道标题比他想的倒是稍稍善意了那么一点。
瓷器少年亚锦赛夺冠直言不识金大川。
其中大篇幅科普了金大川的光辉战绩,比如说亚洲拳坛中量级第一人,比如世锦赛夺冠热门,当然更提到某人亚锦赛冠军其实不过是捡漏水货云云。
善意个鬼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