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加尔湖畔与喵

¥世界这么乱,装纯给谁看$

昨天人肉我姑娘的处理结果

清树你好:

第一,我昨天在第一时间就报警了,jc叔叔效率很快,今天下午就帮我找到了那个姑娘的家长


第二,下午和她家长通过电话,我说明了身份和昨天晚上的事情,姑娘才十五岁上初中,然后她妈妈首先态度十分诚恳的跟我道了歉,然后联系了自己孩子并且承诺孩子放学后亲自给我打电话道歉。


 


这是和那孩子的电话录音https://pan.baidu.com/s/12qbTWzb3K4eWEUWy0kuj7Q


 


第三,我要求书面道歉,本来想让她自己发lofter致歉。孩子的母亲哭着求我,哭着替孩子认错。说孩子还小,怕发帖被人家扒出来人肉。考虑到确实有这个可能,而且我真的于心不忍……我就答应让她以电子形式写一篇道歉声明给我。(不过我收到也是挺醉人的 没有落款,没有日期  这操作令我窒息。)



第四,这件事情到此为止,处理结果公开。希望捣乱的tag黑子们好自为之,不要以为真的在屏幕面前做事情不用负责。(就是我真的能顺着网线打死你知道吗?)
 


在补充一下,tag下小论文都删了吧,不然乌烟瘴气的让外人看了笑话。(所以我处理的那么好,不夸夸我吗?)


前情戳这

这个最像

ROSIE:

大概是画不够了♥️

〘澜巍/赵沈〙车#搬运/集合/整理

白汤焖肉:

我来做澜巍的停车场了!!!


表白太太们!!!


会有非原著也会有ooc


注意避雷小宝贝们!!!!!



 @The Normal Heart 
『【剧版镇魂/澜巍】迷春 上』


『【剧版镇魂/澜巍】迷春 中(PWP)』


『【镇魂/澜巍】迷春 下 pwp』 6/29


 



@情此长阔 
『论赵处胃疼的那个晚上都发生了什么(上)R18』


『「澜巍」论赵处胃疼的那个晚上都发生了什么/R18(全)』


『DAY1[澜巍]于是第二天沈教授没有去上课/R』


 



 @臭司本人
『【澜巍】念奴娇🔞』


『【镇魂】龙城有善口技者🔞』 7/1


 



 @擦边翎羽 
『【澜巍】一辆小破车(R18)』


『【澜巍】情非得已(有一辆小破车)』 6/29


 



 @透明R 
『【逆CP澜巍】肉段子之一』


 



 @明既白 
『【澜巍】约定—— pwp (7000字一发完)』
『【澜巍】昆仑——万字pwp r18(约定系列第二篇)』 6/29


 


6月22日:


 



 @Satoukun 


『【澜巍】逼供』


 



 @不萌萌球球球 


『【镇魂\澜巍】非正常性事故【R10+8】』


6月29日:


 



 @沈卿 


『[澜巍澜]百般禁忌(一)』


『[澜巍澜]百般禁忌(二)』



 @没有一口热饭 


『【澜巍】大人,请脱袍 中』 (前戏,下一篇还没出来)



 @Mr_M-Mr_M 


『【澜巍】没有题目的一辆婴儿车』



 @是个流氓 


『学步车预警』


『本车次开往沈教授的办公室,请各位乘客出示乘车卡上车,祝您旅途愉快。』 7/1



 @Satoukun 


『【澜巍】夜袭偷亲』


『【澜巍】长发【上】(车?)』


『【澜巍】长发【完】(车!!!!!!)』



 @神特么澜朋友的冲锋衣! 


『【剧版 澜巍AO 生子】只是太在意 chapter 3』





 @西北长长亭 


『[澜巍]r18 古代道具篇(上)』


『[澜巍]r18 古代道具篇(中)』


『[澜巍]r18 古代道具篇(下)』 7/4



 @典狼司 


『【澜巍】常人生活(有肉,一发完)』



 @紫色精灵77 


『【澜巍】沈教授的第一次情事』



 @一丛灌木。 


『【镇魂/澜巍】孕期play』



 @蜜汁叉骚包 


『教室来一发?(澜巍)』


6月30日:


更新啦~


阅读愉快小宝贝们!


——————————————————


 



@萌点奇葩的触手君 


『【澜巍】烙印(剧版镇魂,车,完)』



@明既白 


『【澜巍】绕指柔——pwp r18(系列第三篇)』



@陆·脑子有毛病·冰砸 


『[澜巍]非典型ABO[车]』



@Krystal龙闪闪 


『【澜巍】野战车🈲️ABO』


『【澜夜】【伪澜巍】梦幻飞船 🈲️ABO』 7/4 (避雷注意)


——————————————————


 


7月1日:


阅读愉快!!!!


——————————————————


 



@玛丽蔺鸽鸽 


『【赵云澜x沈巍】蛋糕play』



@迪迪畏 


『【澜巍】存心(PWP一发完)』



@黄狗籽 


『【澜巍】比沈巍更好吃的是喝醉的沈巍(pwp)』


『【澜巍】过火(pwp)』


——————————————————


 


7月4日:


阅读愉快!!!!


——————————————————


 



@汐 


『澜巍道具play』



@learn to 


『【澜巍】后果 NC-17』



@渊深寒兮 


『【澜巍】女装(补车)』



@公子尘兮掌上灯 


『澜巍!!车!!不喜误入』



@南昭。🙏🙏🙏 


『PWP』



@敖 


『风生目色1.0 乳首梗 pwp 私家车』


——————————————————


 


7月11日:


今天的@不了,等正常了我再补一下。


有澜巍澜注意避雷鸭!


——————————————————


 



@敖 


风声目色1.0 乳首梗 pwp 私家车


风声目色2.0 乳首梗pwp 车


风声目色 乳首梗 私家车 全文完





@Betty- 


禁断


禁断2





@温酒煮凉茶 






@南昭。🙏🙏🙏 


PWP





@重度ooc就是我 


【澜巍】青涩的禁果(下)高速车


【澜巍】前因后果02(孕早期强X车)





@九千里鹿 


澜巍·真实 半pwp 一发完


澜巍-规矩 pwp 一发完





@超级山菌 


想要对沈教授做羞羞的事[二]





凌疏


【澜巍/R18】骨血祭凛冬





@残月XC 


【澜巍】r18还是一辆车





@文窗妆。 


【澜巍】过 来 挨 揍。(澜巍预警。sp预警。)





@缘木求鸽🍁 


【澜巍】1965





@横着走女孩 


无题目 点我看赵云澜欺负美人全过程





@岸然 


【澜巍】我喜欢(囚禁play)





@明既白 


【澜巍】执念——r18(约定系列第四篇)





@黄狗籽 


【澜巍】有三次赵云澜试图和沈巍玩情趣play,第四次他终于成功了(pwp)


【澜巍】比沈巍更好吃的是喝醉的沈巍(pwp)


【澜巍】过火(pwp)





@Satoukun 


【澜巍】没心肝





@Tom Riddleston 


【澜巍】你身上有他的味道(ABO)(上)


【澜巍】你身上有他的味道(ABO)(中)


【澜巍】你身上有他的味道(ABO)(下)





@万图岁佛 


【澜巍】假如23集割腕处有车







@浓夜_ 


【澜巍】溃不成军





@Truthful 


[澜巍] 小巍不乖 下 (昆仑x小巍) 训诫预警 OOC预警





@萌点奇葩的触手君 


【澜巍】风清月朗(眼盲play,主要走心,一发完)


【澜巍】烙印(剧版镇魂,车,完)





@Durandal 


“物”似主人形(ABO/带球PLAY)


 


——————————————————


 


8月3日:


万一有放错的还请大噶提醒我一下我改T T


超级爱你们呀qwq


——————————————————




@蓝墨 


【澜巍】梦《下》福利车






@司(ღ˘⌣˘ღ)业 


澜巍 PWP 小破车


【澜巍】角色扮演 纯肉纯车 PWP 一发完






黄狗籽


【澜巍】巢穴(pwp)


【澜巍】对待10厘米恋人的一百种正确方法(pwp)


【澜巍】英雄救美(pwp)






@A—— 


【澜巍】【同居】情人节pwp 上






@soot烟 


【澜巍】谁不想搞美人呢/R






@万图岁佛 


【澜巍】信徒(黑袍play)






@strawberryyyy 


[澜巍ABO]论赵处的小车内能发生些什么 r18






@初酒。 


「剧版镇魂/澜巍」小心思(糖+车)






@瑜洲恰似故人来 


【澜巍】【粗长 车】执






Satoukun


【澜巍】遥控情趣【上】(跳蛋车)


【澜巍】遥控情趣【下】(车/震!!!)


【澜巍】共犯(黑/道大佬赵云澜x卧/底沈巍)






@蜜汁叉烧肉_重度ooc就是我 


【澜巍】前因后果05(孕期浴室Play)






Durandal


【澜巍】双重幻想(双性车请慎入)


【澜巍】颠鸾倒凤(脐橙PLAY一发完)






@闭门造平衡车 


【澜巍】死生辨清(大结局续写 剧情向有车)






@浓夜_ 


【澜巍】小心翼翼






明既白


【澜巍】一须臾 下——万字R18(系列第六篇 )


【澜巍】青山引——万字R18(约定系列第七篇 )完结篇






@情此长阔 


DAY3[全]黑老哥你听说过情人旅馆吗


[DAY12]黑小哥你面具能洗吗(上)






@团啾 


【澜巍】私影






@戎祁是仙居 


【澜巍】你哥哥是我媳妇儿(有怀孕,有车)(上)






@鲲爹 


【澜巍】车车车车车






@废话连击 


【澜巍】无名性


【澜巍】涩花


【澜巍】落山石&积雨云






 @夜谈 


【澜巍】《冷暖》pwp一发完,一半甜饼一半破车






@莫挨老子 


【澜巍】一辆乱七八糟的破车


【澜巍】又一辆乱七八糟的破车(PWP)






@青山黛玛安 


【澜巍】Morning(全)






@燴鹹菜 


沈教授他居然是个受(ABO/一发完/车)






@霁青 


【澜巍】!!沈美人终于下海了!!!


【澜巍】!!沈美人终于下海了!!! gv设定,沈美人双性体质,双洁请安心食用


【澜巍】!!沈美人终于下海了!!!(续)GV设定,沈美人双性体质,双洁请安心食用(。




——————————————————


 


8月5日:


嗯……悄咪咪放一篇


——————————————————






 @小六的窝点 


【澜巍】小铃铛(更新微博链)




标注的日期是我放进来更新的日期,方便大家看哪天的看过哪天的没看过。

居老师的猴面包树:

老爹问赵云澜怎么想不开老跟沈巍那个麻烦精在一起玩
赵云澜说(大概):起码他是真心实意对我好,我不管干啥都不怕,因为我知道不管我往哪个方向倒,他都在背后接着我。
剧版里的赵云澜和老爹矛盾很深。父母不和(至少是表面的),母亲当面死在童年赵云澜眼前的那一刻,这个男孩只敢缩在墙后偷偷渴望一点关注,还肯表现出对爱的渴望的日子,就彻底停止了。
请注意,是停止,而非消失。想要爱,不可耻,但父母的爱对他来说,一个是伤疤,一个是笑话,他不愿回忆,也不肯原谅。
可成年后的赵云澜却继任了父亲曾经的职位——那个让赵心慈疏忽了妻儿的头衔,给他权利放弃拯救爱妻的头衔。我想这可能有两个原因,第一,高层认为应该子承父业,第二,赵云澜自己想要这个位置。
在心理学上有一个现象,我不记得专业名词,大概是说受过伤的人,他会或自主或不自主的重复受伤的情景。就像原著中说的受了伤的伤口还变态的想故意挤挤,疼又爽,明知好不了,心里泛痒痒。选择以这样方式解决问题的人,只有两种目的,要么是救赎,要么是报复。
不过,工作好几年后的赵云澜是否会换位当年的父亲呢?我不得而知,但我想他一定想象过那样的场景,想完打个战,又自嘲的庆幸自己没有爱人,不必纠结。
然后沈巍出现了。
怎么样?傻了吧?撩天作地的赵云澜,你也有今天。
如果私心原著一下的话,就是:有那么一个人,他从出生起就爱你,一直爱到你死掉,也不肯作罢,亲手把你送进轮回,然后又爱了你一万年。
如果按照剧版的推测的话,就是:有那么一个人,他对你一见钟情,不能说,又忍不住做。他刀山火海陪你闯,给你洗衣做饭收拾房间,他不嫌弃你糙,他怪他自己没把你惯精致。他是杀罚决断的至尊,到你这儿就成了苦口婆心的老妈子,你受伤犯病他最心痛,要是有药需他心肝作引,他二话不说就能开胸取心,完了还像个做错事的孩子一样偷偷擦干净血,说“我不疼。”
所以赵云澜这个人,吃软不吃硬,强攻只会激发他的好胜心,润物细无声才是让他无法挣脱的绝对侵占。
沈教授,老妈子型美人攻,妙啊。

真是两个大宝贝

抓着一只大可爱:


前提:根据原著合理推测一下沈教授剧里也是故意暴露的。


那句“我伤惯了”真的是太有意思了,这是多么惹人心疼的招啊,这话一出我就想高呼“赵云澜你完了!你心疼了!”


什么怀疑什么真相此时此刻也只能是你心中的第二位,唯有一份情明晃晃地说着他的真。


多么真多么深的情啊,之前人家遮遮掩掩不让你看着,现在血淋淋地摊手被你逮个正着,我们至情至圣的赵大公子你能不心疼吗?你受不住这份好,但你能逃得过自己的心不去念着那人那些看似痊愈的疤吗?你能忍受自己用“不知道”做借口,不去细思他的所作所为中的含义吗?能假设这份情不是给你的吗?不能。你只能气他对你太重视,怨他对自己太轻视,气急败坏还要惦记着如何承这份情。


不平等的关系从不是你想要的,但他给的一万年太重,一眼望过去就是一片海,无边无际,现在你走近尝一口都是苦的。这可如何是好?


你是凡人,你也会惶恐但与此同时,掉在苦海里还心疼酿这苦的人心头有多涩,这可不是完了?现在不想着逃那以后都只能泡在这苦水里看日升月落,盼着自己化了日积月累让这苦水有点甜滋味,就算变不出亿平方千米的糖水,你周围那块也得甜成了蜜糖。你一旦觉得他太好,那你就完了,他已经把你栓了个严严实实,而你,一旦决定接受这份情那你就不会再想着逃,山河交替年岁更迭,两个太多情(指重视情谊、感情深重)的人真是把自己赔了个一干二净。


值吗?有一个人说你值得,你怒你笑你难得惶恐,你的心开始说他值得。


这是认栽,谁叫那个人这么好。




而那人笑笑,因为他终于不止是在等,他还拉前面的人一把,看人回头,不再是单纯给予,他还会渴求,会为了自己而去要一颗糖讨一份心疼和陪伴的永永远远。


而且你看,他还成功了。


之前那一跪,我们鬼王简直是白费心机太伤看的人心,他自是心甘情愿,但我作为局外人却看在眼里会心疼,也会盼着他能“撒个娇”为自己谋算一番。我都如此为他感到可惜何况那个把他念在心里的人?他愿意为人家倾尽所有是没错,但那个人家也愿意把自己给你啊,这种时候一味付出那也太糟蹋自己了。你们间的可不是什么有来有往,这就是理不清的情,纠纠缠缠绵绵不绝,只长不消绕了两人一身于是再也分不清哪头是谁的。



多么可贵有这样两个人,多么幸运这样的两人走到了一起。


牺牲不过是在外人看来罢了,值不值只能他们自己能回答。


值得。他赵云澜值得沈巍的所有,而他沈巍也被人放在心尖上,连着人家心跳成了念念不忘,去了他也就要了赵云澜的命。


外人无权非议。














(剧里不能以身相许真是太过分了,我们小澜孩想卖个身再反套路一下都不行)

我友焉之,隔兹山梁

神仙太太,简直完美还原23集两个男主的心理啊

苏白:

* 不是文,含剧透!!看剧时对人物心理的脑补


* 乱七八糟,想到那是哪,如果ooc了请忽视我




更新前我想,如果不戴cp滤镜去看这次更新,会是什么心情。




假如就按原剧走的,两个人没有表白过,都不知道对方心思,只是把对方当做兄弟。




沈巍放血入药,被赵云澜撞破时,他在想什么?




无疑,是把自己往悬崖边又推了一步,把自己头上那顶“心思深沉”的帽子又扣得紧了些。




没有人是甘于吃黄莲的哑巴,可只有尝过大苦之人,才能神色如常得从莲心里品出一丝腥甜。




彼时,赵云澜救他一命,镇压夜尊,换命重生,他在无涯的时间荒野里守了一万年。一万年不见他喜怒哀乐,地君殿便一万年无四季春秋。




如今他终于得见旧友,可连一句“你还好吗”,都要铺垫成的适可而止的问候。他忍得了万年不见,忍得了来去孤身,甚至忍得了重逢之时他笑着说“我和你,总有种一见如故的感觉”。




可他现下一定怕极了吧。




怕赵云澜那双战栗的眸子,怕他忽然压低的声线,怕他咄咄逼人地质问自己,“为了治我的眼睛,你到底都做了什么?”




他怕的从来都不是那个人不认得自己。




是被误解、被冷漠、被疏远。




所以他下意识想逃跑。




姑且算作,是他心口揣着的那份兄弟情谊,在这一万年里慢慢熬煮、醅酿,不知不觉就变了味。他小心翼翼地藏,惶惶不安地否定、躲闪,留给那人琢磨不透的一副君子端方。




“你用了长生晷”。




沈巍这个人,太不擅长撒谎。




他顿住的脚步又恰好验证了赵云澜的猜测,如果气氛不是这么沉重,那个人一定会嬉皮笑脸地说:“沈教授,你可真好骗啊,我连饵食都没放——鱼就自己咬钩了。”




你们试过在最在乎的人面前撒谎吗?




我试过。




我在我最好的闺蜜面前说“我没关系”,在我最爱的男人面前说“我不在乎”,在我父母面前说“不用担心我在这边一切都好”。




所以沈巍那双目光闪烁,颤如鸦羽的眸子,又一次彻底出卖了他。




他扯了一个连自己都不信的谎,说得磕磕绊绊,任谁都听得出是临时编造的台词。




赵云澜腮帮咬起一条棱角,一口气叹出来连喉结都在颤。




沈巍就僵在他身旁,浑身筋骨都绷紧了,像在等着头顶高悬的利剑随时落下,穿心断肠,对他下达最终审判。




可那个人,那个他连看一眼都怕从目光里泄露出真心的人,只是深深地望了望他的伤口,便别过头去不敢再看,似是叹息,又似是气得不知道该说什么:




“……很疼吧?”




如获大赦。




沈巍蓦然转过头,忽然扬起一个苍白又纯粹的笑。




那一瞬,心脏从高空坠落的失重感终于消失,他如同明沙搁浅的蓝鲸,被温柔海浪席卷,推入辽阔深海。




又找回了呼吸的节奏。




“幸好”,像是急于证明,他捏紧拳头,黑能量从伤口溢出,却分明已经力不从心。待割伤痊愈,他又一次仰起脸,冲着赵云澜笑得天真又单纯,“幸好,我伤惯了”。




我伤惯了,所以你不要担心,你不要生气,不要不理我。




赵云澜甚至不敢回头去看他那张笑脸,那双亮如星辰的笑眼。他听得出沈巍是发自内心的高兴,高兴的或许是他那句关心,或许是他态度的让步,无论哪种,都让他痛到五内俱焚。




“……我不值得你为我这么做。”




“值得”。




没有思考,没有停顿,甚至他或许都没听全这句话。




在心里演练过成千上万次的告白,说得掷地有声,却柔情万种。




你不记得我,没关系,五千年也好,一万年也罢,只要我们再次相逢,我便会毫不犹豫地走向你。




无论你是正是邪,在明在暗。




“……”




从来不动肝火玩世不恭的赵云澜,此刻却红了眼睛。




他仿佛是听见沈巍把自己的心挖出来,放在锅里煎了,小心地避开血水,尽量掩饰得像一道普通小菜。然后双手捧着,扬起一张苍白笑脸对他说,




“没有腥味,你放心吧。”




我操。




他一定很想骂人。




“那你要我怎么办!!——”




吼出这句话时,赵云澜的火气已经顶到了眉骨,“感恩戴德?!三跪九叩?!”




不是的,沈巍慌了神,不是啊云澜……




一万年前你救了我,那时我也曾想过,这感深至骨的恩,我该如何偿还?如今不过用命数换你眼睛,不及千万分……




“你又不是长生不死我凭什么随随便便欠你一条命啊?!”




你不欠我,云澜,你不欠我啊。




沈巍疾步上前,深深望进赵云澜的眼睛:




“这条命,是我还你的。”




倘若之前种种都尚未分明,倘若赵云澜始终不解他突如其来的好意,他眼底满溢的柔情,倘若他前尘尽忘却唯独记得这双眼睛……




这一刻,他再也不可能自欺欺人。




那双蓄了一眶浅泪的水眸,是说不得的愁、斩不断的情、解不开的柔肠百转,一往而深。




若说平生相逢是一眼万年,那这一眼……




赵云澜望着沈巍落荒而逃的背影,忽然想起那日树林里自己吐口而出的小巍。




他缓缓垂下眼睫,似乎听到亘古洪荒里传来的歌声。








我友焉之,隔兹山梁。


谁谓河广,一苇可航。


徒恨永离,逝彼路长。


瞻仰弗及,徙倚彷徨。




……




看到沈美人跪雨和献血触动都很大,但关于两个人的画面描述相当少,在考虑按照剧版逻辑补充一些心理状态,再稍微改一改,成文肯定是甜的,就是不知道这个风格有没有人想看,我觉得有点啰嗦……


不好意思我老是赶上时差,如果有喜欢的小伙伴看到之后麻烦留个言吧~


谢谢观看~



请叫我蠢萌:

这样的话就解释了一个bug!
小说中是恢复了昆仑君的身份,所以基本上长生不老和斩魂使在一起了
剧里目前看上去像是赵云澜穿越到了以前
作为一个凡人木有办法长生不老
现在好啦~有了长生晷分享寿命!又可以一起搞兄♂弟情了!嘻嘻

姜不闹:

为了你 负了天下又如何
嗯 有老公就是了不起 说话都有底气😎
今晚终于更新啦👏🏻

如果我是0117号考生——Yesterday once more

啊啊啊啊啊啊啊,炸成一朵烟花\(^o^)/

和歌原:

来膜拜一下我圈镇圈神文,原作by 胡歌巨巨


 


如果我是0117号考生


Yesterday  once   more


 


2月中旬   我完成了如梦之梦最后一场演出   随即又坠入了另一场大梦中   受母校上海戏剧学院的邀请   我成为了今年表演系专业考试的评审老师   回到久别的校园深处熟悉的教室   看着一张张阳光稚嫩的脸庞   许多记忆中的片断不由自主地在脑海中浮现   十六年前   我和他们一样如初生牛犊   面对猛虎般的人生毫无畏惧   和许多同龄人一起前赴后继   甚至飞蛾扑火也在所不惜   可时至今日   幸运如我的   寥寥无几


我是幸运的   中了一张人生的彩票   换来了一场令人羡慕的美梦   我也曾不愿醒来   但若是现在能让我重新回到考场   回到十六年前那个明媚的春天   我一定会说   我愿意


但人生没有回头路   谁都无法重新来过   那几天我总是失眠   总是想象自己能和他们中的某一位互换角色   想象着我和他们一样站在考场上高声呼喊   


“各位老师好   我是来自上海的考生   我的考号是……”


或许念念不忘   真的必有回响


终于


我的想象在梦中实现了   


 


谁都没想到我会去报考艺术类院校   虽然进入高中以后   我的颜值和成绩能用天壤之别来形容   并且一直保持着南辕北辙的发展趋势   但我仍然坚持不靠脸吃饭的原则  每日头悬梁   锥刺股   力争在高考中表现出足以令国足汗颜的成绩   当然身边也不乏劝我弃笔从艺之人   他们觉得在小鲜肉横行的时代   我不去当演员简直是暴殄天物   我把这些人全部归为损友   每当他们苦口婆心的时候   我都抱以不屑的表情   老子长得帅是父母给的   要老子以这样的方式拼爹简直是对我爹的侮辱   何况老子从小就和艺术不沾边   什么朗诵   表演   唱歌   跳舞一样都不会   人家招的是演员又不是模特   所以说现在有许多演员靠一张面瘫脸就能撑一部戏   可那带多厚的脸皮才能从头到尾保持一个表情啊   我自认为离这行太远   还有另一个重要的原因   我得和最要好的女同学考上同一所大学   我不能只管栽树   让别人乘凉啊   而且女同学也不一定答应我去学表演   她怎么可能容忍我将来和那么多美女假戏真做呢   即使我再有原则   她也不会成全我的   这不是信任的问题   而是这个问题   根本无解




所以直到走进考场的前一秒钟   我的脑袋都还是晕的   这一切太不真实了




表演系的初试分数在五个教室同时进行   上午两场   下午三场   我和其他二十多个考生被安排在第三考场   进去之前   所有人都在走廊按考号依次排队等候   我不幸地成为当天最后一场的最后一个   我心想轮到我的时候都快到饭点了   考官还有力气和耐心吗   有一负责维持秩序的志愿者小哥却说我运气不错   他是表演系大二的学生   作为一个过来人   他告诉我排在最后能有足够的时间适应考场的环境不容易紧张   还能根据前面考生的表现来调整自己的考试策略   最重要的是可以观察考官们的脾气性格   从而判断出各位的喜好   我表面上点头称赞   可心里却觉得他说的第一条就不靠谱   紧张的情绪会随着时间递减也有可能递增啊   我连台词都没背熟   哪还有什么闲工夫去观察考生和考官   那位老兄见我态度端正   临别的时候神秘兮兮的告诉我有惊喜   不等我反应又补充了一句“进去就知道”   随后他甩了甩并不是很柔顺的头发转身离去   留下一脸懵逼的我和无数飞扬在空中的头皮屑




“可以开始了”




教室里传出了一嗓子振聋发聩的声音   我的神经一下子紧张起来   排在前面的考生鱼贯而入他们一个个看起来都比我淡定   比我自信   我太怂了   完全被那一嗓子给震住了   心想那就是传说中专业的台词功力吧   我盘算着   一会儿考试的时候   哪怕憋不出那音色   至少也得喊出那音量才行   说实话   这次报考表演系的表决定做的太过草率   比起那些在专业机构学习了几个月甚至一两年的考生   我几乎是零准备   和那些中专艺校毕业的家伙就更没法比了   初试三项   朗诵   唱歌   形体   我的强项是形体   在学校打了那么多年的篮球   身体协调性应该还行   虽然不会跳舞   不会武术   但听说只要走路不顺拐就行   这考的又不是舞蹈专业   至于朗诵   我从小到大只在语文课上读过课文   考前求爷爷告奶奶   让学校话剧社那帮小子给我扒了一段台词   据说是这两年特火的一部电视剧里的   叫什么《琅琊榜》   我问谁演的   他们像看外星人一样的看着我   我老实告诉他们自己从不看电视剧   那帮小子非跟我兜圈子   问我今年春晚看没看   我狠狠的回答“终身难忘”




话说大年三十晚上   我们一大家子齐聚一堂吃饭   喝酒聊天   把一顿年夜饭吃出了难得的年味   我除了偶尔应付这两句长辈们的嘘寒问暖   大部分时间都在用手机抢红包   然后把抢来的红包发给最要好的女同学   在那其乐融融的气氛中秋波暗送   让我觉得既兴奋又惬意   自从高三开学之后   我每天都过着水深火热的日子   一回到家   手机就得上交   好不容易熬到寒假   它才终于重新真正属于我   




“看春晚吗”女同学发来一条微信


“听着呢”   




客厅里的电视锁定着央视一套   虽然大家的注意力都不在那儿   可不论是看还是听   它必须得在   少了它就不叫过年了   




家中的一派温馨祥和的景象   突然被一首叫《在此刻》的歌打破了   几乎所有的女眷都回到了电视机前   先集体沉默   接着集体热议而我的手机也在那一刻收到了女同学发来的春晚贺图   并配以“我老公”三个血淋淋的大字   我看着图中的两个男人   咬着后槽牙问她“是哪个”她居然秒回“都是”




   我承认女同学对我的影响是巨大的   在我这个年纪   本以为能把一切都想得很透彻   但其实什么都不明白   决定报考上戏表演系完全拜她所赐   当然   我也找了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来掩盖自己的小肚鸡肠   我告诉所有人我并不是意气用事  只是好奇那两个男人是如何走上央视春春晚的舞台的   我想感受一下他们曾经走过的路   显然这个理由没有丝毫的说服力   班主任说我是投机取巧走捷径   老爸说我根本不是这块料   女同学说我脑子有病   并且威胁我   一旦参加表演系考试就把我拉黑   可就算他们把嘴皮说破了也没用   老子身上最多的就是叛逆的基因   在写下如果专业考试不通过就继续回学校埋头苦读的保证书之后   我拿到了上戏专业考试的报名表唯一让我有些不爽的是   女同学真的把我拉黑   如今在微信上眉目传情   不是红包就是拉黑   简直是对名著《红与黑》的亵渎   不过那几天手机的续航时间屡创新高   对我来说也算是一个不大不小的安慰   




所以当话剧社那帮小子把那家伙的台词递给我的时候   我只能在心里仰天长啸   真是造物弄人啊   




“大家好   我是今天的招考老师   我代表上海戏剧学院表演系和在座的老师一起欢迎你们的到来   请大家依次坐在教室的两边……”   




我游离的思绪终于被抓了回来   正在说话的应该就是刚才让我见识到专业台词功力的那位   他居中而坐   像是主考   六位考官朝南坐北依次排开   不要问我方向感为什么那么强   老子紧张的时候就是一个细节控   左手边的两位考官年纪稍长的慈眉善目   对我们笑脸相迎   右手边的三位年纪四十以内   表情严肃   眼神犀利   一看就是专挑刺儿的   不好惹   我们二十多个人被一分为二   各自挨着教室东西两头落座   我因为排在最后   坐在了教室的东北角   这个位置倒是不错   和我坐对角的正好是当天唯一的女考官   颜值胜过所有女考生   他左边的男考官颜值也高   不过发际线更高   如果下来几公分   绝对能秒杀一片   挨着“高老师”就坐的考官戴着一顶黑色鸭舌帽   帽檐压得很低   从我的角度看不清他的眼睛   这位老师胡子拉碴   不修边幅   看着有点面熟   却又想不起来在哪儿见过   他的左边就是今天的主考   顶着一头浓密的卷发   看的卷度应该是刚烫的   我妈每次烫完头发就那样   我因此对他多了几分亲切感   他正在介绍考试规则和考场秩序   排在第一个的考生听的特别认真   我暗自窃喜   谁让他是第一个呢




“穿短袖的同学先把外套穿上   别着凉了”   坐在最左边年纪稍长的老师开口了   他的声音特别好听   虽然音量不大   却有一种直指人心的魅力




那些准备展示舞蹈才艺的考生的确穿得都很单薄   都是露胳膊露腿的练功服   她们可她们纷纷表示不冷   说教室里很暖和   但年长的考官依然坚持让几个女生把外套穿上   这是我第一次走进上戏的校园   以前对这学校没什么感觉   可这短短的几分钟却让我对他好感倍增




“午饭都吃饱了吗”另外一位年长的考官也开口了   


“没吃”我不假思索脱口而出   


的确   为了把那几部剧破台词背得滚瓜烂熟   连午饭都没顾上   突然被这么一问   顿时感到无比委屈啊   


“怎么不吃午饭”   头发卷卷的主考老师觉得不可思议   


“忘了”   我的回答引来了考场一阵哄笑


“我这有饼干拿去吃吧”   


我怯怯地看着她和她的卷发   不知道该不该拿   


“快   别耽误时间”   我在众目睽睽之下走到他跟前   伸手接过他递来的饼干   “谢谢”


“这位老师   你认识吗”他指了指身边那个戴帽子的考官   




我转头定睛一看   内心顿时有几百匹草泥马奔腾而过   这货不就是我老女同学说的老公吧   怪不得要戴帽子装什么呀   戴帽子是怕人认不出你么   原来那位志愿者老兄说的惊喜就是这货   搁别人身上是喜   隔我这儿就只剩惊了   




“当然认识”


“看过他演戏吗”


“没看过”


“不会吧”


“学习太忙   没时间看电视”


“以前的呢   李逍遥知道吗”


“游戏玩过电视剧没看过”      


“那你怎么知道的”


“满大街都是他的广告”      此话一出   全场爆笑戴帽子的那家伙也笑了   他抬了抬帽檐看着我说“有没有看过我的戏和你能不能进上戏没关系”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   尴尬地笑了笑   转身回到了座位上   考试开始了   那家伙没在看我   我却一直在看他   不论今天考试的结果如何   相信这一场相遇注定是冥冥之中的安排   至少回头我可以得瑟的告诉女同学   替你看过了   你老公也就那样   




考试的过程并不复杂   分为两个部分   第一部分要求考生逐个上去展示台词和声乐第二部分则是集体处理   逐一展示形体   大部分人都受过专业机构的培训  他们的钱没白花   朗诵的台词或是诗歌   都是我从来没听过的   不像我准备的一开口   所有人都知道出处   “萧景琰   你为什么就是没脑子……”让我意外的是   那些培训机构似乎只负责教朗诵和表演   声乐概不负责 九成的考生唱歌都不在调上   但考官们并不在意   我想我可以理解   此乃表演系而非声乐系   头发卷卷的主考老师经常会让考生和戴帽子那家伙互动   他让考生想象背后是一片火海   并且假设那家伙远在百米处开外   考生要大声呼喊胡歌老师快来救火   直到那家伙举手表示听见了   考试才能停下   有一哥们儿特逗喊的是“着火啦   胡老师快跑啊”我在心里琢磨着   要是换成我一定带那么喊“着火啦   胡歌老师快来受死吧”   




我的自信心和那海上的灯塔一般若隐若现   在其他考生朗诵的时候他就不见了当歌声响起的时候   自信又回来了当然有自信被秒杀的时候   有一个哥们长得特像费翔   走路带风   转身带光   虽然唱歌也不在调上   可一看他那精致的五官我就怂了   另一哥们儿不仅长的像rain身上还有百变的气质   一会儿忧郁一会儿阳刚   最后居然还能模仿小沈阳唱了一段东北二人转   和他相比   我简直一无是处   每当这个时候我就瞥一眼那个戴帽子的家伙   想想当年他在考场上是个什么怂样   心里默念应该还不如我吧   




终于前面的考生都展示完了   只剩下我和我身边的老兄   从一开始我就发现他出奇的淡定   并不像第一次经历这种场面   果然当主考老师询问她年龄的时候   他说自己是第四次参加表演系的专业考试   按照规定   今年是最后一次机会了   整个考场的气氛因为“最后”两个字变得悲凉起来   我不太理解他执着和坚持的动力是什么   是对表演艺术的   追求和热爱   还是对一夜成名的向往   戴帽子的家伙难得开口   他问这位老兄   如果今年还是没考上   以后会有什么打算   不知是没听清楚   还是不愿正视这个问题   这位老兄答非所问地叙述起自己中学时的成长经历   那家伙把他打断又问了一遍   “我是问你   如果今年还是失败了以后你打算怎么办?




停顿   一个长长的停顿




“找戏拍   养活自己”   那家伙没有接话   默默的低下头   把眼睛埋在了帽檐下面   我不知道此刻他在想什么   我也没兴趣知道   因为我要上场了   




我走到六位考官的面前   第一次感受到命运的选择权即将交到别人手上   或许是为了考试不受   外界干扰   教室的窗户都被贴成了磨砂玻璃   夕阳斜照   散射的光一点点透进来   洒在所有人的身上   我故作镇定   目视前方   却又不自觉的看向那个戴帽子的家伙   他也正抬头看着我   不知道为什么   我在他的眼神里发现了那么一刹那说不上来的感伤和怀念




“我是0117号考生   来自上海   我准备的声乐曲目是《在此刻》


“不曾想过   未来的某个美丽日落


轻轻地你会念起我


让风华都记得   我们经历的坎坷   ……”






====================


靖苏靖凯歌凯第一神文,全文4500+字,绝对真情实感,没有OOC,第一人称第三人视角,用梗用的六到飞起……果然大大出手不同凡响呀~~~胡大大我可以催更吗,希望您早日突破自我,写出更加优秀的作品呀~~~~敲碗等更新~~~~




对了原文出自vogue 4月号,淘宝和书报亭均可自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