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加尔湖畔与喵

¥世界这么乱,装纯给谁看$

【琅琊榜】【靖苏】数花期(一)

弦歌不复:

一个脑洞,如果所有人都不知道乌金丸能被火寒之毒化解,他们在酥胸最后的日子里会是什么表现?


其他还是按电视剧的,一开始只有酥胸自己知道自己中毒,明天蒙挚上门就大家都知道了。


应该是HE吧,毕竟终归没死。


 


======================================


       不知怎地,金陵又下起了雪。


       苏宅里便是如临大敌,整日里掩紧了窗扉,七八火盆一顺儿坐在内室,映得案上素白的熟宣隐隐泛着红。榻上更层层叠叠地堆着数张貂皮,几乎将沉沉睡着的梅长苏掩在其中。


       晏大夫阴着脸,拎了一卷银针过来,啪一声甩在塌旁矮几上,拂衣坐下,三两下扒开覆着的貂皮和被褥,露出塌上人一大片苍白微凉的肌肤。他坐下后便不回头,手下未停,连连抽过银针,极稳极快的扎下,行云流水、毫无凝滞。不多时,针囊里便已空空。针已布上,他又用手摁着银针轻轻捻动,面上却似神游天外,不知在思虑些什么。两刻钟后,晏大夫轻轻抽出银针插回囊中,起身准备离去。


       一旁飞流见他要走,冲上来便道:“苏哥哥,醒!”


       晏大夫回头盯着他瞧了瞧:“醒?你可等着吧,他今日且醒不了呢!抱病在身,不肯将养,又去悬镜司那处地方磋磨这些时日……哼!”言罢甩袖而去,竟像来时一般又沉下脸了。


 


       飞流得了这句判词,更是闷闷不乐,也不出门折梅花了,只抱着庭生送他的小鹰独自玩耍。


       这一玩便是两三个时辰。没曾想一向铁口银牙的晏大夫此番却失了准头,傍晚时梅长苏便悠悠醒转,唤来飞流取水。飞流喜形于色的倒了茶,忙使出鬼魅般的轻功去找晏大夫。


       晏大夫是人未至,声先到。


       影子还没见着,便远远传来一声呵斥:“飞流!我这老胳膊老腿可经不起你拉扯!”


       飞流显然不为所动:“快!看病!”


       于是晏大夫进门时全然一副气喘吁吁的模样,对梅长苏也没甚好脸色:“醒了正好喝药,喝完继续给老夫好好休息!”


       梅长苏好言好色的笑着:“晏大夫的吩咐苏某自是不敢不听,只是靖王处我实在放心不下,不知……”


       “不可!”晏大夫听都懒于听就截断了他的话头,转身端过一碗黑稠稠的药直接凑到了梅长苏面前。


       梅长苏伸手接过,也不看过便匆匆喝下,继续软磨硬泡:“我自然会裹得厚厚实实前去,密道里火盆皮草一应俱全,定然不会受凉,晏大夫就容我这一次吧。”


       “不可。”


       “晏大夫……”梅长苏有意拖长了尾音,显然还想挣扎一回:“既是不可见风,便请靖王前来一叙,如此总无碍了吧?”


       “不可。”说来说去晏大夫仍是这两字,摸脉观色例行一套之后又补一句:“劳心耗神,是你之大忌。且当自己仍然昏睡着,诸事莫问,诸事莫想,才可保全一二,也省得坏了老夫招牌。”说到后来端的是咬牙切齿,可见这被坏招牌实属大有前例。他又叮嘱了一番跟随而至的黎纲甄平,方才黑着脸离去。


 


       “唉……既然晏大夫不许,我也只好听命。黎刚、甄平,你们也自去歇息吧,我这里不需照看。”梅长苏以手扶额,似是无可奈何,又似精神不济,连语调也泛出些颓意。


       两人看着梅长苏约莫真是累了,各自依言离去,走前自然又殷殷嘱咐了一番飞流。这种话飞流总能听在心中,于是又捧了一杯热茶送到苏哥哥面前,睁着孩子气的眼睛举起来道:“喝!”


       梅长苏接过却并未送至口中,一面捂着光素无纹的白瓷感受那源源不绝的热意,一面轻蹩眉尖不知在思虑什么。半晌,他唤过飞流,道:“飞流去帮苏哥哥把大氅拿来可好?”


       飞流愣了一拍:“晏伯伯,不许!”


       梅长苏露出一个飞流惯见的温柔笑容,伸手抚过他头顶的发旋:“飞流是听苏哥哥的话呢,还是晏大夫的话呢?”


       飞流纠结了一会儿,脆生生抬头答道:“苏哥哥!”


       “这就对了……我们家飞流最乖了。”梅长苏温声软语的哄着,又道:“苏哥哥现下时间紧迫,听不得晏大夫的话了。飞流去帮苏哥哥拿衣服,再摇一摇密道里那个铃铛,把靖王殿下请过来,好不好?”


       飞流心性单纯,既是苏哥哥说的,全然不会多想,把大氅放在榻上便进了密道。


       梅长苏一边等着靖王前来,一边整理衣容。甫一下地便觉天旋地转,万幸早已牢牢抓着床头方不至于跌倒在地。他苦笑一声,闭目站在原地调整了好一会呼吸,才慢慢走到案前对着铜镜将漆黑如墨的一头长发束起,随手取过支素淡玉簪插上。仅是几个小小动作,梅长苏额上便已沁出一层薄汗,虚软之感愈发明显,好似精气神都被抽空一般。他努力按着桌沿想要稳住心神,竟连身后靖王靠近的脚步声也未听到。


 


==============TBC=============



评论

热度(230)

  1. 贝加尔湖畔与喵弦歌不复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