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加尔湖畔与喵

¥世界这么乱,装纯给谁看$

【靖苏】七情六欲(一) (百糖靖苏第46日)

生为北枳:

· 七情六欲梗&短篇杂集




· 执拗又口是心非的靖王殿下设定




· 第一篇献给百糖活动≧∇≦


———————————————————




第一情 · 欢喜




梅长苏没有想到萧景琰会在这个时候过来。




屋外淅淅沥沥的下着小雨,微冷。那人就这样携了满身的湿气走了进来,在这仲夏时分,却依旧有股子寒意深深地浸透在空气中。




见萧景琰靠近,他正欲起身行礼时,却又被那人扶住肩膀按了回去,轻柔而不容置疑。萧景琰一手替梅长苏把被角向上掖了掖,一手将他几缕散乱的头发拨回了耳边。手指碰到梅长苏的耳尖时,指腹一片柔软。方才开口:“先生这是要睡了?”




梅长苏因那人的举动微微发愣,许久才点点头回答:“本是要睡的。”咳了几声,复而又问,“殿下冒雨前来,是有什么急事吗?”然后看到萧景琰随手坐到自己的床边,带了些揶揄的笑意,“没有急事就不能来看苏先生了?”




“不是。”梅长苏低垂着眼,声音又轻又缓,“殿下想来随时都可以来。”




雨势渐大,淅沥不止。




半响,萧景琰再次开口:“这大雨连绵不休,更何况快要入秋了,苏先生本就病弱,应当要注意免得着凉。”见那人乖巧的点点头,几缕黑发交错出白皙的皮肤,微拢的衣领下是两弯细细的锁骨。萧景琰磨了磨手掌,这才把原本绕了千转百回的心思说了出来,“其实,我就想问问苏先生今晚要不要同我一起去赏花灯。”




“赏花灯?”梅长苏一怔,抿了唇,恍惚间想起今日是乞巧节。再看萧景琰时,那人的笑容明亮如孩童,“对啊,苏先生要去吗?先生缠绵于病榻之中,还是要多走动走动的好。”




有那么一瞬间,他笑得像是十七岁的萧景琰。




突然有股酸涩难忍,梅长苏低下了头,声音又轻了几分:“苏某就不去了。”眼睛里有雾霭沉沉。




可是他,再怎么笑都笑不成十七岁那年的林殊了。




“为什么?”急急的问出口,停了几秒,发觉自己的反应过于激烈,干咳了一声,重新端回样子,“先生不喜欢看花灯吗?”见那人摇摇头,又顿时失了原本庄重的模样,连忙问,“那为什么先生不去,可是因为身上不大好?可先生你久病,更应该多走走啊!何况先生来京城已久,还从未赶上这时候。莫不是因为今日是七夕,所以先生不肯同我一起去?可这又有什么关……”




“殿下。”梅长苏意外的出声打断他,转而抬头,“苏某并非不愿同先生一起,只是若被人瞧见了该如何辩解,殿下想过没有?他人眼中,靖王与这梅长苏毫无交集,怎么突然之间便一同游玩了?如果让有心之人看见,难免生出祸端,到时候殿下要说也同郡主一般赏识苏某,欲成为知交吗?”




萧景琰被他的话呛住,张了张口又不知该如何回答。那人的话句句在理,他也无法辩驳什么。半晌,方才开口:“是我唐突了。我只想着和先生一同出去,却忘了这层利害关系。”仔细去看,竟然有了几分委屈的样子,压着调,“既如此,先生不去也好。”顿了顿,又抬头看了梅长苏一眼,“那先生,我先走了,晚些时候再来看你。”




见那人点点头,并无任何挽留之意,萧景琰心里越发的难受。




也不知同谁怄气,站起身时故意闹出很大的动静,然后就直直的向密室暗门走去。




他在街上听到有人在谈论七夕花灯的事情,想着梅长苏自进京以来再没见过,若知道了大抵会很高兴,便直冲冲的连密室都不顾了便赶往苏宅。小雨微凉,心却是欢喜的。甚至计划好了要带苏先生赏花灯吃混沌,最后放盏孔明希望那人喜乐平安一生。这般欢喜之至,哪里想过那人会拒绝,缘由便是旁人眼里他们并无交集。原本想要端着样子过去的说出来让他高兴,半天百转千回,不知该如何邀请最是妥当?索性扯了一大堆有的没的,倒像了莽莽撞撞的毛头少年。




可那人也不在意,全然他一人,赠了自己一场空欢喜。




思及此,不甘又委屈。重新将原本已拉开的书门合上,转过身返回梅长苏的床前。那人大抵是真困了,原本已经躺下,见他再度复返,有些吃惊地挣扎着想要起身:“殿下怎么了?”




“先生就躺着吧。”萧景琰低着头,语气铮铮,“我想了想,还是想同先生一起,就说我当真和郡主一般赏识先生,欲与之深交好了。”终究执拗,固执的盯着那人,一动不动。




然后看到梅长苏叹了口气,睫毛微微颤动,许久才说:“那便去吧。”




倒像是无可奈何一般。








雨是午后停的,到了晚间,路面已经干的差不多了。




大街上人声喧闹,夜色下各式的花灯纵横交错的悬挂在头顶之上,姿态各异,明亮万分。在小贩大声的叫卖和行人的话语中,生生的夹杂出一派盛世繁华的样子。整条长街都灯火通明,七夕佳节,多的是少年少女,手里持着灯笼或花枝,巧笑倩兮地穿过。




梅长苏和萧景琰便在这熙攘的人群中,无言,只一脉的向前走,步子散碎。偶尔经过吃食或小玩意儿的摊子,梅长苏会买些给身后的飞流。一路上不知该说什么以至于一句话也未曾说过的萧景琰看着那人用食指张将飞流嘴角的饼屑拭去,动作亲昵,登时觉得有些不是滋味。




“苏先生。”




“宗主。”




萧景琰和黎刚同时开口,转而诧异地瞪了对方一眼。




梅长苏见状,轻轻的笑了:“殿下想说什么?”他清秀的眉眼弯弯,在花灯落下的斑斓的光芒中,狡黠的像只狐狸。




“哦,本王是想着,难得逢上七夕,不如让黎刚飞流他们自行去玩吧,省得白磨了这大好时光。”萧景琰一脸严肃的提议。




话里的心思却昭然若揭。




“不要!”还没等梅长苏回答,飞流先拒绝了,拉住他的衣袖,“苏哥哥。”满是不情愿。




“是啊,宗主,天色已晚,咱们还是早些回吧。”黎刚在一旁附和。原先他就想说了,这靖王也真是的,哪有七夕拉宗主出来的。现在居然还要避开他们,这安的什么心?




在看萧景琰时,那人皱着眉,语调沉了下去:“所以先生是要回去了吗?”抿抿唇,又继续说,还带着些别扭,“正好,本王也想回去了,索性一起好了。”




也不知哪一处的花灯垂摆的珠线掉落,珠子落在石板上,发出伶伶的声响。萧景琰听了,越发烦躁。




“可是苏某还想再走走。”话里含着许笑意,“黎刚你带飞流逛逛去吧。”




“可是宗主你……”




“好了,我没事。”弯着眼睛,梅长苏转而揉了揉飞流的头发,软下语气,“飞流乖,晚些时候再来找苏哥哥好吗?”




飞流看着梅长苏,良久才不情愿的点点头。将梅长苏手中最后一块茶花饼吃下,才和黎刚离开。




见他们走远,梅长苏又瞧了一眼还在一旁置气的萧景琰,不免觉得好笑:“殿下你不是还要回府吗?”




“咳。”那人有些窘迫,“本王突然又不想回去了,还是再陪先生走走吧。”说着又大步流星的向前走去。走了几步,发现梅长苏还忤在原地,又尴尬地折回身,张口便是一句,“走啊!”








梅长苏有些记不太清怎么就和萧景琰坐到馄饨摊子前,依稀记得那人一路困窘地站在自己身旁,还故意放缓步子随着自己的速度。到底萧景琰是在军中呆惯了的,突然慢慢地小步走有种说不上的别扭。




又暗暗地垂了眼角。




他也曾是炽热明亮的少年将军,走起路时蹦跳着像是带了风。




出神间,感觉到那人忽地拉住自己,温热的掌心贴着他因袖子皱起而露出腕口光裸的皮肤,梅长苏又是一愣。询问的话还未曾出口,就听到萧景琰说:“先生,我带你去吃馄饨吧。”




话里含着兴奋,手却没有再放开。




“苏先生,你不吃吗?”萧景琰盯着梅长苏许久,见他久久仍没有要动筷的样子,有些奇怪。来往的行人车马声,热热攘攘的,萧景琰担心那人没听清,靠近了些,“先生?”又猛地发现梅长苏鬓角有一粒细细的痣,平日里不注意倒觉得没什么,如今挨近了竟是妩媚异常。




当下便心猿意马起来。




梅长苏摇摇头,为似证明便舀了一口吃下,抬头就发现萧景琰正愣愣地看着自己。




难道他吃馄饨吃出了林殊的样子?收紧了攥着的衣角,梅长苏想。




他近来总觉得萧景琰好像察觉出了什么,总是在有意无意的试探自己。又或是对他热情关切到了献殷勤的地步。若是对一介谋士,那人不该是这种样子。莫非那人已经知道他是谁?微皱了眉,正思虑着要如何开口,却发现萧景琰忽地站起身,红着脸结结巴巴的说:“先……先生,我想起来我还要买些东西,你……你在这里等着我啊!”话音刚落,便立刻跑没了影。




梅长苏看着瞬间空了的位子,满是无奈。




他还发现最近萧景琰有些奇奇怪怪的,有时他同他商议政事时,就看到那人像刚才一般一动不动的盯着自己,偶尔还会莫名其妙的红了耳尖。大半夜的会往苏宅跑,抱着摞厚厚的奏折从密室里出来,抱歉的笑笑说打扰先生了先生继续睡吧,然后就一个人坐在桌案前的批完了奏折又默默的抱回去。




难道这天气闷热,把景琰烧的有些糊涂了?梅长苏咂舌。殊不知,那人正一路走一路拍的自己红着的脸暗骂自己怎么能对苏先生怀有那般龌龊的心思呢。




可心里那些耐不住的欢喜,却是一点一点的向外汹涌而出。








许久,梅长苏才看到萧景琰回来。那人提了盏花灯,光芒将他的轮廓照映得越发深邃。




“送给你,苏先生。”虽然不再是红着脸的样子,可说话时仍是柔着语气。见梅长苏还没有收下的意思,又有些急切地将花灯塞到那人手里,“不准还给我!”




巴巴的样子,固执的要命,却让人的心底柔软一片。




梅长苏又是一笑,拿着花灯站起身,眼睛明亮的如同落满了漫天的星辰:“既是殿下请苏某吃的馄饨,还请把钱付了。”便也不等那人回答,就向前走去。




纤瘦的背影,光芒落在白衣上,竟是姹紫嫣红开遍。




“苏先生!”看着那人离去的背影,萧景琰头脑一热的就喊了出声。




昔者,庄周梦为蝴蝶,翩然而栩栩也。




“景琰。”梅长苏转过身,提着花灯笑意盈盈地望向他。




开口时,便是无量欢喜。




———————————————————


这是尚在暗恋中的靖王,23333



评论

热度(216)

  1. 贝加尔湖畔与喵生为北枳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