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加尔湖畔与喵

¥世界这么乱,装纯给谁看$

居老师的猴面包树:

老爹问赵云澜怎么想不开老跟沈巍那个麻烦精在一起玩
赵云澜说(大概):起码他是真心实意对我好,我不管干啥都不怕,因为我知道不管我往哪个方向倒,他都在背后接着我。
剧版里的赵云澜和老爹矛盾很深。父母不和(至少是表面的),母亲当面死在童年赵云澜眼前的那一刻,这个男孩只敢缩在墙后偷偷渴望一点关注,还肯表现出对爱的渴望的日子,就彻底停止了。
请注意,是停止,而非消失。想要爱,不可耻,但父母的爱对他来说,一个是伤疤,一个是笑话,他不愿回忆,也不肯原谅。
可成年后的赵云澜却继任了父亲曾经的职位——那个让赵心慈疏忽了妻儿的头衔,给他权利放弃拯救爱妻的头衔。我想这可能有两个原因,第一,高层认为应该子承父业,第二,赵云澜自己想要这个位置。
在心理学上有一个现象,我不记得专业名词,大概是说受过伤的人,他会或自主或不自主的重复受伤的情景。就像原著中说的受了伤的伤口还变态的想故意挤挤,疼又爽,明知好不了,心里泛痒痒。选择以这样方式解决问题的人,只有两种目的,要么是救赎,要么是报复。
不过,工作好几年后的赵云澜是否会换位当年的父亲呢?我不得而知,但我想他一定想象过那样的场景,想完打个战,又自嘲的庆幸自己没有爱人,不必纠结。
然后沈巍出现了。
怎么样?傻了吧?撩天作地的赵云澜,你也有今天。
如果私心原著一下的话,就是:有那么一个人,他从出生起就爱你,一直爱到你死掉,也不肯作罢,亲手把你送进轮回,然后又爱了你一万年。
如果按照剧版的推测的话,就是:有那么一个人,他对你一见钟情,不能说,又忍不住做。他刀山火海陪你闯,给你洗衣做饭收拾房间,他不嫌弃你糙,他怪他自己没把你惯精致。他是杀罚决断的至尊,到你这儿就成了苦口婆心的老妈子,你受伤犯病他最心痛,要是有药需他心肝作引,他二话不说就能开胸取心,完了还像个做错事的孩子一样偷偷擦干净血,说“我不疼。”
所以赵云澜这个人,吃软不吃硬,强攻只会激发他的好胜心,润物细无声才是让他无法挣脱的绝对侵占。
沈教授,老妈子型美人攻,妙啊。

评论

热度(2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