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加尔湖畔与喵

¥世界这么乱,装纯给谁看$

总裁爸爸和我(二十三)

桃花朵朵:

——你们愿意为他欢呼的,是哪一个我?


不大的场馆里,所有观众们都在鼓掌着欢呼着,来给予这虽不是本国拳手却也奉献了一场极为精彩表演的两位运动员以盛大感谢,也给予胜利者发自内心的恭贺。
运动,尤其是拳击这种激情运动,总会极大的调动出观众的热情。
明台抬眸扫了眼这攒动的人群,犹自冷着脸,只礼貌的点头致意,然而却是引起了更热烈的欢呼,甚至还有美女们的大胆示爱。
他缓缓的眨了眨眼,琥珀色瞳孔些微的茫然。
这种情形,很陌生。
他出身极好,得天独厚,就算经历过常人不可能有的惨烈风雨,却还是理所当然的被众星拱月万千娇宠,可以说几乎所有人都把他捧在了手心,甚至供奉在了尊位上。
可就算如此,他却也没有过这样万众瞩目的时刻。
所有人都在为他欢呼,为他狂热,而且仅仅只为他,仅仅只是为了明台,而不是九爷的儿子。
他们都在看着他,看着明台。
所以愉悦。
很愉悦。
所以唇角微挑,他浅浅的笑起来。
很浅,像是冰雪化了春水一般在眉眼间漾开,又很柔,梨涡都盈满了杨柳风般的春意。
他本就生的俊美,这么一笑,更是春日枝头桃花绽开般的明丽多姿。
刚好摄像机捕捉到这一幕,而且还很懂的给了个大特写——这之后又不知要撩拨多少迷妹了。
然而一直在台下盯紧着他的郭子腾却是神色骤变。
“MD!这玩意儿怎么又犯病了?还在这个时候!”他甚至忍不住骂了起来。
眼眸越发茫然,好像什么都看不见了,耳边的欢呼声也渐渐遥远,很远很远,远的就像是要淡化成抽象的符号。
体内却有火一点一点的具现。
从心里,从骨头里,从四肢五骸里,那些因为激烈的竞技比赛而消耗发泄掉的邪火,蓦地又燃了起来。
并且越燃越烈,越燃越凶猛。
或者那些原本就在骨子里的火也不是真的被比赛消耗了,而只是被极度理智的兴奋死死的压住了,从而这些被压制后的发泄根本无法彻底消磨这份邪性,甚至还在此时,更助力了它爆发的凶猛。
炽热,焦灼,痛苦。
他明明应该高兴的,他终于就要成为他自己了。
然而,他却痛苦,说不出的痛苦,就好像有什么要把他的灵魂从肢体里抽离般的,极度惨烈而慌乱的痛苦。
这是开始。
他知道这是开始,就从这里起,他将会一步步成为明台,成为与九爷再无相关的那个明台。
可是那样的明台,真的就是他想要成为的么?
他要是真的成了那样的明台,九爷是否会真的就与他再无相关?
忽然的慌乱与痛苦一下子攫住了他,在这一刻。
所以,他忽然就像放弃,放弃这一切吧,再回到九爷身边,即使不能得到,然而却也绝不会失去。
回去吧,毁掉这一切。
所以刚刚挺直的脊背又一点一点的弯曲下来,光裸紧绷的后背肌肤上,清晰的骨节一点一点突出,就像一只盯紧猎物而蓄力的野兽。
撕下吧,这层光鲜的外皮,露出来吧,那些粗暴的偏执的扭曲的疯狂的最赤裸真实的我。
看啊,这就是我,这才是我明台!
你们愿意为他欢呼的,你们认定我想成为的,又是哪个明台?!
然而也就是在这时候,忽的有人过来,将他用力的揽在了怀里。


被骤然匝紧的脖颈咯咯作响,疼的简直就像是已经被折断了。
郭子腾瞬间白了脸,然而却只能更用力的抱紧这个小混蛋,使劲拍着他的脊背,装作因为冠军而兴奋。
虽然凑到他耳边的低语是暗狠狠的斥责,或者说警告,“你给我醒醒!明台!清醒一点!明台!你可千万别发疯啊我告诉你!现在所有人都盯着你看着呢!你也不想搞砸了吧?还是说这么一点成就你就满意了?!你不是还想捧着王冠去娶你喜欢的人么……”
匝住他脖子的手臂忽的一松,然后缓缓的无力般的垂到了他的脊背上。
而他抱着的明台僵化的身体也一点一点的松弛下来。
“想杀人。”他听对方暗沉干哑的道。
嗓音平静,吐字清晰,冷酷而血腥。
郭子腾不由也是一僵。
“想被杀。”然而对方依旧在他耳边说着刺激他的疯话。
“想做爱。”
“我硬了。”
“呃……你……那个……”郭子腾真的无法回应,又紧张又无奈,都结巴了。
而且,他似乎当真了。
“呵!”所以这时明台回给了他一个极为嘲讽的冷笑。
然后就随手将他推开,径自翻身下了拳台收拾东西去了。


郭子腾皱着眉,抱着手臂靠在拳台边,冷眼看着明台将拳击手套取下来装入背包,看他又自背包取出一串翡翠手环戴上,然后套上长袖运动衫运动长裤以及肥大的外套,接着背着满满当当的大包起身离开。
冷着脸,慢条斯理,从容不迫,然而那脊背却是一直弯着。
这是还没有发完疯呢。
“这个不省心的。”郭子腾无奈的苦笑了声,抬脚也跟了上去。
他又开始想念刚见面的那个明台了,那个他曾觉得是个烫手山芋的娇气小少爷。
无论如何,总比现在好。
——不知是因为他与明台相识日久,或者是因为明台自觉也攥了他的把柄,所以这位少爷在他面前渐渐就懒于伪装,甚至偶尔还会彻底撕下那层纯良面皮,现给他最冷酷黑暗的内在。
喂,你知道吗,我真的杀过人,我十三岁时候。
某个阳光明媚的午后,这个美丽精致如同一尊瓷器的少年弯着浸透汗水的眉眼,还这般笑意盈盈的道。
虽然那是个受雇于人打算假借绑架而将他谋杀的亡命徒,可毕竟是两条人命。
去他妈的小少爷,你就是个疯子。
当时,郭子腾只想破口大骂,他根本就不想看到这些“真实”好不好?在他面前也装个乖巧孩子不好吗?为什么非要让他知道这些?是怕他还不难受吗?
然而,即便如此,他却又不得不承认,他还是一点不讨厌明台。
相反,他还很喜欢。
或者他与明台根本就是同类,所以明台才愿意与他“坦诚相知”。


转过通道口的拐角,郭子腾忽的停下了脚步。
因为那边明台正被一个记者拦住采访。
是个很漂亮的年轻女记者。
“你好,我是XZTV拳击与格斗栏目的记者方澜。”她分外甜美的笑着,“请问我可以问你几个问题吗?”
明台没有应声,甚至垂着眼眸没有看她。
不过那个记者却是当他同意了。
郭子腾也觉得是,所以挑挑眉,几分意外。
他还以为明台会直接走开呢,毕竟他现在有些不方便……
一边想着,一边几分意味的扫了眼明台的下身,不过那里被宽大运动服遮住了,看不到什么情况。
估计应该还硬着吧,年轻人的火气总是很大。
所以虽然只能看不能吃,解解馋也好。
他这样戏谑的想,简直为老不尊,虽然他今年才三十三,远称不上老。
而就在他走神时,那边采访已经开始了。
“第一次参加这样重要的比赛就拿到了冠军,请问你现在是什么样的心情?”美女笑盈盈的道。
“高兴。”明台便道。
然而说着高兴,却是一脸冷漠。
“呃……”美女记者笑容就有些发僵,“那个,比赛前对于这个结果你有预料到吗?”
“有。”这次只一个字,冷漠而且自负。
“呃……下个月就是世锦赛,请问这个冠军对于你是不是有着很大的激励?”
“没有。”
“呃……听说因为要备战世锦赛,所以本次比赛很多实力选手其实并没有参加,比如说韩国本土名将金大川,请问对此你……”大概因为明台态度不善,所以记者问题也渐渐不客气。
“金大川是谁?”然而未等她话未完,就被明台一下子打断了。
而且他还抬眸看她一眼。
极为冷漠的眼神,森寒刀锋一样,看的她脸色瞬间就变了,发白,惊悸。
郭子腾有些头疼的按了按眉心。
他刚刚居然真的相信明台会因为美女而稍稍正常,还真是蠢啊!
“你好,方记者,我是明台的教练郭子腾。”他忙走过去给明台收拾烂摊子。
“你好,郭教练……”美女记者忙接下这个台阶,挤出点笑,甚至露出几分感激。
然而郭子腾却觉得头似乎更疼了,台面上越过得去,其背后可能就越糟糕,所以还不知道这些“无冕之王”回去后怎么编排他们呢。
也许会是,捡漏亚锦赛冠军却狂妄自大目中无人有眼不识泰山之类的?
后来,果真如他所“愿”,这件事见了报,并且一度闹得沸沸扬扬。
虽然报道标题比他想的倒是稍稍善意了那么一点。
瓷器少年亚锦赛夺冠直言不识金大川。
其中大篇幅科普了金大川的光辉战绩,比如说亚洲拳坛中量级第一人,比如世锦赛夺冠热门,当然更提到某人亚锦赛冠军其实不过是捡漏水货云云。
善意个鬼啊!

评论

热度(51)

  1. 贝加尔湖畔与喵桃花朵朵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