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加尔湖畔与喵

¥世界这么乱,装纯给谁看$

【琅琊榜】【靖苏】数花期(三)

弦歌不复:

第二章




今天似乎比较空,可能会二更


原本预计这一章靖王大战夏江的,现在看来还得延后。。。




=================


       天将明时梅长苏又醒了一回。  


       恰巧飞流举着一束梅枝进来,一见苏哥哥醒了便献宝似的捧到他面前,殷殷盼着夸赞。


       梅长苏勉力伸出手,挑了几支开得正盛的插进莹白如玉的柳叶瓶,拨了拨,便是一幅疏密有致、风骨自成的赏梅图。


       “飞流又去靖王府折的?”  


       “嗯!”


       飞流见着苏哥哥缓缓绽开一个浅笑,乐得跟着露出一口白牙。


       “高标逸韵君知否,正是层冰积雪时。”


       他温柔的瞧着那灼灼如火的红梅,笑容里却添了几分寂寥:“过时自会飘零去,耻向东君更乞怜……”


 


       飞流自是什么都没有听懂,也早已习惯苏哥哥时不时说些他听不懂的话。他只是专心致志的伸出手去,想要覆在苏哥哥眼睛上,让他再睡一会儿。


       哪曾想被飞流冰凉的手指一激,梅长苏竟闷头咳了起来。起初还是像要把肝肺都吐出来一般撕心裂肺的咳喘,咳着咳着却一声低过一声,竟闷在胸口处抵着那一口浊气上下不得。


       飞流又想去找晏大夫,又不敢离开苏哥哥,更本能的觉察出一股不祥意味,吓得神思无主,“啊啊”地叫出来,片刻便汗湿了额发。


       万幸屋外仆役听到动静,轻车熟路的奔去晏大夫处把他请了过来。这位经验老道的岐黄圣手一看便知不妙,气息凝滞,乃是无力之象。他当即行了一套针法,堪堪激出病人些许气力,好歹吐出一口梗塞喉间的污血,又教人煎了安神汤喂他服下。这才暂且安下心来,稍一琢磨,觉出些许不对。


       梅长苏的身体在他时时调理之下尚算稳定,即便进了一回悬镜司也只是受些寒气,何至于一朝至此?


       晏大夫想了半晌,直觉是悬镜司内有他不知之事,拿定主意去问靖王。刚走到二门处,便迎面撞上了前来探病的靖王一行。


       “原来是靖王殿下,有失远迎,有失远迎!”晏大夫皮笑肉不笑的迎了上去,连连作揖。


       萧景琰一皱眉,自知理亏,权当没有听见。他本是一早就挂心苏先生病况,又不愿走密道劳动对方来接。想想皇帝陛下也已指点过让他多与苏哲来往,索性便带着列战英走了正门。结果这才刚进了前厅,就被苏宅仆役拦在半道,谦恭有礼,只说宗主有恙,怕过给了殿下,因此暂时不见为好。


       他又不愿冲撞,正无计可施之时见了晏大夫,直如见了救命稻草一般。些许暗刺全不计较,上前见过礼便道:“本王今日无事叨扰苏先生,全为探病而来,还望晏大夫放我入内稍坐。”


       晏大夫用鼻孔哼了一声,道:“进去又如何?横竖人正昏着,殿下愿去便去吧!”


       萧景琰大惊失色:“怎的又昏了?昨日……前几日不还好端端的吗?”


       “这便要问靖王殿下了。宗主口口声声只是受了几日凉气,依老夫之见却不止如此。”


       萧景琰正要答话,蒙挚却风风火火的冲了进来,一见便劈头盖脸的质问:“你们怎么还在这?我都把悬镜司库房翻了个底朝天了,什么也没找到!快,跟我去找夏江!”


       萧景琰蹩眉,问道:“无事你去翻他库房作什么?”


       “做什么,自然是去找解药啊!”蒙挚气冲冲的吼完,却见两人皆是一脸迷茫,不由大声道:“你们难道不知道吗?”


       “知道什么?”萧景琰和晏大夫异口同声。


       “哎呀!小……苏先生中了乌金丸之毒!怎么竟没跟你们说?”蒙挚急得直跳脚。


       萧景琰如遭雷劈,连连往后退了丈远才靠着列战英站住,不可置信道:“你说什么?”


       蒙挚却顾不上多解释了,草草跟晏大夫道了声别过,一把扯过萧景琰就要走。


       萧景琰愣愣地甩开他,定在原地片刻后头也不回的冲进了内室。刚用手贴上大门,却浑身颤抖地站住了,额边青筋直绽,指节按得发白。心中像有千斤巨碾来回压过,透不过气,也看不见光。少顷他又原路冲了回来,几步跨出府外,策马而去。蒙挚一见,连忙拍马跟上。


 


       萧景琰一路纵马狂奔,冰冷的风掠过他的脸颊,那股粘稠阴冷的凉意重又爬上他的背脊,伸出令人作呕的触角擦过他的脖颈,像是密林里吐着红信的蛇,时时准备洞穿他的喉咙。


       他不知身在何处,也不知路在何方,只是茫然的握着缰绳,朝前奔去。


       ——此去跃马无多路,风刀霜剑严相逼。




============TBC============

评论

热度(125)

  1. 贝加尔湖畔与喵弦歌不复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