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加尔湖畔与喵

¥世界这么乱,装纯给谁看$

【百粉福利】半寸灰。 ﹝后篇﹞-1-

半寸灰 _:

半寸灰。﹝前篇﹞ 


半寸灰。﹝后篇﹞-2-




半寸灰


后篇 -1-


 


-




他吻上来的时候,梅长苏没有动。


虽然是意料之外,但却又像是意料之中。


更像是,期待。


 


可视线一片模糊,如同脑子也空空荡荡。他连为什么期待都还未想清楚,身体先迎合了上去。


 


舌苔上颗颗突立的味蕾,相对而过。他的舌尖从舌根开始,似乎带着粒粒尖刺,凶狠地犁过舌面,然后将这软肉下的筋络角落都一一扫遍。


这不是一个温柔的吻。


积攒了太多的委屈,愤怒,欢喜,和痴迷。


 


梅长苏蓦然清明。


这竟是一个吻。


一个属于“梅长苏”的吻。


 


萧景琰恋上了梅长苏。


这绝不是因为喘不过气来了而胡乱下的结论。


 


“苏先生……”他放过他,额抵着额,都出了一层湿滑薄汗。


梅长苏大口喘着气,无法回应,甚至急促到轻咳。暗笑自己热如炉中之炭,定是眼颊绯红,眸色迷离。


萧景琰舔了舔唇,声音有些哑,双眼倒是亮地如荒山饥狼。


“先生……”他又低低唤了一声,面颊也是酒醉般红,“我,极为慕恋你。”


 


这可真是废话,那吻比言语明了。


 


“我……总是想你。”


梅长苏没有回话,他却自顾自地,继续说起来。


“甫一见你,我想你,真是奇怪的谋士。误会于你一次两次,我日日都是想你,怒不可遏。断铃那夜,你如梦魇挥之不去。你身陷悬镜司,我亦急若砧上鱼。先生……”轻缓而沉重,每个字都结结实实砸在梅长苏心头上。


“先生,你可否教教景琰,我该如何……得到你。”


他斟词酌句,神色惶惶不安,想要一个答案。


 


得到?


得麒麟才子者得天下。


 


“殿下已经得到麒麟才子了,不是么?”他笑笑,呼出的气扑在含怒紧闭的唇上。


“不,先生,我想要……”


 


得到,需要代价。


他堵住那唇,奉上自己的舌。


 


你想要的,我都给你。


 


萧景琰得到了准许,亲吻的唇便狂暴起来,不满足于唇齿间。烙上脊背,舌尖随着而下,滑过颤抖的骨骼。最后入侵那难以启齿的地方。




污→不老歌


   →长微博【若无法打开链接,请私信在下




-




-TBC


写到这也不是卡肉,只是觉得有什么不太对的,总觉得再这样下去就要OOC了。所以停了下来,待睡醒时再好好重审一回。
顺便问问诸君感受。



评论

热度(2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