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加尔湖畔与喵

¥世界这么乱,装纯给谁看$

【靖苏】懒云窝 章三

一点也不懒_苦等剑宿回家:

又名:我们的宗主不可能这么懒


萧景琰懵逼上线


 


 


 


萧景琰今日甚是不爽,换防归来就听闻霓凰比武招亲之事,此事定不是她本人的主意,八成是他那父皇为了控制权力出的。


赶去向太皇太后请安的时候得知太奶奶已经歇息下了,心头不知为何就烦躁起来。时日尚早他也不急着回府,就顺溜着不知怎么就走到了掖幽庭,这种处罚下人的地方一般确实不会去,但那里毕竟有个人值得他挂念。谁知就望见不该出现在这里的郡主与一位白衣青年。


那青年也是奇怪的很,刚介绍完自己的身份就说要帮自己救出那孩子,一副我什么都了然的模样,让向来不喜权谋的他立刻起了厌恶之感。


不过还没说上几句,估计此人很大可能知道庭生的身份,他还想好好盘问清楚探个虚实,那人竟就一副摇摇欲坠的样子直直向前倒去。


他一愣神就已经把人捞到怀里去了。


 


这可如何是好?


单身三十年的萧景琰从未面对过如此突发状况。


一旁的郡主也愣了,听闻这位苏先生身体不好,也没想到不好到说说话就能倒下了。


“殿下,要不先安置下苏先生?”郡主示意一旁的太监去寻个太医来。


“不必了。”苏哲的头还搁在他的肩膀上,能听到对方若有若无的呼吸声,用脸颊轻触那人额头,竟是冰凉的厉害,立刻打消了萧景琰对他装病的念头。二话不说换了个姿势将人抱起,转身准备向宫外走去。


 


时值初秋,天气还有些燥热,他穿着这一身朝服略动一动就已经热的出了细汗,没想到这人竟然能同个冰窖似的想必夏天抱起来一定很舒服——


不对。


 


两只手都抱着人不方便牵马,萧景琰就把梅长苏扔到了马上,让他趴在马背上。


一看有不熟悉的人呆在自己身上,萧景琰那匹黑马立马就不高兴了,气得蹬了蹄子,这一下把梅长苏吓醒了。一看自己的位置,哎呦萧景琰这臭小子怎么还是这么不会照顾人,哪有这么对待病人的。


当然他没有从马上跳下来指着萧景琰的鼻子把他祖宗十八代从姑姑婶婶二舅到侄子都骂一遍。


——毕竟他们是一家的。


萧景琰安抚了一下他这匹脾气不太好的马,一个跨步就上了马。


梅长苏本来以为这样就完了,结果这马就像疯了一样冲了出去,正值饭点街上人很多,到处都有小贩摆摊叫卖,他觉得他的头无数次要撞上路边的三轮车或是调皮的孩子手机拿的糖葫芦,还差点沾了菜叶子。


萧景琰你以为这是在战场上吗!这么疯!


速度又快,又为了避让行人,马颠的厉害,震得他的胃一抽一抽的,强作心静才把那股钻心的恶心感给压了下去。


虽然到目前为止计划还算顺利只是这代价未免有些太大了些。


带动的冷风一个劲地往他脖子里灌,手被禁锢在身体两旁动弹不得也不能去裹紧衣领。


有点糟糕。


他从未觉得从宫内到靖王府这段路有这么长,从前总是他们打打闹闹须臾之间也就到了。没有意识到岁月蹉跎,时光倏忽,有对方的日子总是眨眼瞬过。


一个急刹,猛地前倾,萧景琰的膝盖不小心撞上了他的头。


江湖第一大帮江左盟的宗主梅长苏竟是在自虐的这条道路上越走越远了。


这样不好。


似是下定了决定,梅长苏终于安心地昏了过去。


 


 


萧景琰终于稍微知道要体贴一下人。唤人把积灰的炭盆给搬了出来,烧了去年仅剩下的一点银炭。靖王府向来不用这些东西,大部分都分给府里那些家境贫寒用不起好炭的人家了,使这个长年征战在外的靖王在自己家仍保持了一个好名声。


 


屋里太热了,他脱了外衣就直接压在给梅长苏盖的被子上。厚实。


也从让人那儿得知了消息。


琅琊榜首,江左梅郎。麒麟才子,得之可得天下。


哼。不过是些是会耍弄把戏的小人罢了。萧景琰这会儿后悔情绪一股脑儿全上来了,他为何要带这么个人回来。


 


梅长苏睡得也不是很安稳,被子上弥漫着一股熟悉的味道,有股奶香味,甜甜的,就像以前半夜逃到景琰家钻进他的被窝,抱着他时闻到的那股味道。


就是床和枕头太硬了。


 


萧景琰有些无奈,他只是难得想掖个被角,结果手指就被这位江左梅郎塞进了嘴里,用巧舌细细摩挲了指尖,湿润的。红晕立刻爬上了他的脸颊,左顾右盼片刻,慌忙抽出了自己的手指。


 


梅长苏咬到了自己的舌头,于是被惊醒了。侧头望见萧景琰反手侧立在他床旁,只能看见侧脸,耳根却已是红的发紫。


梅长苏心里已经笑开了花,方才身体上的不适似都烟消云散。


转眼萧景琰的眼神就如同冰针般刺了过来,“麒麟才子,此番来金陵目的必定非凡。不知先生……”


“我想选你,靖王殿下。”梅长苏坐直了身体,将被子往身上提了提,发现压在上面的大衣,终于隐藏不住笑意,含笑对萧景琰说。


萧景琰只觉刚才的冰针直愣愣掉到了地上,随后便消失不见了,一点作用也没有。


“想必殿下对庭生之事感到疑惑。”眼神望向了远处桌子上的橘子,“不知殿下可否愿意为我剥个橘子?”


萧景琰:“…… ……”看到梅长苏额头上的小红包极有可能是刚才被自己撞得,他决定妥协一次。


“您如此在意庭生是因为他的父亲吧?”


拿起橘子的手顿了顿。


“庭生十一岁,出生在掖幽庭,是谁的遗腹子呢,从时间上来看最合适的就是那个人了……你们曾经一起出征,感情应该很好……”


“你……你到底是谁!”萧景琰转眼望向梅长苏,恨不得将手中的橘子捏出水来。


“我?有什么事是琅琊阁不知道的呢?您的条件确实不太好,”梅长苏淡淡道,“只可惜我已经没有其他更好的选择了。”


 


“怎么?殿下不剥橘子了?”


萧景琰狠狠地咬牙,看着那人一脸尽在掌握之中就恨不得冲上去掐住他的脖子。奈何手上还是重新拿起一只橘子剥了起来。


萧景琰向来不太会剥完整的橘子皮,只会剥成一瓣一瓣的,林殊没少拿这事嘲笑他。


那边梅长苏看着他一脸不情愿还要剥橘子,想想就好笑,但他还得使劲憋着,这可得憋出病来。


 


“喏。”萧景琰说着就把剥好的橘子扔了过去,梅长苏故意没接到。萧景琰正好走过去,一踢,那金黄色的橘肉咕噜噜就滚到床底去了。


萧景琰:“…… ……”


认命地走回去重新剥了一个,亲自拿到梅长苏面前。


“喂我。手冷,不想拿出来。”


“…… ……”


 


从外面进来的列战英,一开门就看到自家殿下拿着橘子一瓣一瓣地喂着床上的人。“殿下!现在宫里都传遍了……”默默闭上了嘴,退了出去。没想到宫里说殿下带了一个男人回府是真的。


梅长苏嘴里嚼着,听闻此话皱了皱眉。


“飞流!”


萧景琰吓了一跳。


“殿下不要怕,你马上就知道为什么了,不过请对接下来的一切都不要感到意外,我会告诉你一切的。”


听到头上瓦片翻动的声音,随后一位蓝衣少年推门走了进来。


我靖王府的守卫何时这么差了?


“飞流乖,你去告诉黎纲叔叔差不多可以了好吗?”


飞流嘟着嘴愤愤地看着靖王手中的橘子,平时喂苏哥哥的任务都是他来做的,这个是谁啊!但最终耐不过苏哥哥的命令,乖乖听话,飞了出去。


没有关门。


“对不起殿下,我家飞流很乖,脾气也很好的。麻烦您关下门。”


萧景琰头次觉得他脾气特别好。


 


 


 


*下集就掉马


 


 


 


=======广告时间=======




你还在为没有糖吃而烦恼吗?


你还在因被捅刀而痛不欲生吗?


不怕抱紧我们。


百糖靖苏,致力于齁死在座的每一位。


正宗傻白甜,不甜不要钱。




 


我们的目标是用粮食把刀党砸死!


用粮食把刀党砸死!


用粮食把刀党砸死!


 


不污不污我们只是PG13。


 


也欢迎各路太太共同建设甜党的伟大事业



 


活动即将开启,敬请期待。


最后



 


 


 



评论

热度(391)

  1. 贝加尔湖畔与喵一点也不懒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