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加尔湖畔与喵

¥世界这么乱,装纯给谁看$

查无此人【靖苏 EG 宗主复活梗脑洞】

野渡有喵:

“下一个…名字?”青面獠牙的鬼差翻了翻面前那本厚厚的名册。
“林殊”
“哎……名字挺熟…等等,你是林殊?你确定你是林殊?身份证与本人相貌不符啊”
“没错我就是林殊,相貌不符是因为我之前在琅琊诊所治疗火寒毒顺便做了全身整容。”
“哦是酱啊…”鬼差啃了啃笔杆,“请出示您的身份证,在琅琊诊所此次就医开具的增值税发票,居住地所属衙门开具的全身整容许可证,整容前后的免冠全身画像各三张,我们需要证明您确实是林殊而不是奇怪的人冒充的,所以还请出示由正规仵作开具的滴血验亲证明。”
“这位…官爷…,在下死的仓促,来不及带上这些东西,能否通融一下让我过去?”
“不行不行,绝对不行,要按照流程办事。我们奈何桥接引登记办事处提供各项便民服务:左转第一间房有专业画师为您画像,一两银子一张童叟无欺,需要修图的加工本费五钱。左转第二间房提供向阳世亲友托梦的服务,大梁大渝南楚双十一优惠,十两白银一刻钟。右转第一间是天地大银行,阳世烧给您的纸钱与财物将自动汇入您惟一的账户。但鉴于您现在无法证实林殊的身份,我们不得不将您的账户以及五十五亿五千五百五十五万两白银存款暂时冻结。要申请解除冻结,您需要拿着您的身份证,居住地地契,户籍证明办理相关手续。介于您的情况特殊,请准备好太医出具的出生证明及拓印件,整容手术的医生证明,滴血验亲通过证明等去右转第二件屋先办理新的身份证。”
“等等……我——林殊哪来的那么多钱?”
“一个匿名叫水牛的人十三年里面烧的,他还烧了弓箭若干,珍珠数百,茶叶五十斤,各类点心一百盒,当然都是直接烧给林殊的,所以我们一并冻结了。”
“……”
“不如您先去左转第三间屋把您的毛领子披风典当了然后拿到银子再托梦给您的亲友把银子和相关证明烧过来?”
“………多谢——等等,他们都知道我是林殊,那他们烧过来之后岂不是直接汇进林殊的账户吗?”
“好像也是……”

“算了…我还有一个名字,叫梅长苏。”
“哎—你不早说?玩我呢你?后面队伍那么长还给我捣乱。”鬼差把笔杆啃的津津有味,“我看看……这下照片是对了…哎,你的出生证明怎么是空的?还有之前十三年从未加入任何社会保险,这造假也太不专业了,骗鬼呢?”
“咳咳—这个在下可以解释———”
“伪造身份证按照刑律是要负责任的,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你还有多少名字,老实交代!”
“还有一个,叫苏哲”
“我来看看……照片与本人相符,出生证明空白,应该也是伪造。用假身份在阳间购买过多套房产,未缴纳房产税,简直……”笔杆嘎嘣一声碎掉了,“简直罪恶滔天,罄竹难书!”
“不—这个在下真的能解释——”
“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歪——幺幺零么?”
———————
罪犯林某【或称苏某\梅某】,非法持有三张假身份证,在阳间多次利用假身份招摇撞骗,涉及偷税漏税,贿赂官员,巨额财产来历不明等罪,情节严重,特驱逐出境。

梅岭的军帐里,大家正跪了一地打算哭一场,却见已经断气一个时辰的林少帅,梅宗主,苏先生悠悠的睁开了眼睛。
他轻叹了一声,望向一旁喜极而泣的蔺晨,幽幽的开口:“可以代开发票吗?”





评论

热度(6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