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加尔湖畔与喵

¥世界这么乱,装纯给谁看$

【靖苏十世镜】舌尖上的梅长苏

moonlight:

警告:肉~一言不合就开车系列~夹带私货,景琰吃醋梗~


景琰去江北勘察防务,与长苏一别三月,好容易等到军务办妥,他归心似箭,半日也耽搁不得,昼夜兼程往金陵赶来。


景琰走时,两人才刚捅破了那层窗纸,正在情浓时,恨不能天天在一处。怎奈军情紧急,景琰不得不领旨北上。几月不见,两人虽有书信往来,到底血气方刚的年纪,每到夜静更深,景琰难挡相思之苦,枕上翻来覆去,眼前尽是长苏的音容笑貌,每每实在捱到困了,方才合眼打一个盹。


几月下来,景琰人都瘦了一圈。好容易得了机会回金陵,恨不得插上翅膀飞回去,战英、蒙挚都心知肚明,也不点破,随了靖王殿下一路马不停蹄,回到金陵时已是六月初九。


景琰让蒙挚替自己往宫中递了折子,将军务一事交待清楚,自己告了假,回府沐浴了,换了家常衣袍。这时已是午后,想到长苏身子弱,每日里必得午睡的,不好吵他,特意出府绕了一圈,方到苏宅正门。


战英上前叩门,僮仆来开了门,见是靖王殿下,他是苏宅常客,无需通传的,便领他进来,自去玩耍。


景琰沿着曲折回廊一路走来,只见小小一方庭院中竹痕遍地,地上青苔漫涌,清风拂过,肌肤生凉,不由心旷神怡,略站了站,等一身汗意消退了,方才往正厅而来。


正厅里没人,这会儿伺候的僮子都偷空歇息去了,连飞流也不在,又不知跑哪里躲懒去了。景琰摇头,穿过正厅往偏厅而来。


http://www.gcslash.com/forum.php?mod=viewthread&tid=5148&page=1&extra=#pid59073


景琰留恋再三,终是退出来,那塞进去的荔枝也一道滑出体外。景琰将浑身沾满甜汁酒气的长苏抱到一边,将床上收拾干净,又打来温水替他清理了,这才将人抱回床上。


梅长苏身子弱,用不了竹席,床上铺着雪白藤席。一番折腾,绾发的丝带早已不知去向,如瀑青丝散在肩上。景琰自己也清理了,傍他睡了,这一觉,直睡到起更才醒。


彼时苏宅都知道景琰来了,一来就陪着宗主睡觉,大家都捂着嘴笑,心照不宣。


只有飞流吃饱了甜瓜,半天不见苏哥哥,便到处找,蔺晨坐在树枝上吃桃,见飞流找不着人都快急哭了,便招手叫他过来:“你苏哥哥在屋里睡觉呢,别吵。”


“哦。”飞流乖乖地走了,又等了半天,到底忍不住,往东厢房过来,只听景琰在里面低低地笑道:“今天尝够了你的味道,竟是又酸,又甜,香浓醇厚,唇齿留香。”


飞流待要进去,又记着蔺晨哥哥的话,只得走了。


第二天早饭的时候,所有人都入了座,只听飞流道:“苏哥哥,飞流要!”


梅长苏没明白过来,道:“要吃什么自己拿,你面前的桌上不是有早餐么?”


飞流望着他:“飞流,吃,你!”


所有人都怔住,不知道飞流闹的哪一出。梅长苏道:“飞流要吃什么?”


飞流过来拉了他袖子:“你!”


梅长苏红了脸:“飞流,不许闹。”


飞流一指景琰:“昨天,水牛吃了,又甜,又酸,又好吃,飞流要!”


彼时蔺晨正好在屋外一颗大树上挑了最高一根树枝坐着,听到这话笑得前仰后合,只听“咔嚓”一声,那树枝断了,他人也直直掉下来,把地面砸了个坑。


苦了黎纲,刚要笑出声,赶紧拿馒头塞住嘴。甄平的粥碗全扣在桌面上,捶着桌子笑个不停。


景琰脸红得跟泼了血一般,只得强作镇定,若无其事低着头掰馒头,梅长苏站起来,一把将他拎进房里去,“啪”地一声把门关上。


剩下飞流一个人傻傻地站着,挠挠头道:“笑什么?好吃,大家吃!”

评论

热度(132)

  1. 贝加尔湖畔与喵moonlight 转载了此文字
  2. 靖苏十世镜moonlight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十世镜个人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