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加尔湖畔与喵

¥世界这么乱,装纯给谁看$

【苏靖苏】假如梅长苏和明台的身体互换(9)

未来的每一天:

本章我开启了技能“片段灭文法”,因为lo主捉急的智商想不出什么好的计谋,梅宗主“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的机智我是一点都没写出来,大家将就看吧……这一章有些崩……本来很严肃的战场被我写得像喜剧……下一章一定扳回来!

章九


战报一封接一封地递进东宫:“报!!夜秦退兵!归降使臣正赶往金陵!”
“报!!东海水师失利!”

“报!!潭州一役大捷!”

“报!!——”

监国太子脸上的线条越来越柔和,不过只有那特殊的一封来自北地的战报,才会让他露出最温柔的笑意。

因为那战报里总会附着一封信。

有时只是简简单单的一个“安”字,有时是有些篇幅的用兵之计,托他捎去霓凰或者聂锋那里。

真是个思虑不停的主儿,萧景琰觉得好笑,人还在北境呢,心却牵着四方。

而那个身在北境的人此刻的确思虑不停,但也不是完全为了战事。

原本梅长苏和蔺晨都以为自己身体的突变只能像曾经那般维持十多天,所以他们在头几天带着五千精骑,拼了命地赶路,在第四天就抵达了已经失守的衮州附近。当时军队都已精疲力尽,所以梅长苏特意让军队绕了些远路,在距离衮州有一段距离的地方安营扎寨,稍作休整,不与大渝军队正面交锋。

这次出征北境,江左盟中好些有报国之志的英雄好汉都参了军,其中不乏能人异士。梅长苏派了几个轻功不错又擅长隐术的亲信混进衮州打探情报,那些人不过大半天便回来了,报告说衮州内大渝军队并不多,六七千的样子,而大约有三万兵马都已攻向詹州。

后续部队还需两日才能抵达,可大渝军队占据着衮州,必对百姓百般压榨。

百姓身陷水火之中,可硬抢夺回来又不太现实。

梅长苏揉揉头发,想出了个“偷梁换柱”之法。

守城门的大渝士兵,每六个时辰换一班,但大家彼此之间都不熟悉。

梅长苏派人潜入城中,将原本换班的士兵用毒粉迷晕,脱下他们的盔甲,打扮成普通百姓,送去城中几处医馆。受伤生病的百姓太多太多,谁也不会在意多了还是少了几个。
而大梁的士兵,则换上大渝的盔甲,为了区分敌我,所有大梁士兵都在领口系了一条黑丝巾,并不显眼。

梅长苏给大渝军下的毒粉是药王谷素谷主特意送来的,可让被下毒者在昏迷五六日后死去,并不痛苦。


每次梅长苏只调换一组士兵,看守城门一共五百人,每组五十人,两日过后,几乎一半的人都已是大梁的士兵。

此时五万后续部队已经到达,而骠骑营在两日休整之后,精力充沛得紧,士气高涨得都快满溢出来,两者合二为一,把守城门的大梁士兵大开城门,大军几乎不费吹灰之力就攻进了衮州。

之后自是顺风顺水,军队很快收复了衮州,而当身在詹州的大渝军队反应过来,回来增援之时,却没想到梅长苏早已派一万军队从左翼攻击他们,把部队打散,再逐个击破,不消三日,大渝三万军队就已被全部歼灭。

此时才刚刚过去十日。

不过大渝还有七万兵马,且有了这场惨败,大渝短期内必不会擅动。

梅长苏没有料错,大渝之后几日一直风平浪静,他们也多了好些时间蓄力,还顺便帮衮州的百姓善了个后。

可是十多天过去,梅长苏的身体一点都没有变化,即使在军营里里外外忙碌了一天,梅长苏仍然觉得自己还可以再战三百年。

蔺晨每天都要揪着梅长苏把三次脉,而梅长苏的脉搏每一次都很争气地噗噗跳动着,正常得不能再正常,正常得越来越不正常。

那天梅长苏把命令布置下去,正闲得发慌,转头看到飞流窜上窜下,手一挥把飞流叫了下来:飞流啊,陪苏哥哥打一架。

过了小半个时辰,梅长苏带着一脸崇拜外加星星眼看着自己的飞流,来到了蒙大统领面前,笑意盈盈:

“蒙大哥,我们切磋切磋。”

蒙大统领愣了半晌。小殊这是最近用脑过度变傻了?

于是蒙大统领伸出手去摸梅长苏的额头:“小殊啊,你的病还好吗?”

梅长苏依旧满脸笑意:“好得很,好得不能再好了!”

暴力场面。哔——————————

蒙大统领当然赢了,但是赢得很不容易。

不过此刻蒙大统领的内心是崩溃的。

小殊的病一定没好,是自己生病了,一定是。


和大渝的仗胶着,于是,被蔺晨在营帐中关了一个月的梅长苏爆发了:别拦着老子老子要上战场!!

蔺晨坚决不肯:万一你……(此处省略一万字)

当然,很快地,不知缘何,蔺晨突然松了口,放了梅长苏这匹脱缰的野马上了战场。

至于原因……

明明可以靠武力解决问题,为什么一定要全靠智商?

梅长苏心想,今人诚不欺我。


TBC

话说,我对于江湖和庙堂的界限不是很清楚。
说江湖人不涉朝廷吧,梅长苏的江左盟为什么会有那么多在金陵的眼线,我记得还有个太医什么的……所以说到底江左盟就是梅长苏开的挂对吧……百里奇,因为他是江左盟偷换的;宫羽,身世如此坎坷,爹是杀手娘是滑族,居然也是江左盟的;素谷主你好,你就是看上人家卫峥了才帮江左盟的对吧……
千言万语化作一句话,(爱我中华)不要在意这些细节

评论

热度(148)

  1. 贝加尔湖畔与喵未来的每一天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