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加尔湖畔与喵

¥世界这么乱,装纯给谁看$

【苏靖苏】假如梅长苏和明台的身体互换(4)

未来的每一天:

祝大家新年快乐!明天明台就会上线啦!!

章四

两人休息够了,梅长苏重新穿上披风遮住头发,刚跨出门去,迎面便碰上了一脸焦急的黎刚和甄平。

“宗主,原来您在这儿啊,差点吓死我们……”俩人扑过来,如释重负。

昨日听宗主说他要上前线,不知与蔺晨少爷谈了什么,把人气得拂袖而去。今日宗主便不见了,他们还以为宗主……

“我还能去哪儿呢?”梅长苏嘴角带笑,边说话边往前走,“今日的早膳吃什么?我有些饿了。”

宗主难得有胃口吃饭啊!两人赶忙叫吉婶儿端了白粥上来,结果自家宗主连喝三碗,咂咂嘴,又要了三个大馒头,几口吞了,看得两人一愣一愣的。

宗主这一顿早饭,可是吃完了他过去一个星期的量啊。

接着梅长苏又报了一长串菜名,说是要晚上吃,让他们做好。

两人不明就里,唯唯诺诺应了下来。

今天的宗主,好像有点古怪呢。等下叫晏大夫来看看好了。

这边蔺晨换完衣服,又打理了一下容貌打算去东宫,那边梅长苏就蹦了出来。

“怎么,你也去?”蔺晨斜眼看向梅长苏,“晏大夫居然肯放你出苏宅?而且就让你穿这么点?”

“晏大夫刚服了三粒护心丹下去,应无大碍。”梅长苏没有正面回答蔺晨的问题。

“也是,他一把老骨头,怕是经不住你这意外惊喜。”蔺晨把扇子一甩,“话说回来,你现在有内力吗?”

“有,而且很充沛。”梅长苏先前与蔺晨打斗,虽然有报复的嫌疑,但主要是为了看看这身体到底好到了一个什么地步。

刚开始几招,蔺晨估计是怕伤着自己,下手很轻,而自己的身体却像是条件反射一般攻击着,过了十招,蔺晨就认真与自己打斗起来。梅长苏惊讶于身体的协调,一招一式都有板有眼,还有些多年前的自己都未习过的招式,使起来居然得心应手,像是练习过上百遍一般。

而且自己甚至一度占了上风,不过梅长苏知道蔺晨只是在防守,并没有攻击自己,才会被自己占得上风。

但是蔺晨是什么人?梅长苏当然知道自己这位知交好友的水平,飞流见了他都怕,即使他只使了三四分力道,常人都走不过十招。

而自己……居然能与他走过四十九招?若说是蔺晨故意放水,那也太过牵强了吧?

在换衣服的时候,梅长苏如同往常一样把自己裹成了梅花馅儿的粽子,但他很快便觉得后背汗津津的,便脱了披风。

又脱了外衣。

最后只剩两件单衫,为了遮住自己的头发,梅长苏才勉为其难地套了一件薄斗篷。

不过自己体内涌起的内力,虽然充沛,但却不浑厚踏实。想来也是,自己的身体在一朝一夕之内恢复到这般地步,还指望着自己可以飞檐走壁、轻功水上漂?

“老天真是开眼,见我为你操碎了心,才收了你那病体去。”蔺晨一声长叹。“还送了你内力,啧啧,我一定是上辈子拯救了天下苍生。”

从苏宅到东宫,螺市街本不是必经之路,但蔺晨带着梅长苏七拐八拐,便到了此地。梅长苏知道蔺晨心情不错,而且时辰尚早,便也由着他去了。

“昨日你说要上战场,我去兵部报名的时候想起你需要几副甲胄和战衣,便差人送了一份你的身量尺寸去螺市街最好的布坊,下了重金命他们连夜赶制几套,现在一套至少应该做好了,你取来穿吧,你穿的这一套不便于行动。”蔺晨一脸邀功请赏的样子,“对了,还有一套寿衣。”他补了一句。

“……您真是语不惊人死不休啊。”

“我说的是大实话!”

“多谢蔺阁主好意,长苏受不起。”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呛着对方,但都默契地绝口不提要不是这突如其来的异变,梅长苏真的能在三个月后用上那套寿衣。

晃悠到布坊前,说明来意,一个慈眉善目的老婆婆便迎了出来,脸上的皱纹笑得都挤做一堆:“两位公子里面请,衣服已经做好一套了,公子试试可还合身?”


梅长苏跟在老婆婆身后去了内室,
开始换衣服。
那老婆婆也是打理头发的一个神人,换衣服的时候她见梅长苏古怪的短发,好奇问了几句,梅长苏骗她说是练武时不小心割断的,她就信了,并且好心地替梅长苏整理了一下发型,又拿来一些原本是女子所用的假发,帮他细细盘好,一边盘一边叹道:“公子,这头发要长长可要些时日呢!”接着是几句叮嘱,告诉他以后不要练武太过什么的,显然把他当了亲孙子。等到婆婆的妙手从梅长苏头上移开,梅长苏的头发已看不出一丝破绽。而且听婆婆的口气,说是即使自己连作二十个后手翻头发也不会掉下来。

话说回来我还真想试试。

梅长苏暗道。

梅长苏出来的时候,蔺晨只觉眼前霎时一亮。

大约是看惯了梅长苏素衣白裘,垂眸浅笑的模样,如今见他身着深色武服, 肩背挺得笔直,嘴边带着一个略显张扬的笑,神采奕奕地站在自己面前的时候,蔺晨一时间有些恍惚。

他突然明白了,原来梅长苏和林殊,一直是同一人。

林殊只不过是,被浸透梅岭每一寸土地的血逼迫着快速成长,成为了梅长苏而已。

两者最大的差别,不过是那深入骨髓的火寒之毒和七万赤焰的冤魂。

他所拼命救下来的那个朋友。

一直都是林殊,一直都是梅长苏。

“走吧。”晃神之际,梅长苏已经走到了他身旁,在他手臂上不轻不重地拍了一下。

蔺晨与他并肩走出门去。


TBC

其实蔺晨对于梅长苏的理解,就是我对于梅长苏的理解。

我曾经把梅长苏和林殊当作两个完全不同的人,甚至为靖王只牵挂林殊却不信任梅长苏感到忿忿,直到知道梅长苏到底是谁之后才彻底没了疑心。

但是我后来想了想,其实这怪不得靖王啊。

梅长苏有意给他看自己阴狠的一面,有意引导他厌恶自己,如果靖王还整天跟签到一样去苏宅报道嘘寒问暖放下一切戒心,梅长苏也可以自挂东南枝早点洗洗睡了,直接提把剑上养居殿把皇帝砍了都比辅佐靖王要靠谱。

站在靖王的角度想想看,突然冒出来一个谋士扯了一个不算理由的理由要辅佐自己,莫名其妙,虽然与他相处下来感觉他与自己很投缘,但靖王还是不知道梅长苏这样做到底居心何在,他需要一个理由,一个足够强大的理由。即使梅长苏不是林殊,但他要是能给出这个理由,我相信萧景琰一定会全心全意信任梅长苏。但梅长苏一开始就没打算给他这个理由……

后来他知道梅长苏就是林殊了,这个理由够充分吧,他自然就信任他了……

扯远了。

我想说的是,在我看来,梅长苏一直都是林殊。这也是我写这篇文的时候努力想要传达的。

有人认为梅长苏不像【林殊】,但那个【林殊】指的是,十七岁还未经历腥风血雨,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少年。

梅长苏当然不像他了!就算没有经历赤焰一案,而立之年的林殊,也不会像【林殊】一样了。

拿自己作比方,现在的你,和一年前的你,一模一样吗?更别提十二年前的你了。

如果我们抛去林殊的特殊身份不看,假设有这么一个人,他生病了,身体没以前好,还死了家人死了部下,你能说他不是自己吗?

只是他经历的事情,让他回不去过去那个最美好的年月而已,并不代表他不是他啊……

除去身体不看,梅长苏挑宅子要挑景致好的,他喜欢喝武夷茶,喜欢梅花,喜欢看书做批注,这些所有看似文人墨客才会有的习惯,以前的林殊就有;梅长苏是江左盟的宗主,要是林殊有机会,琅琊榜上也少不了他的名字……

所以梅长苏,只是长大了的林殊而已。

说到底,我个人觉得,梅长苏和林殊最大的区别,就是火寒毒还有逆案……

个人见识浅薄,词不达意,文中没有表达清楚,在这里写点。大家看看就好。

下一章萧景琰终于读完条了!我对于开启话唠属性的自己绝望了……下一章景琰又要懵逼了呢,有点小激动~再次强调,这篇文真的是苏靖苏!


评论

热度(202)

  1. 贝加尔湖畔与喵未来的每一天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