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加尔湖畔与喵

¥世界这么乱,装纯给谁看$

【苏靖苏】假如梅长苏和明台的身体互换(3)

未来的每一天:

章三

梅长苏来找蔺晨的时候,鸡刚叫第一声。

而现在,夜色不知何时已经全部褪去,天已大亮。

梅长苏和蔺晨还是面对面坐着,各自缄口不言。

刚才还在梅长苏身边的飞流不知道去了哪儿,估计又是翻墙去了靖王府,最近那儿有几株早梅已经开花,飞流早些时候已经摘了几枝回来了。

突然,蔺少阁主一拍脑袋:“长苏!!我想起个事儿!”

这句冷不丁冒出的话把梅长苏吓得一颤,从思绪中拔出头来:“什么事?”

“你这种情况,好像以前就发生过一次!”蔺晨抽出折扇,撩过梅长苏一头短发。

“不可能,如果发生过,我怎么可能不知道?”梅长苏眼疾手快地抓住面前的折扇,心道这会儿你还有空忽悠我。

“你那时半死不活,连自己姓甚名谁都不知道,更别提身体了。”

“你是指……十二年前我碎骨疗毒之时?”

“正是!”蔺晨用扇子一指梅长苏。“真聪明!那会儿老爹出门帮你采药,让我照顾你几天,我那天帮你诊脉的时候,发现你的脉象与常人并无异处。我当时那个奇怪啊,想你小子难不成有什么异能?之后几天都是如此。于是等老爹回来之后我让他去诊,结果老爹诊的时候你又变成了中毒的脉象,当时我还当是我自己学艺不精,诊错了,现在看来,怕是你又发生以前那种情况了。”

“那时的头发……也像现在这样吗?”
梅长苏刚问出口就后悔了:当时自己浑身缠满绷带,谁看得到头发?

蔺晨却不肯放过这个调笑他的机会:“看来长苏你四肢一发达,头脑马上变简单了嘛!”

梅长苏选择性地无视了那句话:“那次我的脉象异变,持续了多久?”他问。

蔺晨抬头望天。“大概……十多天吧?”

“那就是说,我的身体,只是一时的好转而已?”梅长苏的心往下沉了沉。

“即使是又如何?长苏,行乐及时啊!花开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啊!”蔺晨倒是洒脱,“你现在无需服那冰续丹了,就你这身体状况,怕是和当年的林殊差不离。即使只有十多日,也足够我们赶到北境。行军打仗,对于你来说,最困难的就是行军了。等到了营地,你也只需动动脑子想想对策,到时我尽力保你性命,估计能救下你一口气。”

略顿一顿,蔺晨又道:“而且我记得十二年前你脉象异变那会儿,老爹帮你诊脉的时候发现你的身体的确有些好转,碎骨疗毒,何等凶险之事,若是没有当时你身体的异变,你怕是早就去见阎王了。”

梅长苏叹口气,松开刚才一直攥着的衣角,站起身:“既然苍天赐了我这几日康健,我必要好好珍惜。”他原本平静如水的眼里闪过一抹顽意。

蔺晨感觉后脑勺有点发凉。

“长苏你干嘛,你别过来我告诉你……啊!!”

一阵混战。

战况之惨烈,从飞流一直和冰霜一般的脸上露出的灿烂笑容中可以窥得一二。

两人走过整整四十九招,最终都双双累倒,只有喘气的份儿。

“没想到……十三年不练,技艺居然还没有生疏……”

“没想到……长苏你是这样的人……招招冲穴位打你也太狠了点吧!”

“谁叫你以前白扎我那么多针,久病成医,你真以为我不知道?”

“……你大爷。”

“我大爷早逝,不劳蔺阁主问候。”

TBC

有谁来猜猜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

下一章蔺晨和梅长苏好闺蜜一起逛街……萧景琰依旧读条中……这篇文真的是靖苏你们相信我!!

评论

热度(189)

  1. 贝加尔湖畔与喵未来的每一天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