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加尔湖畔与喵

¥世界这么乱,装纯给谁看$

【靖苏】梅宗主成亲记(上)(百糖靖苏第八十九日)

芳华水恋:

*背景:北境打完之后阿苏成功活着回来


*为了发糖作者已经放飞了自我


*作者何不乘风起,扶摇直上九万里?


*梗出自于我和女票聊天时候,女票挖的一个脑洞


*然后挖成了脑坑


*感谢原梗by @夏目雪獒 以及给我挖的N铲子脑洞


*还有某个有毒的人 @逆向倒带 也给我下了迷之铲子




(上)


  最近,监国太子萧景琰即将大婚的消息传遍了整个金陵城。全城上下一派喜气洋洋,就等着太子的大喜之日。


  三个良辰吉日,萧景琰拿不准主意,就跑去问梅长苏了。


  可是刚到苏宅门口他就吃了个闭门羹。


  “宗主自北境归来后一直身体欠佳,现在正在休息,还请太子殿下晚些时候再来。”


  梅长苏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干什么!


  萧景琰有些后悔把密道封起来了。硬闯进去估计过几天的良辰吉日他没好果子吃。


  梅长苏你开门啊开门啊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干什么你有本事撩男人你有本事开门啊!


  想了想,萧景琰觉得自己拿窜了剧本。




  梅长苏觉得自己有婚前恐惧症。


  想当时他好不容易从北境回来,正准备好好睡几天觉发几天呆休整一下,萧景琰就火急火燎的跑到苏宅来了。


  虽然累的一百个不想见,但是梅长苏还是极其认真的迎了萧景琰进来。


  当时萧景睿言豫津蔺晨等一干人都在苏宅帮忙整理东西,一见太子殿下到来立刻停下了所有的活。


  “诸位不必拘谨,本宫此来只是有一点小事要找苏先生。”萧景琰安抚了一下众人,然后在所有人的注目礼中径直走到了梅长苏面前。


  “景琰???”梅长苏觉得今天的萧景琰不太正常。明显这表情比当初梁帝生日宴上还紧张,但是又带着奇怪的隐隐的微笑……


  这人怎么了?


  “小殊,嫁给我吧。”说着他掏出来一颗比之前那颗似乎还大一点的珍珠。


  梅长苏觉得自己是不是好久没去战场,回来之后有了后遗症比如耳鸣还有眼花之类的。他求救的看向周围却发现边上的所有人表情都凝滞住了。


  “没找到鸡蛋那么大的珍珠,就只能凑合找到这样的。小殊,答应我吧。”萧景琰一脸真诚,毫无伪装。


  这时候梅长苏确认自己没有幻听也没有幻视。


  的确是,萧景琰,向他,求婚,了。


  所以这时候应该做什么!做什么!!


  当然是做受了!你还想做攻不成


  以上那行,划掉。


  就算是搅弄风云的谋士也有智商下线的时候,毕竟这种事情还是不属于他的算谋范围的。


  梅长苏并不否认自己喜欢萧景琰,但是这种完全出乎他意料之外的阵势还是把他吓得不轻。


  “好……好吧。”除了答应他,还能做什么?


  拒绝也没用吧!


  在他答应的一瞬间,在场所有人爆发出了极其非常以及特别热烈的欢呼声。


  原来这次就我不知道吗!!!


  梅长苏一把将珍珠和装珍珠的盒子抄过来,想着要不要顺手用盒子敲萧景琰,不过还是算了,毕竟家暴是不正确的行为。“于是,我现在答应你了,后面的事情怎么办?”


  “小殊你答应了就好!我这就去测算吉日然后命人筹办大婚事宜!!你就安心在这里养身体!!!”萧景琰一下神采飞扬,就差飞起来了。


  殿下何不乘风起?


  扶摇直上九万里!


  梅长苏好久没看到萧景琰这么开心了。


  嘛,其实他只是矜持而已。


  不过说来,你就知道珍珠吗!你就只记得珍珠这一件事情了吗!!换个别的不行吗!!!


  但是自从萧景琰求婚成功欢天喜地回去之后,梅长苏就命令苏宅之中所有人绝对不得放萧景琰进来。


  有什么事情传话就行了!!


  到日子了再说!!


  反正就是不想见萧景琰,不想见。


  萧景琰也不想惹梅长苏生气,于是他决定还是托人把日期传给梅长苏吧。唯一让他郁闷的是,所有人都能进苏宅,唯有他来的时候一定会被各种理由挡回去。


  睡午觉,出门,沐浴……


  一天来三四遍的情况下最后会被梅长苏亲自命人说不想见而把他挡回去。


  为什么这个太子做的这么憋屈啊!!明明马上就要娶进门的人了却怎么都见不到!!


  “太子殿下来过了。”在萧景琰回去之后,黎纲禀报给了梅长苏。


  “知道了。”


  梅长苏这两天一直在看着这帮人忙着跑前跑后做各种他甚至都不知道是什么的事情。他一个字都不想说。


  反正阻止也没用,而且大家好像积极性都挺高的。求婚那天他才知道,在他们刚班师回金陵的时候萧景琰就已经告诉了他身边所有人他要向梅长苏求婚这件事。


  你这算是报复我之前只有你不知道我真实身份的事情吗……


  “宗主,我和甄平出去买点东西。”黎纲把日期的事情报完之后拖着甄平就出门了。


  蔺晨在熬药,但是闻起来显然不是他平时服用补养身体的药。问他是什么,他也不说。


  飞流看宅里这么热闹,就一直在到处疯。  


  倒是言豫津自那天之后就没怎么过来,同理萧景睿也没过来。不知道这两个人干啥去了。


  总之除了梅长苏之外的所有人都热情高涨,仿佛这是他们一生中的大事一样。


  只有当事人本人非常淡定。


  他觉得,要矜持,要端庄,要优雅。




  萧景琰在考虑婚礼该怎么办。


  毕竟他也从来没经历过对他来说这么重要的事情。


  “我终于把小殊娶回家了!”他的内心在咆哮。


  想来想去,除了宫里正常的筹备之外,他去找了个似乎看起来会比较适合做婚礼总策划的人。


  “没问题,长苏这边事情我包了。”蔺晨表示他很乐意作为梅长苏的娘家人的代表做策划。


  在告诉梅长苏三个日期后,萧景琰刚回到自己府上就收到了飞流从他书房窗户扔进来的回信。


  你看着办吧。选好了写纸上给飞流。


  这让选择恐惧症的萧景琰发了愁。看着爬在他窗口的飞流,似乎再恐惧也要选了……


  抓阄吧。


  “飞流,你等等。”萧景琰扯了三块纸,写了日期捻了三个阄。


  抓到哪天就是哪天了!


  选好之后萧景琰松了一口气,把日期抄在了纸后面。“飞流,把这个给你苏哥哥带回去。”


  飞流拿过纸,看了看,顺手就把那个揉皱的阄也顺走了。


  萧景琰想见梅长苏。这都快结婚了反而见不到,算什么事!就算是亲自慰劳功臣也可以,怎么现在反而闹了个闭门不见?


  可是他真的不敢惹梅长苏。万一惹毛了娶不回来就亏大了。


  他还是决定执着的每天去苏宅拜访,反正离大婚之期还有好几天。




  梅长苏拿到了飞流带来的日期,还有那个阄。一看到那张被揉得皱巴巴的纸,他就明白,萧景琰这是选择恐惧症了。


  至于这么紧张么?梅长苏心里暗笑。


  说来,黎纲和甄平他们出去好一会了。


  而蔺晨还在那摆弄他的药罐子。梅长苏试图问了他三次,都没有得到结果。


  “这是到时候送你和太子殿下的礼物,怎么可以告诉你。”


  鉴于梅长苏也并不懂多少医术,就只能乖乖等最后蔺晨做出来什么玩意了。


  现在的梅长苏在家里闲得无聊。他心想这种局面估计要持续到大婚之日。不想无聊的话其实也可以把萧景琰放进来,那估计就一天都有事干了。


  会有一个长期不断的陪聊陪玩还陪……陪什么的人呢,咳。


  不,不见!


  要见也过几天,起码等到婚期前两三天的样子。梅长苏至今还没从他刚从北境回来就被求婚这件事里缓过来。理性上,他坦然的接受了一切;感性上,他承认自己喜欢萧景琰,但是他需要时间来恢复一下正常的思维状态。在这之前,他不想见到萧景琰。


  “宗主,我们在街口看到了太子殿下。”甄平回来后禀道。


  “然后呢?”梅长苏微微抬眼。


  “呃……他什么都没做……似乎和我们就是偶遇而已……”


  “哦,我知道了。你们出去做什么了?”


  甄平拎着一个包,后面进来的黎纲也拎着一个。


  “给宗主您置办嫁妆去了。”黎纲把包放下来,语气轻快。


  噫,嫁妆。


  梅长苏连惊悚感都没了。既然答应了求婚那估计嫁妆彩礼什么的都少不了……谁知道萧景琰给这帮人安排了什么活儿呢。


  萧景琰,没脑子。有什么账我们婚后算。


  没等梅长苏继续说什么,黎纲就特别兴奋的从包里拿出一盒东西递上来。


  “宗主,这是金陵城内最新款的胭脂,仿太子殿下的衣服颜色,绝对好用!”


  “而且还有多个味道可以挑选,宗主喜欢哪个?”甄平把另外几个一样的盒子都拿了过来,挨个打开,摆在了面无表情的梅长苏面前。


  第一次,梅长苏觉得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心累。


  他需要护心丹。


  “还有这个!”黎纲没等他的宗主回答就又开始从包里往外掏东西。看着那一大堆不知道是啥的盒子袋子,梅长苏心想等完事之后他应该查查苏宅或者太子府的账看看这堆被他们称之为“嫁妆”的东西到底花了多少钱。


  “城东那家首饰店刚推出的珠花!全新设计,保准配得上我江左盟宗主!”


  “还有这套簪子!”甄平终于从他的包里翻出来了一个扁盒,“也是他们最新的设计,十二月主题,每个月都可以戴出不同的风格!”


  “你们怎么想起来买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的?”梅长苏看着这俩人把包里的东西一一摆出来,终于忍不住了。


  “太子殿下给的清单!今天这一趟只是小件,明后天还要置办别的呢!”黎纲简直情绪高涨到了极点。


  “他还有清单啊。”梅长苏不想看也懒得看,“那账记苏宅的还是太子府的?”


  “殿下说账全部记太子府就好。”甄平看起来还正常一点。


  不错,萧景琰你还算有点良心。




  萧景琰让他这边的人去购置到时候布置大婚场地的各种材料了。虽然嫁衣什么的都让苏宅那边的人置办着,然而他觉得还是应该送点特别的。


  在他之前去请蔺晨做策划的时候,蔺晨交给过他一个锦囊。


  对,就是被用了无数次的锦囊。


  “如果你想不出来送长苏什么礼物,里面有建议。想出来就不用看了。”


  是不是看看?萧景琰从案头把那个锦囊摸过来,从里面取出来一张纸。


  在看到上面写的字的时候他当场大脑停转了。在恢复转动的那一刹那他环顾了一下四周,看到近处没人之后,立刻放飞自我笑的一头栽在桌案上人事不省大概约一弹指的时间。


  真不愧是琅琊阁少阁主。


  上面就写了三个字:


  红肚兜


  萧景琰决定就这么办!送红肚兜!


  东西可以买现成的,但是心意要有。萧景琰想了想,大概是……呃,亲手绣花?


  他也不明白他怎么蹦出来这个念头的。仔细思考一下,这个表达心意的方式还挺靠谱。


  萧景琰想知道母妃可不可以开一个一对一的绣花三天速成班什么的。


  在关于大婚的事情上他行动力直接升到了满格,想到,就去做!


  于是整个太子府的人就见太子本人火急火燎的冲到宫里去了。




  “宗主穿胭脂红的好看!”


  “不,要水红色才配!”


  “胭脂红!”黎纲抓着那盒新的胭脂作参考在执着的坚持着胭脂红。


  “水红!”而甄平坚决认为水红色更配梅长苏。


  梅长苏只是在一边安静的翻书听着他们吵。他根本就不想管,也管不着。


  “都够了!”听到这边喧闹声的蔺晨走过来,在围观了好一阵关于嫁衣红色问题的斗嘴时候,他忍无可忍的拿着扇子照着二人脑袋上一人给了一下,“这是太子的大婚!要穿正红!!正红!!!” 


  书看差不多的梅长苏抬头看了看蔺晨。“还是你的想法比较正常。”


  “那当然,我可是……”蔺晨差点把萧景琰找他做婚礼总策划的事情说漏嘴。


  “可是什么?景琰安排你做什么了?”


  “哎算了,要说都说了吧反正没什么好瞒着的。”蔺晨在梅长苏面前坐下,“你家太子殿下,他请我当这次大婚的总策划人。”


  梅长苏心说大事不妙。让这蒙古大夫做策划鬼知道会出什么事!


  “我可答应过他,要把这次的典礼安排的风风光光气势磅礴流光溢彩普天同庆,这样,才配得上江左盟梅宗主和当朝的太子殿下!”蔺晨说的眉飞色舞,看上去像一整套方案都已成型了似的。


  “景琰还真信得过你。”梅长苏斜了蔺晨一眼。




  “母妃,绣花最快要几天才能学会?”该有的礼数都行完之后,萧景琰直接切入正题毫不拖沓。


  静贵妃怀疑今天的萧景琰是不是中了什么蛊还是别的情况。


  “绣花?”


  “对,绣花,能不能三天之内学会,能绣一枝梅花就好!”萧景琰的表情非常认真,认真得跟处理别的大事一样。


  “景琰,这筹备大婚的时候,你提什么学绣花?要绣什么娘给你绣就好。”


  “不,这是要送给小殊的,我要亲自绣。”萧景琰睁着他无辜的眼睛看着静贵妃。


  “……”静贵妃叹了口气,“三天时间也太短。你又……”想说他一个男孩子还是常年征战之人本不适合绣花,却看到那充满诚意的眼睛,便改了口,“这样,你这几天抽时间过来,娘亲自带你,看看能不能绣出来。”


  萧景琰觉得,这件事情,恐怕是整个大婚筹办中对他产生最大威胁的一部分了。


  为了新婚礼物,拼了。


—待续—




看到这里不要吝惜一个赞或者推荐呗!


这样才有把这婚结下去的动力嘛~~


中篇大概妹子组会上线……估计梅宗主要遭殃【。




  


下文


(中)




——宣传时间——


爱糖,爱靖苏。
爱净世破魔糖,不爱暴雨梨花刀。
不需要污金丸,也不需要情丝绕。
爱撩,就不污。
我们不是糖的搬运工,我们是糖的生产者。
靖苏百糖活动。
我们代表靖苏甜党,齁死你。
招募一起共建甜党伟大事业的太太们~文画MV不限!
拒绝一切假冒伪劣HE,拒绝发刀
糖党群号250258201 敲门砖:LOF的ID 入群要求有靖苏产出哟!





评论

热度(3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