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加尔湖畔与喵

¥世界这么乱,装纯给谁看$

【靖苏】山河唯寄君眸中(九、笑颜)(百糖靖苏第82天)

芳华水恋:

本章纯发糖。


试着写了简简单单充满着恋爱甜蜜气息【划掉】的一章。


不掺玻璃碴的糖!


前文走这里


(8)波澜


九、笑颜


  这大约是萧景琰作为太子的最后一个夏季了。


  梅长苏这样想。


  再往后,他看到的,就是作为帝王的萧景琰。


  渐趋炎热的阳光让素体阴寒的梅长苏觉得相当舒适。自那日萧景琰对他说过在意的不是一个姓名一个称呼,而只是他这个人,梅长苏就一直在想自己是不是弄错了什么。这样的想法,在琅琊阁之时就已经隐约冒头。他原以为,梅长苏这个身份只是林殊的一个壳而已。当所有人都在意的是林殊之时,十三年来已经活成了梅长苏的他,在冤案昭雪之后就没有存在的意义了。纵然明白还有很多人在挂念着他,可终究挂念的也只是他再也活不回去的林殊。


  然而萧景琰明明白白的告诉他,不是这样的。


  无论是哪个姓名,哪个身份,都是一个人。


  小殊,长苏,苏先生,都是这无可替代的一个人。


  “宗主,太子殿下来了。”黎纲禀道。


  这一声打断了梅长苏的思绪。他看看了天色,这才是午后,萧景琰怎么会这个时候过来?近日事务繁忙他也知道,断不可能有多余的空闲。想着怕是有什么事情,梅长苏便过去开了密道的门。


  “怎么这个时候过来了?有急事吗?”看到萧景琰,梅长苏便问道。


  “并不。”萧景琰的心情看上去很不错,他径直走出密道,朝庭院的方向走去。


  梅长苏觉得很奇怪。他跟在萧景琰后面,就见对方在门前有阳光之处坐了下来。


  “看来……景琰这是闲来无事了?”梅长苏跟着坐在萧景琰边上。


  “有事。”萧景琰说完这两个字,眼见梅长苏微微皱了一下眉,才接着把话说完,“但是不是今天。”


  “这么难得?”


  “是的,恰巧各类事务似乎都告一段落,我就过来找你了。整个下午都来陪你,怎样?”


  “还真是……不容易。”梅长苏也不知道萧景琰到底是真没事还是找个借口过来而已,但看这样,再问也问不出什么所以然。


  说是来陪着梅长苏,可萧景琰倒真没想过真来了要做什么。这种完全是为了见他一面没有任何实质性内容的来访,并不是第一次。不过最近一直都很忙,来也只是晚上趁着空闲过来,也并不是每天都有空。梅长苏平日在这里就是养病,再加上宅中有许多藏书,对于他来说倒也不是很无聊。


  准确来说,这段时间梅长苏过的比以往都要舒心。没有了那些心头的重压,就算不能随便走动,也并不觉得很憋闷。


  萧景琰可不这么想。在当下还不能让梅长苏重新活过来的时日里,他就只能用自己的方式去陪伴在梅长苏的身边。


  “对了小殊,你跟我说过药是五日一粒,今天的吃了吗?”萧景琰突然想起了这件事。


  “还没。”虽说看出了萧景琰是没话找话,但梅长苏确实还没服用今天的药。


  “药在身边?”


  “在。”梅长苏摸出药瓶。


  “我去给你倒水。”萧景琰起身去找水壶了。


  梅长苏想,萧景琰以前不是会照顾人的一类人。但如今却也变了不少。


  看着药瓶里药丸已经见底了,端水回来的萧景琰问道:“吃完之后还需要什么吗?”


  “没了。”梅长苏接过水杯,“之后不需要定时服药,蔺晨给了别的药,像我这样天天在这里无所事事,估计一两年都够用。”他从药瓶中倒出一粒药,试了试水温,正好是最合适的。


  梅长苏愈发好的身体状况是萧景琰愿意看到的。他静静地看着梅长苏将药就着水吞下去,觉得很安心。


  服药后,梅长苏还是忍不住想问点事。“对了景琰,战后的事情现在进行的怎样……”


  “不谈这些。”萧景琰打断了梅长苏的话头,“我过来找你,不是为了谈国事的。小殊你是不相信我能处理好吗?”


  “当然不是。可……”


  “不是,就不要问了。想谈这些也等以后,今天我过来,一句国事,都不要谈。”萧景琰带着些狡黠的笑了笑,拿走了水杯。


  算了,那就不说了。


  午后阳光的气息渲染出慵懒的氛围,倒稍稍给人增添了睡意。


  “景琰,我困了。”待萧景琰回来,梅长苏也毫不掩饰的就说了这样的话。


  “那去睡一会吧。我等你。”


  这样的话,是小殊说出的。然而林殊和梅长苏,本就是一个人。怎样的他,都是萧景琰最在意的人。


  “好。”梅长苏走到卧房门口,回过头来对跟上来的萧景琰加了一句:“对了,我换衣服,你等会过来。”


  听闻此言,萧景琰一下愣在原地。停了片刻,他才笑出来。“行,我等你。”


  倒也没过多久,梅长苏就把门拉开了。他只穿了身白色的中衣站在门口,头发也披散了下来。“等我醒就进来等吧。”


  萧景琰便走了进去。梅长苏自顾自的翻身去了卧榻之上,把被子拉过来盖好。萧景琰刚准备坐到卧榻边,一看被子角没整好,就立刻上去整理。


  “不用那么烦,我只是小憩一会。”


  萧景琰没理他,直到把被子全部整理完才重新坐回去。梅长苏并不制止,就只是看着他把这些事做完。


  “好了,小殊你休息吧。”


  梅长苏的睡眠不深,一般午休也睡不了多久。但因为萧景琰在旁边,他这一次睡的比往日都要沉。


  醒来时,梅长苏睁眼看见萧景琰正拿着一卷书在看。一听到有动静,萧景琰立刻放下书看过去。


  “景琰……我睡了多久?”梅长苏的视野还不甚清晰,然而萧景琰在身边,他是怎么都不会认不出的。


  “大约有半个时辰多点。”萧景琰没有去看刻漏,只在心中大概估算了一下时间。


  “比平时要长不少。”梅长苏坐起身来。刚睡醒的他还有些迷糊,就只是坐着慢慢让自己清醒过来。


  萧景琰看梅长苏的头发睡得有些乱,就用手去顺了两下。在触到梅长苏头发的一瞬,他心中猛然一动。


  “小殊,我给你梳头吧。”


  “啊?”梅长苏觉得自己是不是睡久了还没彻底醒来,听错了。


  萧景琰去拿了梳子过来。“转过去一点。”


  梅长苏倒也很听话,就转身让萧景琰给他梳头。


  这事情对于萧景琰来说不算难,但这一次,是在这悠久的年月之中,他第一次亲手用手中的梳子掠过梅长苏的满头青丝。眼前所见黑色长发之中已夹杂有星点白发,所幸并不是太多。想若是当时梅长苏为他劳心劳力之时,恐怕便不是这样了。


  房中寂静无声,只有梳齿与头发摩擦发出的细微声响。萧景琰一点点仔细的打理着,将梅长苏午休睡醒后杂乱的发丝细致的梳下。对于已经梳理好之处,他却还要再来一次。就这样一遍遍的梳理着,只是想触碰着面前人的黑发,让自己知道,这一切都是真实的,而不是自己脑海中一个由于思念而成的幻象。


  待到萧景琰把梅长苏的头发全部绾好,戴了玉冠插了簪子,放下手,才出声打破了房间中的静谧。


  “都好了。”


  梅长苏重新回身,面庞上的笑颜明朗如十六七岁的少年。


  “景琰,梳的不错。”


—待续—


————————————————


【广告时间】


爱糖,爱靖苏。


爱净世破魔糖,不爱暴雨梨花刀。


不需要污金丸,也不需要情丝绕。


爱撩,就不污。


我们不是糖的搬运工,我们是糖的生产者。


靖苏百糖活动。


我们代表靖苏甜党,齁死你。


招募一起共建甜党伟大事业的太太们~文画MV不限!


拒绝一切假冒伪劣HE,拒绝发刀


糖党群号250258201 敲门砖:LOF的ID 入群要求有靖苏产出哟!


————————————————


我最近在回头看我前些年写的东西……从没这么明目张胆的甜过……


算上之前的各种原因,萌上靖苏真是我从苦水变糖水的一个转折点啊2333

评论

热度(75)

  1. 贝加尔湖畔与喵芳华水恋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