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加尔湖畔与喵

¥世界这么乱,装纯给谁看$

【靖苏】懒牙榜(百糖靖苏第七十八日)

一点也不懒_苦等剑宿回家:

这篇放小料里啦,放出来凑个数(ಥ_ಥ)

 

 

从前有一个梅长苏,因为生前为国家操碎了心,所以投胎的时候破格拥有了选择权

“把我变成桌子椅子随便什么东西吧”

“变成个东西你就只能看和听,动不了啦。你确定?”阎王很吃惊

“哦……”懒人魂眼皮都懒得抬,“正合我意。”

“我能问问原因吗?”

“上辈子太累了,下辈子懒得动。”

于是梅长苏变成了一个镜子

“魔镜魔镜,我是不是世界上最美的人”

“是。”

“明明别人都说白雪公主比我美,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懒得说。”

魔镜卒



“你下辈子还想当什么”阎王爷很无奈

“想当鬼”

“这又是为什么?”

“懒得投胎。”

“不行必须选一个!”

“随便。”

阎王爷一脸黑线的把懒苏苏踹下了轮回道。

万万没想到,这一脚把他又踹回了上上辈子。



全大梁都知道,打琅琊山上下来个麒麟才子,带来了一种世间罕见的可传染病——懒虫病。

麒麟才子进金陵的第一天住进了谢侯爷家里。

结果第二天,闹的王室水深火热的夺嫡之争就被太子党单方面休战了。

太子官方给出的回答是:不就是太子之位吗,为了它伤了兄弟和气不太好。誉王想当?当去就好了。

其实谁都知道,只是因为谢府上下及跟谢玉有过接触的人都病了——太子也是,他懒得争了。

没出半个月,誉王党也病了,太子之位这个香饽饽被当成蹴鞠踢到了远在外地的靖王头顶。

老皇帝很高兴,龙椅终于能安心坐了。

老皇帝也很发愁,因为全国人民都变懒了,境外对自己虎视眈眈,谁去打仗。

还没有被传染的大太监高湛出了个好主意。

于是麒麟才子躺着被人抬上了马车,开始了环球之旅。

经过的国家纷纷表示懒得打仗,大家求和。

于是世界和平了,掀起了有争议靠比懒来解决的风潮。

大渝送来国书表示要靠比懒重新划分边境,大梁不予回应——我们懒得理你。

大渝高层一琢磨,觉得自己输了,拱手让出了一大片城池——我们懒得争。

最终大梁拿到了地,大渝拿到了懒的称号,大家都很满意。于是各国纷纷效仿,连琅琊阁也吊起最后一丝勤劳之魂设立了琅琊懒人榜,人民以懒为荣。没过多久就只剩下大梁一个国家,全世界土地都是他们的。

此时此刻的老皇帝也被传染了,躺在床等当初外派未归的萧景琰回来接受王位,实在是懒得派人去催。

一回来就当上国君的萧景琰懵逼了,让列战英查清楚前因后果之后震惊了,立马冲去苏宅想看看那个传说中的懒神梅长苏在搞什么名堂。

梅长苏也懒得解释自己的真实身份,抱着反正现在人人懒得打仗,萧景琰肯定治理的好国家的想法躺回了床上。

被赶鸭子上架的新皇帝满心郁闷的开始了明君之路,更加郁闷的发现手下已经无人可用——连列战英也病倒了。

又过了不知道多少年,梅长苏看到再次拜访的萧景琰有点惊讶——居然没有被懒病传染。

他转了转快要生锈的脑子,想到了一个理由——大概因为这货平时也不是经常用脑,所以传染不上去?

问清楚来由,原来萧景琰因为每天实在太闲,为了治好大家的懒病,查遍了历史文献,又跑去翻了琅琊阁的书库——蔺晨懒得阻拦他,结果病方没有查到,查到了梅长苏等于林殊这个事实,特意来求证。

“对啊我是啊。”

“你就这么承认了?”萧景琰很吃惊。

“懒得瞒。”

“那你为什么不早说?”

“你没问我啊。”

萧景琰麻木了。

“所以你为什么变得这么懒?”

宗主施施然翻了个身表示——我懒得解释。

行动派的皇帝抱着自己心中的红玫瑰回到了宫里,昭告天下自己有了皇后。

民众们都很开心,纷纷大睡三天表示祝贺。

梅长苏觉得有个行动派情人照顾自己很舒坦,萧景琰觉得能跟心上人在一起也很舒坦——除了晚上的时候,梅长苏总是懒得动,有时候连喘都懒得喘,让自己很有挫败感。

舒坦的日子过的总是飞快,梅长苏再一次动脑的时候想的是:感觉已经过去几百年了,为什么自己还没化作黄土再一次转世投胎?

大概是收到了他难得的疑惑,阎王爷悠悠的给他回了消息——地府也都染上了懒病,懒得管上面的凡人,你们好好活着,咱们皆大欢喜。

最后阎王爷红着脸提出了一个小要求:咱们两界只有一个萧景琰可堪重用,我懒得干活,打个商量让他来当阎王可好?

梅长苏歪着脑袋答应了。

夜里得知消息的萧景琰黑着脸跨坐在梅长苏身上——他肯定又是因为懒得拒绝才给自己接了个活回来。

虽说能者多劳,但是这未免也太多劳了?!

不过好像这种操控世界的感觉也挺爽的……

就是实际上并没有人或事需要他管,毕竟大家都很懒,他每天其实都很清闲,清闲的有点……

想到这里的他忍不住打了个哈欠,惊觉自己似乎也开始被传染了。

不想懒死在家的劳模第二天匆匆带着梅长苏踏入了周游世界的旅程——反正不老不死,不征服世界怎么对得起自己?

美妙的未来就此开始惹!(๑•̀ㅂ•́)و✧





评论

热度(5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