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加尔湖畔与喵

¥世界这么乱,装纯给谁看$

【百糖靖苏第七十六天】七日真言

Fallout:


并没有什么逻辑的恋爱脑傻白甜(遁地走


Summary:言豫津觉得这个世界每一秒都在变得更加神奇。


【第一日】


金陵大学,研究生宿舍。


“景琰哥!给你介绍咱们的新室友!我跟你讲啊他叫梅长苏你别看这名字苏破天际其实他人很......”


言豫津当场吞下一个好字。


好好的景琰哥怎么说哭就哭了呢。


然后他身边的梅长苏凭借着一种名叫身高优势的技能微微俯下身来,在他耳边轻轻说:“豫津,方便出去一下吗?”


“......方便方便我特别方便!我去看看楼下小卖部卖纸巾不!”


言豫津走了,寝室里只剩下两个人四目相对。梅长苏忽然有些紧张。按理来说萧景琰不知道林殊回来了,他不该认出自己来,可他为什么要哭?


只见萧景琰擦了擦鼻涕眼泪站起身来,梅长苏看到他桌子上的东西以后,全身一震。萧景琰面带歉意地冲他笑了笑,那笑容异常的凄惨。


“抱歉,梅同学,今天叫的外卖里辣椒放的太多,我也没有办法......让你见笑了。”


梅长苏其实很想回一句没办法你个太奶奶,但随后他发现似乎哪里不太对。


就算按照剧本来说我是铁石心肠,但你这样欺骗我的感情真的好吗。


【第二日】


前一天言豫津出去以后一晚上没敢回来,在图书馆里抓了萧景睿好一番叽叽咕咕,直唬得萧景睿以为寝室里有鬼,不对,有gay,然后两个人一起静静地在图书馆长椅上肩靠肩歪了一夜。


结果第二天在食堂里,他们俩看见穆霓凰神情诡异地跟自己打了个招呼,坐在了对面。


“姐,你咋了?”


穆霓凰突然间幽幽地叹了一口气,惊起两人一身鸡皮疙瘩。


“豫津,景睿,我知道你们俩都是好孩子......”说着她推了推眼镜,一脸诚恳地望着他们,“穆青的高数又要挂了,你们知道么?”


“......哦。”


言豫津挥了挥手,拉着萧景睿就要走。


有的时候你看着别人被高数摧残得焦头烂额是一种消遣,但当你面对这样的人并且在他亲姐的重重威压下不给他讲懂就必死无疑的时候对不起那还是算了。


“站着别走。”


“......姐,你这么善解人意冰雪聪明伶牙俐齿为什么你自己不给他讲呢?你这么神通广大你咋不帮他作弊呢?”


穆霓凰呵呵一声冷笑:“小豫津啊,我现在有件事儿特别好奇。刚才你这一番话要是被你爹听到了,他老人家会怎么想啊。”


“可是我爹上大学的时候不也帮景琰哥他爹作过弊吗?”


“那好吧。”穆霓凰扒了一口饭,掏出手机,在他面前晃了晃。


“你们说——我要是把这张照片发到官网上再P上几个粉红桃心会发生什么事情?”


“卧槽姐你住手啊!!!???”


今天的言豫津和萧景睿一脸苦逼地去了穆青的大一宿舍。


【第三日】


梅长苏和萧景琰相处得十分融洽。


没有地盘引发的争吵,没有作息时间的不合,更没有气场不同触发的撕逼。


后来甚至朝着意料之外的方面发展了。


比如萧景琰知道了梅长苏的笔名叫苏哲,于是开始鬼使神差地叫他苏先生。


其实萧景琰在中二期的时候用过一个笔名,当时跟着他一起中二的是林殊。俩人一个叫靖王殿下一个叫赤焰少帅。


梅长苏OS:幸亏这种羞耻的事情他不会说,这不能是古装剧的画风,不能是......


言豫津回寝室的时候看见的是这样一幅景象:萧景琰和梅长苏面对面分别坐在两张床上,各自捧着一本书气定神闲地翻着。


凑过去一看,梅长苏手里砖头那么厚的书纯英文的,自己一个过了四六级的研究生愣是看不懂。这个世界怎么了?


他正恍惚着,又听见萧景琰微笑着抬起头问:“苏先生想吃什么外卖,我请?”


这个世界坏了。


【第四天】


谢天谢地今天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言豫津觉得之前的那三天大概都是自己的错觉。


【第五天】


就这样梅长苏心安理得地省掉了自己的饭费。


直到这一天晚上,萧景琰拿出了一个饭盒。梅长苏心里咯噔一下。


食盒通体白色,缀以一枝淡雅的水墨风梅花。


“今天我们换口味,苏先生来尝尝我妈做的点心吧。”


言豫津第一个从上铺窜了下来。萧景睿内心纠结了半天最终也没能抵过静姨手艺的诱惑,真诚地对梅长苏说:“苏兄,伯母做的点心特别好吃,你也来尝尝吧。”


梅长苏朝食盒里扫了一眼,清一色的,榛子酥。


很好,他今天肚子不太舒服。这是真的,他刚感觉到的。


“苏兄不喜欢吃榛子酥?这倒是跟林殊哥哥一样呢......”


言豫津心直口快,话要收回已经来不及了,偷偷敲了一眼萧景琰的神色,见他一时间有些发怔,顿时后悔了。当年林家举家出国的原因,言阙是知道的,他虽一向口风极紧,但这么多年来没少醉过酒,难免吐出些碎片,因而言豫津多多少少能猜到一些。


气氛有些尴尬,梅长苏此时作为一个外人,便看似随意地问:“林殊是谁?”


“没什么,只是以前一个很好的朋友。”萧景琰没有多解释,闷头吃他的榛子酥。


《《《


这天夜里,梅长苏面向墙壁假装睡熟,将这几天来发生的事一一回放,渐渐觉得有些不对劲的地方。


萧景琰虽然爱吃榛子酥,但也没有喜欢到专一的地步,他记得以前林静给萧景琰准备点心的时候,往往都有四五个花样,何以今日满食盒都是榛子酥?这倒更像是在针对什么了。


正当他疑惑着,另一张床铺上的萧景琰悉悉簌簌地裹着被子翻了个身。因为背对着,梅长苏不知道萧景琰是否转向了自己这一侧,只好僵着身子,不敢动弹。此刻忽然一个念头从黑暗中掠过,梅长苏一凛,抓住了今天的重点。


他不知不觉无声地笑了起来。


林殊啊林殊,莫非你忘了,萧景琰在说谎的时候,是从不敢看对方的眼睛的。


这就是为什么萧景琰今日说出“没什么,只是以前一个很好的朋友”时,仓皇低下头的原因。也是他先试图用轻松的语调一带而过,而尾音又变的那么滞重的原因。


对于言豫津和萧景睿来说,林殊的确只是萧景琰最好的朋友而已。作为一群孩子的老大,他对言豫津当初的懵懂程度有十足的把握。梅长苏也应该并不知情才对。那么萧景琰是在躲避谁呢?


因为萧景琰知道他是在面对着林殊,亲口承认萧景琰和林殊只是很好的朋友。林殊的玲珑心思是出了名的,一个“很好”可以做出无数种解释。萧景琰怕的是稍有不慎,就毁掉了与面前这个人的羁连。他曾放在心底,捂暖了这么多年的羁连。


原来这些天来唯一发生过的事情就是相互隐瞒。梅长苏咬牙切齿地想着,我们两个,都他妈的有病。


他转过身来,迎上了黑夜里萧景琰的眼睛。


【第六天】


言豫津依旧觉得什么都没有发生。所以他开开心心拉着景睿去打球了。


寝室里唯余下的两个人依旧翻着几天前的书。按照目前的速度,明天之前就能看完了。


梅长苏叹了口气,轻轻合上书:“说点什么吧,景琰。”


“我不想说什么。”过了一会儿萧景琰一字一顿地说,“你回来,就很好。”


梅长苏一怔:“你不问我究竟发生什么了吗?”


“我知道我爸做了什么,我也知道你回国是为了什么,当然更知道自己该做什么。”


萧景琰缓缓斟酌着说完,依然未收回他炽烈的目光,似乎在等待梅长苏的一个承诺。


于是梅长苏倾过身,给了他一个属于林殊的拥抱。


“你一直都说我耿直地像一头牛,所以有些事情我必须说出来才能痛快。”萧景琰伏在他耳边低低道,“林殊,是我的爱人。”


【第七天】


“黎纲你别替他挡着,蔺晨你个叛徒贼鸽子你给小爷滚出来接电话!”


整个楼道都能听到梅长苏的声音在咆哮,言豫津从实验室回来终于又觉得这个世界坏掉了。


亲爹,老天爷,把那个温文尔雅的苏兄还给人类啊!?


这时候他忽然特别想知道,几天来一直叫梅长苏苏先生的景琰哥现在还好吗?需不需要安慰一下他?


后来这个念头被他推门而入时看到的画面强行清洗了。


君不见,昔有室友温如玉,今朝自称本小爷。又不见......不行这视觉杀伤力太强,景琰哥你为啥躺床上装死啊!?


广告时间!


爱糖,爱靖苏。
爱净世破魔糖,不爱暴雨梨花刀。
不需要污金丸,也不需要情丝绕。
爱撩,就不污。
我们不是糖的搬运工,我们是糖的生产者。
靖苏百糖活动。
我们代表靖苏甜党,齁死你。
招募一起共建甜党伟大事业的太太们~文画MV不限!
拒绝一切假冒伪劣HE,拒绝发刀
糖党群号250258201 敲门砖:LOF的ID 入群要求有靖苏产出哟!

评论

热度(79)

  1. 贝加尔湖畔与喵哈。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