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加尔湖畔与喵

¥世界这么乱,装纯给谁看$

【靖苏短糖No.12】大梁模范夫夫之 夜话

糖分栗子酥:

*百糖靖苏第75天!高甜 一发完小短糖 勿考究!


*前文戳主页!依旧撒泼打滚求热度评论fofo啦!


*满足之前小天使点的床上情话梗!


大梁模范夫夫之 夜话


CP:萧景琰*梅长苏


清明将至,金陵城中各小吃店家都上了艾青青团,萧景琰不知从哪儿听说有人研究出了咸味馅儿的青团,自然是让长林殿中的小厨房去学来做给梅长苏吃。


梅长苏日日都服药,他说着不碍事,萧景琰却心疼得慌,总是想方设法地给他寻些小吃食来解解苦味。


这日晚上梅长苏喝了药,小厨房端上了一碟精致的青团,共有四种口味:玫瑰细沙、紫薯桂花、蛋黄肉松、还有荠菜馅儿的。梅长苏虽说从小是万般宠爱集一身的,可这些新奇馅儿还真没吃过,加上直到如今才放下心来和萧景琰一起过上好日子,兴致自然也和以往那些满腹心事的时光大不相同。因着好奇,他尝了一个蛋黄肉松馅儿的,直说好吃,又拿了两个别的味道尝了,本来还忍不住想去吃一个豆沙的,却被萧景琰捉住了手。


 


“不能再吃了,糯米的东西吃太多一会儿肚子该不舒服了。”


梅长苏悻悻的看了一眼碟子里色泽诱人的青团,一脸的遗憾,萧景琰赶紧在他嘴唇上啄了一下,拢了拢手臂把他搂紧些。


“你要爱吃,叫小厨房每天都做些给你和飞流当点心,可别一下贪吃把胃给吃坏了。”


 


这个时辰本是该就寝了的,可梅长苏好像是觉得有些胀了,睡不着,萧景琰便从背后把他抱着,慢慢给他揉着肚子,嘴唇贴在他鬓角有一下没一下地啄吻。


 


“景琰,”梅长苏看着窗外,四月里百花盛开即使在夜色里看不真切也能感受到那般醉人景色,“你记不记得我们小时候到了这时节,我犯春困,在课上总爱打瞌睡被景禹哥哥罚站,你就偷跑出来摘花儿来哄我高兴?”


 


“记得。”想起往事,萧景琰不觉就笑起来,“那哪里是罚站,分明是皇长兄知道你耐不住性子听那些老古文,找个罚站的由头让你出去透气。”


梅长苏也笑起来,轻轻握住萧景琰搂在他身前的手背。


“谁知道我们从小耿直老实的景琰竟然也会偷跑出来还乱摘花枝?”


“还不是因为你?”萧景琰声音里故意加进了一丝委屈,“你就站在那里,身边都绕着开得正好的花儿,粉粉绿绿的,衬得你跟仙人儿一样,我哪儿受得了和你隔那么老远摸不着亲不着的?”


“年纪越大越不害臊了!”身后那人气息就在他耳边,梅长苏红了耳根,捏了捏他掌心。


“和我自己的皇后,有什么好害臊的?”


梅长苏哼了一声,却禁不住眼底都是笑意。


“你说实话,是什么时候开始知道自己喜欢我的?你这头水牛,这事上倒还不算迟钝。”


“从小就在一起,读书骑马射箭吃饭都在一起,闯祸也在一起,仔细回忆起来,我都从来没想过没有你在身边是什么样子。”萧景琰收紧了手臂,把梅长苏整个人都箍在怀里,“一开始我只觉得想看见你,不小心碰到你的时候会有说不上的感觉,后来看到你和霓凰在一起练剑,心里特别别扭,只想把你藏起来,谁也不给看,只有我能看你抱你。”


 


“醋坛子。”梅长苏往后靠了靠,仰起头亲了一下萧景琰的下巴,“爱喝白水,还爱吃醋。”


“你尝尝,这头水牛酸不酸。”萧景琰捏起怀里人下巴,覆上他双唇来回舔吻,手掌抚着他后脑勺,吻得一片温柔深情。


梅长苏伸手覆上萧景琰心口,他的心跳在手心里感受得真切。


“原来这么晚才喜欢上我啊——”


“我啊…”


“可能从第一次看见你,就喜欢上你了。”


 


“瞎说,你第一次见到我的时候还是个小婴儿,哪里就能喜欢我了?”


“说不定是从上辈子开始就喜欢你了。”


 


梅长苏闭上眼睛,轻轻摩挲着萧景琰手指指节。 


“景琰…好喜欢你。”


困意上来,他有些迷糊地嘟囔了一句,被对方紧紧抱住细细密密地吻下来。


“宝贝,你从上辈子开始喜欢我,以后不管几辈子,都换我来守着你,每一个一百年,我都一定会来守着你。”


 


“宝贝,好喜欢你。”


 



 


--------------------------------------


爱糖,爱靖苏。
爱净世破魔糖,不爱暴雨梨花刀。
不需要污金丸,也不需要情丝绕。
爱撩,就不污。
我们不是糖的搬运工,我们是糖的生产者。
靖苏百糖活动。
我们代表靖苏甜党,齁死你。
招募一起共建甜党伟大事业的太太们~文画MV不限!
拒绝一切假冒伪劣HE,拒绝发刀
糖党群号250258201 敲门砖:LOF的ID 入群要求有靖苏产出哟!

评论

热度(2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