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加尔湖畔与喵

¥世界这么乱,装纯给谁看$

【靖苏】每天回家都看见苏先生在装死【百糖靖苏第六十三日】

弹剑谢桥:

萧景琰站在寝宫前吸了一口气。


厚重的宫门邀请似的向内滑开,殿内重重素白幔帐无风狂舞,几枝长明灯烛朱色光焰跃动,在他身后拉出莫测的黑影,映得墀下壁前皆是流溢血色。而当他回头时,宫门又在他身后阖上了,耳畔掠过一缕凉滑的风,温柔地替他理了理鬓边垂落的散发。


萧景琰慢慢把刚才那口气吐出来,冷静地把头转回去,差点撞上不知何时迫近眼前的一张青白的脸。他不动声色地向后退了一步,从横梁上挂下来的三丈白绫打量到那张脸上翻白的眼睛和努力吐出来的舌头,这才毫无诚意地惊叫了一声,步履平稳地又后退三步,睁眼说瞎话地捂着心口:“吓死我了。”


演技之拙劣让梅长苏的脸色又青了三分。


容貌俊秀的鬼魂从白绫套里解救了自己的脖子,又在脸上用力揉了揉,终于显得不再那么了无生气。他轻飘飘地打了个转落到地上,看也不看地哼了一声:“无趣。”


萧景琰发愁地看着他把白绫拽下来,仔仔细细地叠成了整齐的方块放到一边,似乎还想继续使用,在心里默默记上一笔。


以后再也不能给他烧这种东西了。


梅长苏自从被招魂回来之后,因为魂体十分虚弱,只能待在画满了符咒的殿内,见不得日光,除了萧景琰也碰不到任何人;与之对应的,也只有萧景琰能看见他。


梅长苏除了穷极无聊之外对身为鬼魂的生活适应良好,或许有些过分新奇了,自从收到过萧景琰烧给他的一套常服后还颇有兴致地催他多烧些衣裳过来。只是衣服总有尽时,每天换上三次后梅长苏很快便兴致缺缺地放弃以此自娱,并拒绝了陛下给他烧些书过来的建议——宫中多孤本,去寻人抄录来烧给他倒是无妨,烧了原版不免太过靡费。再往后梅宗主便寻得了新的玩耍方式,每日估摸着萧景琰快要来时便做出种种死状惊吓他一番。


起初自然是最普通的呕血而死,苦于只剩魂魄,实在无血可吐,前一日便撺掇着萧景琰给他烧些红烛,他便可将烛泪染在唇畔襟口;往后又叫萧景琰将他往日惯用的佩剑斜插在地,魂体换上一身盔甲往剑上一躺,假装被一剑穿胸;如此种种,不一而足。起初萧景琰也慌乱过三两次,只是随后便想起这人已经死得无可再死,便又是好气又是好笑地牵他起身,同他说些政事,又或者得了闲暇,便一页页翻书给他瞧。


或许是受他精血供养的缘故,梅长苏在他眼中一如以往,并非什么琉璃似的模样,倒是与常人一般无二。只梅长苏同他一道读书时,他因着贪看那人侧脸而读得慢些,梅长苏读得入神,自顾自伸手想去翻页,指尖却从书页中穿过,他才恍然惊觉,此刻陪在身边的是鬼非人。


梅长苏觉察了他异样的眼神,便晃晃悠悠地飘过来,靠在旁边大逆不道地戳一戳陛下的脸:“我的陛下,想什么呢?”他抬手的时候衣袖滑下来,便握着素白的衣袖稍稍皱了一回眉头,补充道:“这衣裳太素了,回头帮我烧一套颜色喜庆些的。”


陛下瞧他一眼,握住了那只微凉的手,凑在唇边沿着指尖吻了上去:“我看不必了。”他在小臂上咬了一口,又反复舔着被咬得泛红的那块皮肉,“先生便是不着寸缕,也一样好看。”



评论

热度(245)

  1. 贝加尔湖畔与喵春庭月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