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加尔湖畔与喵

¥世界这么乱,装纯给谁看$

【靖苏】归焰(八)

本宝宝突然发现之前的百糖靖苏活动竟然没有人来做系统的整理工作,作为一个专注的甜党(好像听到了反驳的声音╮(╯▽╰)╭)我决定来完成这项神圣的工作!嗯,,,反正放着暑假正有时间嘛~~~大家戳我的主页就可以找到活动当时的每一口糖哦❤

木以千肖:

百糖靖苏第五十二日。
蹭着活动更一发,前文走文章tag
不甜告诉我!我再加把糖!x





那人的声音低沉好听,在耳畔是怎样的缱绻温柔,细细梳理着他慌乱的情绪,一瞬间就安下了躁动了心。


他太累了,不然为何鼻腔里泛上酸楚,眼眶也不由自主的泛上温度,心脏都勾着后怕,让他忍不住就瑟缩起了脊背。


“长苏,先进去好么?”那人低低的声线夹杂着笑意,话虽说的妥协,手下力气却没有让半分,反而拥的更紧,周身都是人身上凌冽的鲜血味道。


他这才意识到是在外面,面上浮上温度匆匆推开了人,故作镇定的理了理衣襟,垂下的眼眸里啜着懊恼和羞赧,听着人更加放肆的笑意忍不住咬着后牙赌气一般的拂袖进了帐子。


那人步步相跟,只一刹就抓住了他宽袍大袖下的手腕,压在掌心里细细摩挲,那里灼起热烈的温度,刹那间流向四肢百骸,把他一颗心都填的满溢温情。


他不知道什么叫做喜欢,也不懂陪伴是怎样一个缱绻的词,可是只要这人在自己身边,就总会不由自主的期待未来。


却是肮脏的想法,萧景琰把他当兄弟,他却怀着这样旖旎的心态,他忍不住就挣了挣手腕,连带着心头温度也跟着低了下去。


萧景琰现在是天子,注定是光芒加冕的人,又岂是他一个已死之人可以染指的,他忍不住抽了手腕,心头情绪起起伏伏,经历生死之后总是不由得去想缥缈的未来,而现在也一样。


没了他的萧景琰一样会是一位明君,没了萧景琰的他也一样可以锦绣山河游个痛快。说到底他们之间本就没有依靠,可是他却偏偏可笑的动了心。


这个细小的动作却让萧景琰心头一阵焦躁怒火,舔舐着心肺,灼的他难受。究竟要怎样做这个人才能懂他心意?他有些抑制不住的舔了舔干涩的嘴唇,压抑不住的欲望,却终究存着几分顾虑害怕惊扰了那人。


于是只好压下,看着人坐在一边拥起炉火这才安心去处理政务,心头几分柔软的甜蜜快要冲出唇角。


而梅长苏此时也撑起头看着一边处理国事的萧景琰,微蹙起眉头,阳光盛满眼角的纹路,是一瞬间的天荒地老,他痴痴的看着,心头那一点细小的酸涩终于涨成汹涌的江海,卷着他的神经,模糊错乱了一切,再回神他的手指已经抵上人的眉间,细细的抚弄想要舒平痕迹。


指尖的温度如同酒酿,明知即将醉的模糊意识,却忍不住想要再饮几盏,于是进退皆不是,就停在人的眉间,混乱的视线对着他漆黑瞳孔深处那一点光芒,像是要记一辈子那样细碎刻在心里,虽然是蚀骨的疼痛,却也有温热血液暖起身子。


萧景琰一愣,随即了然的笑开来压着嗓音开了口:“乖,别闹。”


一句话说的缱绻温柔让他一愣,手指离了些距离,却始终不肯放下,脑袋里模糊成一片,引以为傲的思维在这一刻通通毁灭殆尽,于是他便沉溺在这一句温柔里,如同美好梦境一般,虚幻,却又不忍心伸手击碎。


一双手扣住他的指尖,比他的手掌大了一圈,也更温暖,沿着手背敲打上神经,让他瞬间回了神,意识到自己做了怎样的傻事,慌慌张张的就想抽出手,那人却死死的扣住,拉着它慢慢的从眉心划过鼻梁,到了嘴唇,最后那人的唇在他手背上几经缠绵烙上一个吻,烫的他瑟缩一下,几乎是不可思议的眼神盯着这人,妄图看出一点点的破绽。


然而什么也没有,那人的眼眸里满溢着温柔,丝毫不压抑的情意猝不及防的绕上他的身子,他晕晕乎乎的放松了身体,由着那人把他的手扣得更紧,然后压在案边,反复摩挲,带着安抚的味道,转而又开始处理政事。


近在咫尺的距离,呼吸可闻,他侧侧头便可以勾勒他眉梢眼角的轮廓,每一个细小的动作都尽收眼底。


他突然有了一个疯狂的想法,一旦他动了,那便是覆水难收的境界,却偏偏在这样的时候身体里那个叫林殊的灵魂醒了过来,扬着声线逼着他去赌一把。


他很想试试,哪怕真的是江湖陌路也好过进退两难。


于是他动了,带了几分决绝,倚着如鼓声的心跳。他此时是个战士,身着铠甲站在梅岭的焦土上,艰难的迈出那一步,前方究竟有什么他并不知晓,也不想知晓,他只管随着少年心性去靠近,也说不准就真的中了那微乎甚微的几率。


他靠上了他的肩头,胳膊犹豫再犹豫还是环上了他的腰肢,一个脆弱而又温柔的动作,足以把他所有的恐惧和爱意全都发散出来。他可以感受到那人身体微的颤抖,于是他也骤然绷紧了身体,脑海里已经不由自主的模拟着狂风暴雨。


那人突然压住他的肩头,手上动作又狠又快,另一只手飞快的圈上他的腰,死死的压上他的唇,反复的摩挲,他开口想要说些什么,却被人伸进唇里的舌头堵住,然后粗暴蛮狠的在他口腔里肆意舞动,细细扫过每一处,点起热烈火焰。


他无力的撑在人的肩头,顺从的接纳着这个不带一点温情的吻,甘之若饴。


一吻终了,他把额头抵在那人的肩上,神情一下子恍惚,仿佛是在梦里行走拥抱,美好的有些不切实际。


他微微弯起了唇角,抬起脸凑在人的嘴角落下一个轻巧的吻,接着倚着那人的身子,嗅着那一点温柔的味道,沉溺其中,缓缓瞌上了眼目。


而萧景琰此时拥着怀中人,难得的好心情。他渴望了这么久的人,渴望了这么久的事,终于得以实现。


而现在,梅长苏属于他了。他不必再为那人一个眼神而患得患失,也不必再去咬着牙看着他身边觊觎他的人,也不必担心他是否还有多少时日。


只要他们此时是相拥的,那未来也无甚可怕。


阳光正好,溢满在二人身体之间,留下长长的金色,璀璨耀眼。


恍惚间就是天长地久。


TBC.



————————————————————
爱糖,爱靖苏。
爱净世破魔糖,不爱暴雨梨花刀。
不需要污金丸,也不需要情丝绕。
爱撩,就不污。
我们不是糖的搬运工,我们是糖的生产者。
靖苏百糖活动。
我们代表靖苏甜党,齁死你。
招募一起共建甜党伟大事业的太太们~文画MV不限!
拒绝一切假冒伪劣HE,拒绝发刀
糖党群号250258201 敲门砖:LOF的ID 入群要求有靖苏产出哟!

评论

热度(80)

  1. 贝加尔湖畔与喵木以千肖 转载了此文字
    本宝宝突然发现之前的百糖靖苏活动竟然没有人来做系统的整理工作,作为一个专注的甜党(好像听到了反驳的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