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加尔湖畔与喵

¥世界这么乱,装纯给谁看$

【靖苏】愿我百岁无忧 05(百糖靖苏第45日)

少昊扶风:

*宗主和飞流互换心智梗


*前方单纯直白的宗主预警 腹黑飞流俏阁主预警


*就只想好好谈一场傻白甜的恋爱


*前文走tag


 


05


金陵城言侯爷府家的小侯爷最近似乎有点忙。


 


自战场回来后,萧景睿又抽空去了南楚,言小侯爷没人拉着一起四处闲逛,也就安分了许多。可是自陛下病愈开朝以后,他就好像突然找着了什么事,满金陵城的晃悠,进城出城好几次,还将全程的大夫都找到家里去了一趟。


 


虽然言小侯爷瞒的死死地闭门不见客,但是只要有心人探究,自然就能知道些什么,渐渐满京城就传遍了言小侯爷是藏了个人在家里,据说是言小侯爷的一位旧友,病的很是厉害,是以送到金陵城来求医。只是言小侯爷这欲盖弥彰的态度,又让人不免揣测起这个人的身份来。


 


一时间,言小侯爷家藏了个红颜知己、敌国郡主甚至私生孩子的故事传遍了金陵城,恰逢萧景睿从南楚回来,沈追与萧景睿素有旧交,与他接风时谈起这件事来,言豫津便一拍大腿,愁眉苦脸道:“哪是什么红颜知己!这人你们都认识,是苏兄啊!”


 


沈追一听这名字,便深深皱起了眉头。


 


梅长苏这个人,当年还在金陵时沈追便与之相交过,很是拜服,只是后来大梁危机骤起,他披甲从戎,大败大渝军队,却永远留在了北境战场上。噩耗传来沈追与蔡荃并同当年几个故友还很是追思伤感了一回,乍听这人还活着,还就住在言候府上,着实让他有些不可思议。


 


言豫津看沈追难以置信地样子,便凑近他耳边压低声音道:“说起来这事当真是棘手,当日苏兄在北境战场上侥幸活了下来,但是伤的极重,几乎救不活了,后来便被江左盟的人带走了。这一年他在江左养病,身体每况愈下,江左盟的人才迫不得已将他送到金陵来,看看京城能不能找到能医治他的大夫。”他眉目似是万分愁苦,带了几分忧虑:“可是近日我遍觅京中名医,也没有能治的,眼看就是不太好了。”


 


沈追一听便有些着急:“既然如此,为什么不早些送到京城来?”


 


言豫津叹口气:“苏兄不知道自己得不得活,且当时阵亡将士已将他算在内了,他无心功名,觉得回不回京也无甚意义,还想着就此病亡江左也无妨。只是他的属下实在不愿放弃希望,才在这时将人送了过来。”说着便红了眼眶,有几分动情地道:“当年苏兄亦与我交好,如今亲眼见他朝不保夕……实在是……”


 


萧景睿安抚地拍拍他,回头向沈追道:“沈大人当年也是与苏兄交好的文官,如今可要去看上一看?”


 


于是当晚沈追便邀了蔡荃一同夜访言候府探望,回来时彼此脸色都有些不太好的样子。


 


蔡荃是个直性子,第二日早朝便上了个折子,朝中大臣或多或少还记得这个当年隐藏在京城风云之中,后又殒命战场的人,当朝便议论纷纷,嘈杂吵闹了起来。


 


萧景琰似是也有惊讶:“既然苏先生还活着,那朕改日便派太医去他府上,再另行议定军功。”


 


蔡荃却摇了摇头,肃穆道:“微臣以为,苏先生现在病情实在危重,倘若朝廷不予以重视保全,只怕寒了千万征战将士之心,微臣听闻宫中有昆仑灵草一株,能生死人肉白骨之效……”


 


他话还没说完,大梁新帝便堪堪打断:“沈卿所言甚是,这株灵草虽无传闻奇效,但也的确是难得的灵药,许对苏先生病情有所帮助,朕这便下令迎苏先生进宫,着太医好好医治。”


 


蔡荃一愣,还想说些什么,却不妨蒙挚已经洪声应道:“陛下体恤将士,实乃我军之福。”一时殿下大臣纷纷应和,他还想说些什么,却被身边的沈追扯了扯衣袖,向他比了个高深莫测的笑容来:“事已达成,其他的就不要管了。”


 


是日言豫津下了朝,连眉眼都是带着笑的,一进府便高声嚷嚷道:“飞流!飞流你在哪快出来!事成啦!”他兴冲冲地到处找飞流,冷不防差点撞上了拐角处的萧景琰,连说话都磕巴了起来:“陛……陛下,您什么时候来的。”


 


飞流懒懒靠在柱子边搭了一句:“就在你前面些许。我教你的话可还有用?”


 


言豫津一提起这个就兴奋地很,眉飞色舞道:“蔡大人果然今天就上了个折子,我就怕他不提灵草这事呢,看来沈大人果真同他讲了!”


 


言豫津还要再说什么,被飞流一把拉到旁边捂了嘴:“沈追是国戚,跟宫中来往甚密有什么不知道的。”言豫津被他捂得哼哼唧唧说不出话来,却见飞流又看着萧景琰朝西厢努努嘴:“人在那儿呢,去吧。”


 


萧景琰点点头便走了,被捂着嘴喘不过气来的言小侯爷分明觉得陛下的脚步都快了几分,而自己,大约是快要被这武力超凡的少年给闷死在这儿了。


 


萧景琰一跨进屋就看到床上的被子裹成一团拱在那里,他有些好笑地去把人从被子里扒开,却看到眼前的人脸色惨白纹丝不动,丝毫没有反应。


 


他即刻就慌了神,连指尖都颤抖了起来,一口气压在心口,手却僵在那里不敢碰,就那么一霎那的时间,连眼框都红了。


 


却不妨怀里的人倏忽睁开双眼,亮晶晶的眸子闪着光,邀功似得道:“景琰!我装的!好不好!”


 


萧景琰只觉得从地狱天堂走了一遭,心脏重如擂鼓般地剧烈跳动着,半晌都没有缓过气来。


 


梅长苏终于发现萧景琰的不同寻常,有些忐忑地往被子里缩了缩:“……景琰。”


 


萧景琰猛地将他揽进怀里,隔着衣物感觉到这人还在跳动的心脏,才觉得指尖的温度慢慢的回升了过来。


 


那一瞬间他感觉仿佛这个人又要离他远去,仿佛十四年火光弥漫的梅岭,一年前战火纷飞的北境。萧景琰从未亲眼看着梅长苏死去,这个场景却变成了他心头的噩梦,很早就埋藏在灵魂的最深处,幻化了千百种模样。


 


萧景琰心底藏了一个妖魔,让他日夜恐惧梅长苏的离去。


 


梅长苏在他怀里拱了拱,露出一个头来,他摸摸萧景琰微红的眼眶和依旧在微微颤抖的身体,将脸贴在了他的脸颊上轻轻蹭了蹭。


 


“景琰,不要怕。”


 


他好像奇迹般的明白了萧景琰在惧怕什么,就这样神色温柔地一遍遍安抚着他。


 


“景琰,我在。”


 


“景琰,我在。”


 


“景琰,我在。”


 


……


 


梅长苏无论何种境况都明白萧景琰在害怕什么,因为他心心念念日夜梦靥的,也正是害怕再也见不到想见的人。


 


一梦浮生三十年,梦醒犹是旧时节。


 


你回来了,而我还在这里。


 




 


TBC


 


——————————————————————


 


【广告时间】


爱糖,爱靖苏


爱净世破魔糖,不爱暴雨梨花刀


不需要污金丸,也不需要青丝绕


爱撩,就不污


我们不是糖的搬运工,我们是糖的生产者


靖苏百糖活动


我们代表靖苏甜党,齁死你


招募一起共建甜党伟大事业的太太们~文画MV不限!


拒绝一切假冒伪劣HE,拒绝发刀


糖党群号250258201 敲门砖:LOF的ID


入群要求有靖苏产出哦~

评论

热度(3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