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加尔湖畔与喵

¥世界这么乱,装纯给谁看$

尽相思小甜饼【百糖靖苏活动第39日】

欲同行:

是的,是我,就是那个写洒扫日的清奇作者。


不废话,里面有一小丢私设。


详情看我主页。


一身花衣?


袍泽之情?


你们懂了吗?


 之前有人留言想要多看飞流和蔺晨打闹,嘿嘿嘿,我是最有良心的作者。


----------------------------------------------------------------------------


 


 


萧景琰在天命之年的时候,把皇位传给了萧庭生。


在江南水乡间买了套三进三出的宅子。


梅长苏一开始并不同意买这么大的宅子。


因为用不着,就他和景琰是常住,开始飞流也住了一阵,可是到后来,就被蔺晨拐去天南地北的游玩去了。


 


 


想起那日典礼,梅长苏依然想要发笑。


飞流被宫羽硬生生套了一套大红喜服,虽然没有给飞流按照寻常嫁娶之礼隆重的装扮,但也还是买了个新的头冠。


更衬得少年肤白。


 


 


梅长苏作为飞流的哥哥,飞流又自幼丧了双亲,这高堂之位,自然是由梅长苏来担任。


蔺老阁主并没有来参加儿子的典礼,只是捎来了一盒膏脂,蔺晨拿到东西的时候,梅长苏恰巧也在场。


梅长苏只是说了一句“诶呀呀,真是知子莫若父啊!”然后就回房了。


那天例行的补药,梅长苏喝的呲牙咧嘴,暗骂蔺晨小气。


 


萧景琰的身份就比较尴尬了。


要说作高堂之位,这飞流和蔺晨都跟他打不着八竿子关系,但是吧,梅长苏确确是萧景琰的爱侣了。


梅长苏也跟萧景琰商量这件事来这,然后,水牛只是不发一言,没消一会儿一壶水酒喝了个尽光。


 


梅长苏知道这人不在床上的时候,面皮都薄,也没再与他议论这件事。


 


然后等蔺晨拉着飞流准备拜堂的时候,蔺晨是傻了眼。


萧景琰面不改色心不跳的坐在高堂之位上,顺便还搂着因为这典礼操心好几天睡眠不足的梅长苏。


 


重要的是,两人居然穿了同一色系的衣服。


 


今天是谁的日子啊!


蔺晨在心中怒吼。


 


但是呢,看着一脸雀跃的飞流,蔺晨决定,这笔账还是以后再算。


 


“一拜天地”


虔诚的祁拜以后的日子会顺顺利利。


飞流悄悄的瞥了一眼蔺晨,然后又一本正经的在看地了。


“二拜高堂”


怎么就拜了萧景琰呢?


蔺晨在躬身拜下去的时候依然在想这个问题。


“对拜”


因为性别特殊的缘故,黎刚非常善解人意的改了称呼。


虽然吧,有点拗口。


蔺晨拉着飞流对拜了下。


 


“送入洞房!”


素来沉稳的黎刚的声音也带了几分调笑。


 


宫羽在一旁浅浅的吟唱着新婚庆祝之曲。 


 


 


 


当然洞房之事,这里就不便说明了。


蔺晨是如何一把好手的下了催情药啦,


如何哄着飞流喝了合欢酒,下了催情药的合欢酒。


如何撬开了飞流的嘴,如何舔尽了内里的最后一滴酒啦。


如何轻吻着飞流的白嫩耳垂啦。


如何在肩窝处烙下印记啦。


如何抹了软膏啊。


如何塞了葡萄在那个隐秘的地方啦。


 


这些,自然是没有直接让梅长苏这个听墙根的听见。


但是,第二天飞流拒绝吃葡萄,穿着蔺晨的外袍跑出来的时候。


 


 


萧景琰在这件事上出乎意料的居然在心里默默的赞叹了下蔺晨


干得漂亮。


 


 


默默的看着梅长苏,清心寡欲,一壶武夷茶,喝的那叫一个高洁优雅。


 


 


却撩拨的人欲火更甚。


 


 


脸上的痕迹早已定格在从前,只是那双眼,多了几分流光溢彩。


 


萧景琰还记得第一次上战场,他拼死救下林殊,被人匆匆送回了帐子后。


就任人摆弄了。


 


上了药,萧景琰下意识的回头看,他看到小殊站在一圈人的最外围,眼里满是焦急,萧景琰觉得他怕是吓坏了,那样的一动不动的死死看着自己。


然后一些人来了又走,小殊像是雕像一样 站在那里。


 


 


直到一碗药被塞进林殊手中,大夫叫他去喂药。


 


萧景琰看着那人一步步走过来,药汁可真苦啊,可是他怎么就那么爽快的喝完了呢?


 


要是可以慢一点,那么是不是就可以多享受一点这样的时光?


 


药里加了安神的药材,萧景琰没一会儿就睡了。


 


 


林殊握住萧景琰的手,那手上还有一道不浅的伤痕。


 


是他的债,他欠他的。


 


 


林殊把火盆移到了离床边不远的地方,没有放太近是因为那药里有一味药会至渴,景琰好不容易睡一觉,还是少叫他醒来为好。


 


 


萧景琰是被白粥的香气唤醒的,林殊发觉他醒了,急忙问他哪里不舒服,要不要叫大夫。


萧景琰却摸了摸林殊的脸,脸上的血污都来不及擦掉也不怕损了这帅气俊朗的美名?


 


林殊拍掉了他的手,动作很轻。


萧景琰却还是哎呦哎呦的叫唤两声。


 


 


然后林殊端来了白粥,萧景琰这才注意到林殊身上披着的是他的外袍。


萧景琰转了转头,掩盖了下自己的害羞。


借过白粥,也不吃,只看着林殊。


林殊一把夺过了碗,睁大了眼睛,说不吃他就自己吃掉绝不给萧景琰留一口。


 


结果白粥还是全数进了萧景琰的肚子。


 


后来萧景琰拉着林殊进了被窝就是另一回事了。


 


萧景琰要到了自己要的答案。


原是不想打搅自己睡觉,夜风又阴凉,只好披了自己衣服。


末了,萧景琰又来了一句,旁边也有薄毯啊,绝对比外衣厚实。


 


然后他听见林殊在自己耳畔小声的说“因为上面有你的味道啊。”


 


 


 


 


就像现在,武夷茶被他尽数卷入口中。


沾染了那人口腔里甜腻的味道。


 


“景琰你惯会欺负我,不理你了!”梅长苏红了脸,脚步匆匆的打算回屋。


 


不曾想,被衣角绊住,正当梅长苏打算给自己迅速变朵大花接住自己的时候(这里是私设,梅长苏又凭空变出花朵的能力,具体内容在我的文里,《尽相思》),萧景琰一把把他搂进怀里。


 


 


直接抱回了房。


 


 


白水在壶里烧的滚沸。


 


 


 


“萧景琰,你也不害臊啊,白日宣,唔,唔……”


梅长苏直到那天半夜也没能说出那个“淫”字来。


 


 


 


然后,萧景琰顺理成章的给昏昏沉沉的梅长苏套上了自己的外衣。


 


心满意足。


 


 


这并不代表梅长苏就很满意。


梅长苏不知道这人又发了什么颠!


 


 


于是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梅长苏提了一个灯笼拉着萧景琰去看昙花开放。


 


略略靠近了萧景琰,感到腰间被一双大手搂住。


 


花藤自萧景琰脚上,一直长到萧景琰的肩头。


 


牢牢实实盖了萧景琰一身。


 


 


 


 


第二天,黎刚采买了食材送进宅子,看见了——萧景琰身上满是花朵。


 


 


倒是像是穿了一层花衣一样。


 


 


 


 


梅长苏笑的眼泪都快出来,萧景琰,你以后再敢动我你试试!


 


 


 


 


 


岂曰无衣?与子同袍。王于兴师,修我戈矛,与子同仇。


岂曰无衣?与子同泽。王于兴师,修我矛戟,与子偕作。


岂曰无衣?与子同裳。王于兴师,修我甲兵,与子偕行。


 


 


 


 


梅长苏松散的发间被插上了一朵红梅。


 


 


 


来往纠纷,不过是,为了尽一尽相思罢了。


 


 


舍不下你,断不了情。


 


 


感受你的温度,沉浸你的气味。


 


阳光正好。


【广告时间】
爱糖,爱靖苏。
爱净世破魔糖,不爱暴雨梨花刀。
不需要污金丸,也不需要情丝绕。
爱撩,就不污。
我们不是糖的搬运工,我们是糖的生产者。
靖苏百糖活动。
我们代表靖苏甜党,齁死你。
招募一起共建甜党伟大事业的太太们~文画MV不限!
拒绝一切假冒伪劣HE,拒绝发刀
糖党群号250258201 敲门砖:LOF的ID 入群要求有靖苏产出哟!


 

评论

热度(71)

  1. 贝加尔湖畔与喵欲同行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