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加尔湖畔与喵

¥世界这么乱,装纯给谁看$

【百糖靖苏活动第二十四日】床头床尾

我意外发现之前的百糖靖苏活动竟然没有人来做系统的整理工作,作为一个专注的甜党(好像听到了反驳的声音╮(╯▽╰)╭)我决定来完成这项神圣的工作!嗯,,,反正放着暑假正有时间嘛~~~大家戳我的主页就可以找到活动当时的每一口糖哦❤

南维安。:

Title:床头床尾



几点说明:
1.现代AU,总裁x调酒师,调酒什么的都不懂,来自百科,私设多如狗
2.全都是胡编乱造,我已经凌乱,脑洞奇葩
3.题目来自陈奕迅同名歌曲,《床头床尾》
4.在外地没电脑,手机客户端莫计较排版






#1.
       夜已深,江左酒吧一如既往的红火。


       萧景琰推开门,幽暗的灯光和适宜的布局将气氛烘托得恰当好处,红男绿女,觥筹交错,闲言低语,倒显得有几分挑逗。


       萧景琰扫视一周,不乏自己的员工在此,可他并没找到自己想要找的人,走到吧台,飞流在尝试着自己切柠檬,旁边是一排已经调制好的鸡尾酒,动作认真而细致。


       萧景琰轻轻地敲了敲桌子,“飞流。”


       飞流停下手中的动作,抬起头,“水牛。”


       “苏先生呢?”


       “里面,房间。”飞流努努嘴,继续手上的动作, 把柠檬直切成八面新月形,再横刀切成半月形,小心翼翼地挂在杯边,而后兴高采烈地把酒递给萧景琰,一副讨表扬的模样,甚是可爱。


       萧景琰见状勾起了嘴角,也不吝惜只言片语,“不错,”顿了顿,又学着梅长苏的语气来了句,“我们的飞流最棒了。”


       飞流高高兴兴地把酒杯再往萧景琰跟前递了递,见他含笑接过又继续心满意足地捣弄柠檬去了。


       端着酒进了隔间,梅长苏正端详着几瓶洋酒,旁边黎纲和甄平正讨论着什么,见到萧景琰倒是都闭上了嘴,毕恭毕敬地喊了声萧总。


       萧景琰点点头,算是回应,“长苏。”


       梅长苏眼都没抬一下,开了瓶威士忌倒进装了冰块的玻璃杯,晃了晃,仰头就喝下,光影交错间,萧景琰把视线投在他上下滚动的喉结,兀自失神。


       待到一杯下肚,梅长苏才悠悠地回了句“萧总”,又交待黎纲把酒给前台的飞流,就打发走了。转头看萧景琰,还在那直直地盯着自己。


       梅长苏觉得好笑,走过去虚晃一下手,“景琰,你最近怎么老这么盯着我看。”又留意到他手上的蓝色妖姬,“飞流给你的?”


       萧景琰才回过神来,嗯了一声,“进来的时候刚好看到他在弄,我还夸了他一句。”


       梅长苏点点头,“是不错,飞流最近是越来越长进了,这酒也配得上你。不过,你这头水牛,给你再怎么好的酒你也不懂品尝。”说着就把他手里的酒拿走了,“怎么今晚这么早过来了,还以为你会晚点。”


       “想见你就来了。”


       梅长苏没再接话,也不敢望他,水牛平时十足十的耿直,说情话也是如此,直接得很,一双鹿眼就这么望着你,说深情也不为过,好不害臊。




#2.
       “景睿,不是我说,我一开始认识梅长苏他可不是这个样的,现在倒觉得……”


       “瞎说的什么,我看苏老板倒没什么,不是像往常一样吗?早上咖啡馆晚上去酒吧。”


       “哎呀萧大公子,你是傻还是蠢?算了算了,今天言大公子我开心,给你点提示,我们的萧总。”


       “萧总?你是说景琰?景琰和苏先生……有怎么吗?”


       “你没救了!”言豫津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萧景睿,你的智商是被吃了吗?”又忽然的压低声音,“上次我看见,萧总在酒吧外面等梅长苏,苏老板可是一脸笑意的呢,萧总也是!”


       “整个公司谁不知道萧总和苏老板关系好,这能有什么?”


       “……没事,我就是想跟你安利萧景琰x梅长苏这对cp。”话已至此,言豫津只是极为怨念地望了他一眼,顺手推开隔间的门,“萧景睿啊,真不是我说,我看萧总和苏老板……萧总您好。”


       后半句硬生生给憋回去,言豫津感觉自己搬了块石头往自己脚上砸,打开门就看见萧景琰和梅长苏坐一块儿,飞流坐在他俩对面,正学着怎么开瓶。


       言大公子莫名有种掩耳盗铃的心虚,但依旧梗着脖子道了句,“苏老板好。”


       站在身后的景睿一脸“我就说吧”的神情,自如地向两人打招呼。萧景琰点点头示意他俩进屋,“你们刚刚在聊什么?”


       “……”言豫津的脸色相当难看,景睿径自摇头,“我也没搞懂他想说什么,萧总您别介意,他就这样。”


       萧景琰扫了他们一眼,看到景睿一脸坦诚的样子,也没再多问,梅长苏似笑非笑地看了一眼豫津,也不知道是不是听到了什么。


       言豫津觉得自己的脸色相当不好看,最后是把注意力摆在了飞流身上,“嘿,小飞流,你这可是学得有模有样嘛。苏老板,你也教教我啊,花式调酒什么的好帅啊,以后也方便我去泡妞露一手啊。”


       “教你?就你这脾气,什么都学不成吧?还指意有姑娘看上你呢。”景睿调侃道。


       “萧大公子你可别小瞧我呀,哎,苏老板,你不肯教我,飞流教我总可以吧?”


       “那你得问飞流。”前头说完,后头飞流就出彩地做了个开瓶。言豫津还没来得及插话,就听到了萧景琰低沉的笑声,“很棒,飞流,可以跟你苏哥哥比了。”


       言豫津: ( ´艸`) ?!?!?
       萧景睿:……(゜ロ゜) ???


       飞流一脸喜色,又看向梅长苏,梅长苏笑着夸了他一番,飞流就乐滋滋地把酒瓶和瓶嘴递给了言豫津。


       “飞流,你这是?”


       “教你,开瓶。”


       言豫津傻了眼,“你说什么?”


       “哎,豫津,你刚刚嚷嚷着要学,现在飞流教你,你怎么傻愣起来了?”萧景琰道。


       “萧总?!”


       人说萧氏集团副总裁萧景琰向来不苟言笑做事有条不紊,甚是一板一眼,年轻得很但说话却总让人觉得疏远,但现在,如果没猜错,萧总是在调侃他?


       言豫津惊得瞪大眼,一脸不可置信和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的惨烈。


       这时蔺晨喊着“小飞流你的蔺晨哥哥来了”就进屋了,惊得飞流把手里的东西往言豫津怀里一塞就往梅长苏那边躲,梅长苏笑,“蔺大主任来了,飞流可不想见你。”


       “一个两个都是没良心的,”蔺晨也不在意,径自就去酒柜里挑了支上好的朗姆酒,“哎,长苏,酒还是你这儿的好,啧啧这支酒你哪里弄回来的?送我几支当医药费好了,顺便把小飞流也送我。”


       “我不要!”


       “小东西哪里轮得到你说话。哟,这是,言豫津先生和萧景睿先生吧,久仰久仰。”


       “啊,蔺先生是吧?初次见面,你好。”景睿倒是先反应过来,“豫津,你干嘛呢?”


       梅长苏“噗”地笑出声,边笑边拍一旁萧景琰的肩膀,“景琰啊,你看你,开个玩笑还把人家豫津吓懵了。”


       豫津这才反应过来,哭丧着脸,“不跟你们玩了,你们就会欺负我。”


       所有人都笑开了,连飞流都插了句,“豫津哥哥,笨。”




#3.
       不过是一场简单的聚会,梅长苏约了几个人,人陆陆续续地到齐,梅长苏和萧景琰熟,萧景琰把沈追和蔡荃叫来,本以为人这就齐了,没想到连蒙挚也来了。


       “苏老板,虽然我知道你学富五车才高八斗,但我万万没想到,你竟然认识集团的那么多人啊。”豫津一脸好奇,“苏老板你可真神通广大。”


       “我的咖啡馆和酒吧都离你们公司近,你们的员工也爱在我这呆会,一段时间下来,有什么人,什么言论,自然就知道了。蒙挚,沈追和蔡荃,之前可是天天跑到我这吐苦水的。”梅长苏给他们斟好酒,不急不缓的解释道。


       “可不是嘛,也就只有苏老板懂我们的苦衷了,之前集团的风气啊,唉,景睿和豫津那会还没进公司呢,那会儿比现在差多了,”蔡荃说话从不拐弯抹角,“那个萧景宣萧景桓啊,唉,多得有现在的萧景琰,不然……”


       话还没说完,就被沈追打断了,“老蔡啊,你这话就不能说小心点?那两人现在还有谁敢提?也就你敢,悠着点。”


       “在座的都是熟人了,是工作上的得力助手,私下往来也多,话说直点也没什么,长苏也帮过你们不少,没那么多顾忌的。”萧景琰呷了口酒,神情不如平日里严肃,放松得很,西装外套老早脱了,袖子挽在手臂上,多了几分懒散。


       “老蔡,也就只有萧总能忍得了你这性子。”


       “萧总和苏老板还没说什么呢,你训我干嘛呢。”


       “都消消气。飞流,叫甄平拿点糕点来,还有蔺晨,你那么闲,去帮帮黎纲他们,别把我的酒都喝完了。”


       “嗨,你这小子,我捡了你一命你就这么报答你爸爸的?啊?把我当什么使啊?谁不知道萧氏集团半个公司的妹子爱来你这?我可不去挡你和萧总的迷妹啊。”


       “没叫你挡,凭你那个杀马特的发型就能让不少人走了,好让黎纲甄平他们歇会。”


       “……我去吧。”说着萧景琰就要起身。


       “别别别,服了你们,我去,我去行了吧?萧副总裁你到外面露个脸,梅长苏这店估计第二天就挤爆了。还说请我喝酒呢就这待遇,一个比一个没良心。”


       梅长苏笑笑,拍了拍景琰的手背,示意他坐下,打发走飞流和蔺晨,剩下的除了梅长苏都是公司的人,话一下子就说开了。


       “哎,那个萧景宣和萧景桓,我进公司前也听过这事儿,还上了报纸,萧景宣不是被调去分公司挂了个闲职吗?萧景桓呢?”


       “萧景桓?受不了打击自杀了。”蒙挚答道。


       “啊,就这么自杀了?”


       “不然呢?”蒙挚一口气喝完杯中酒,“他想来心高气傲,做事也恶毒,一下子从巅峰跌到谷底,自然受不了了,再加上萧景宣那事他也插了一手,还有他的助理秦般若,跟夏江有联系,送他上法庭也是再无翻身之地,估计就这么自行了断了吧。”


       “那夏江呢,不是说他哪边都不沾吗?之前听我父亲说,夏江和萧景宣的助手谢玉有联系?”


       “豫津,你问那么多干嘛呢?”景睿皱了皱眉。


       “哎,我只是想了解一下嘛。你别难过,虽然谢玉对于有养育之恩,但你母亲倒是很早就抽身了啊。”豫津不好意思地挠挠头,“我爸也不肯跟我说,好不容易歹到个机会。”


       “夏江和谢玉,把一桩自己两人的贿赂诋毁到林氏集团总裁林燮身上,污蔑他试图把萧氏集团的财产吞并,当时我的大哥,和林燮叔叔走得近,两家集团的诸多往来都是他负责的,这是也怪到他头上。当时两家集团交往甚密,我父亲和林燮叔叔也是称兄道弟的,谁想到我父亲真的听信了,直接把林燮叔叔送进监狱,还没开庭,林燮叔叔就死了,晋阳姑母受不了,也跟着去了。”萧景琰一字一句,咬字清楚,语毕竟没一人回应。萧景琰偏头,只见梅长苏神色安然自若,仿佛与自己无关。


       萧景琰没有再说下去,那一场不见血的厮杀,差点让他失去了林殊,整整十二年,他冷眼看着他的兄弟为了继承集团弄得头破血流,也经受那些闲言碎语,倔强而卑微地反抗。


       “谁知道谢玉干了那么多肮脏事?还有莅阳小姐,也是忍了那么久,最后硬是带着景睿闯了出来。现在那个萧选,也就是挂个名罢了,估计没多久,这总裁就换上景琰了。”蒙挚端着就感慨起来。


       “唉,这些事,说句不好听的,谁他妈知道会来这么一出?”蔡荃叹了口气,酒劲开始上头了。


       “蔡兄,看破不说破啊。”梅长苏微笑着举起酒杯,“别提这些事儿了,聊些开心的,来,我敬大家一杯。”


       大家正准备碰杯,一只手就把梅长苏的酒抽走了。


       “长苏,蔺晨说了,现在你的身体还不能多喝酒,你今天已经喝了很多了。”


       又是那一板一眼的语气,相当严肃,不容置疑。


       “景琰,多一杯而已。”


       “不行。”


       “景琰。”


       “不可以,没得商量。”萧景琰转头,率先碰了碰沈追的酒杯,“来,我先敬你们,”说着仰头就是一杯,“这杯,我替长苏敬你们。”语毕,又是一杯。


       “哈,真是没想到,萧总如此关照苏老板啊。”沈追率先反应过来。


       梅长苏无奈,拍了拍他的大腿,“现在他是什么都不让我做了,那句话怎么说来着,十指不沾阳春水,一点也不夸张。”


       众人大笑,蒙挚又替人斟上酒,唯独没给梅长苏斟上,“长苏啊,不是我肘子往外拐,我是怕萧总日后不给我好日子过。”


       “蒙挚你什么话呢?再说下去估计萧总就要给你脸色了。话说回来,最近公司招的新人,唉,我也是一个头两个大,都放了些什么人进来?什么都不会干!上回一个小姑娘,电脑死机了,记得跟什么似的。”蔡荃转头就换了个话题。


       “蔡兄,苏老板叫你提高兴的事,你倒是十句话九句不离工作。毕竟是新来的,经验总得慢慢积累,哪里急得来,我跟豫津刚来的时候,还不照样被你骂得跟个什么似的?”景睿开玩笑道。


       “不就是,当时蔡兄把我骂得可惨啦!”豫津狠狠地喝了口酒,就开始吐苦水,说当时蔡荃是如何如何摧残他,声泪俱下,一幅“我巨委屈”的样子,好不欢乐,沈追听得哈哈大笑,连衬衫的纽扣都撑破了,蔡荃黑着张脸,阴晴不定。


       “好了好了,蔡兄也不是故意针对你,估计以后公司新进的人都要给蔡兄调教一下,豫津你也别气,你看你现在,不也做得不错吗?”最后是梅长苏安抚了一句,惹得景睿和豫津思考起蔡荃的种种,又不禁感慨蔡荃的确是严师出高徒,蔡荃的脸色才好看点。最后还是萧景琰出言安抚,这事就算过去了。


       桌上空酒瓶越来越多,大家也越发谈得开,一下子就没什么拘束,萧景琰和梅长苏偶尔也开一两句玩笑。沈追刚吐槽完公司如何如何,就轮到蒙挚拍着桌子咆哮他各种难处,言豫津嘴巴也不闲着,突然来一句语不惊人死不休的话。梅长苏趁着大家放松,偷偷地就想摸杯酒来喝,还没端起酒杯,就被萧景琰制止,一脸责备。梅长苏也耍起脾气,硬是要喝,萧景琰就是不让,两人大眼瞪小眼还是萧景琰屈服了,两人又是遭一番哄笑。


       “梅长苏,你这人,有没有一丁点儿给你主治医生报恩的心思?把好酒全都喝完啦?”正当大家有了离席之意时,蔺晨又不知从哪冒了出来,声讨起梅长苏的没良心。


       “蔺晨,酒可不是白喝的啊。”萧景琰回了句。


       “好啊,当初你们俩来求我,现在倒是来欺负回我是吧?行行行,我也没眼看你们俩,爱咋咋啊,我就带着飞流走了。”


       “飞流是苏哥哥的!”飞流硬是在蔺晨身后冒了出来,惹得一阵笑。虽是与这位听闻许久的医生不熟,也觉得忍俊不禁。


       “小飞流,你还跟着他俩欺负你蔺晨哥哥是吧?好,我走,我走。”说罢就抬脚就走。


       蔺晨步子还没抬出去,就被梅长苏叫了回来,“我叫黎纲准备的那些酒还不够?”


       “蔺晨,我只是担心……”萧景琰话还没说完,就被蔺晨打断了。


       “行了行了,我还不知道你们两个?梅长苏身体好着呢,我当医生的还没急,你们急啥?”


       萧景琰急急地补问,“那……”


       “放心吧萧总,梅长苏是你的人,只要你陪着他,一起活到80岁不是问题,”说着就往萧景琰手里塞了点什么,还郑重地拍了几下,“萧总,接下来就自己看着办。”


       大家被蔺晨这么一弄搞得不明所以然,还没来得及问,就被蔺晨招呼着送客了,又客套了一番,隔间里只剩下萧景琰和梅长苏两个人了。


       隔间外,言豫津一脸好奇地问蔺晨把什么给了萧景琰,蒙挚也一脸好奇地凑了过来。


       “情丝绕啊。”蔺晨回答得煞有其事。


       “什么东西?情丝绕?”


       蔺晨斟酌了一下,“这么说,你们的长苏,阴气重,要借景琰的阳气好好补补。”


       两人思索了会,好像也的确是这么回事,蒙挚一脸佩服,“不愧是蔺晨医生啊,你怎么什么都知道?”


       “你想知道为什么?”


       两人点头。


       “重新考去琅琊大学医学部,我包你什么都知道。”蔺晨语重心长地拍拍两人的肩膀,潇洒地走了。




#4.
       萧景琰帮忙把东西收拾好,就跟黎纲他们打了招呼,带着梅长苏从酒吧后门走了,两人喝了酒,索性就把车扔下,沿江边走路回家。


       两人在一起已经有一年多了,牵手,亲吻,压马路,情侣间该做的都做过了,没羞没臊的也做了,老公哥哥也喊过了。大风大浪之后,梅长苏依旧能和他安稳地过日子,不再遭受病痛折磨,已经是万幸。


       还了林氏清白,林殊不再是林殊但依旧活在他身边,暴雨横过后变细水,他无比珍惜。


       一切都过去了。


       “我记得,我当时第一次遇见梅长苏,是我被前女友甩了后去你的酒吧喝闷酒,店里只有我一个人。”江边的风清凉得很,洋酒酒劲这时才开始慢慢上头,萧景琰牵着梅长苏的手,开始回忆起以前。


       “你当时喝醉了,把我吓了一跳,我还是林殊的时候,你醉酒也只是闷头就睡,那一次你居然开始说胡话。”梅长苏也顺着他的话接下去。


       “我说了什么?”


       “你在喊我,喊小殊。”梅长苏话说得很轻,“喊了很久,黎纲还以为我身份暴露了。”


       “小殊。”


       “嗯。”


       “长苏。”


       “嗯。”


       “夏江进监狱后,你吓坏我了,你不该瞒着我。”


       就不该,瞒着我那么多那么多。


       “那是形势所迫。每次你喝醉,都在喊小殊,后来就喊起了长苏。”


“他们是同一个人,也不是同一个人。”萧景琰停下脚步,“还好你还在。”


       “只要你想,我就在的。”


       梅长苏语气依旧轻飘,一如当时景琰去酒吧时梅长苏对他的点点引导暗示。


       轻飘的同时,又多了几分郑重,就好像景琰方才不让他喝酒的语气。


       严肃而不可质疑。


       “不是有蔺晨吗?他刚也说了,我们可以一起活到80岁,他从来没骗过你,我的病他也最清楚。”梅长苏也对上那对鹿眼,只觉里面盛着数种情感,不能一一道出。


       “生同寝,死同穴。”萧景琰低语,“只愿死后,灵魂仍能相认重聚。”


       “我死过一次,景琰,就好像睡了一场觉一样,只是醒来,更多是觉得恐惧。”梅长苏伸手抱住了他。


       “我会陪着你,一直,死了也是,”萧景琰也抱紧了他,“只要你陪着我,我什么都不怕。”


       梅长苏张了张嘴,本来想说“我也是”,却硬是被萧景琰一番直白的情话弄得鼻酸,只是往他怀里蹭了蹭。


       他们从来没说过爱这个字,但他们彼此深知这种情感已经涌进对方的骨髓,面对死亡,他们的灵魂亦是淡然无恐惧。


       一切都过去了。


       接下来的事顺其自然,他们在大街上拥吻,引来路人一片欢呼口哨。


       一吻天荒地老。




#5.


徐徐入眠沉睡。
徐徐入眠无恐惧。


       梅长苏醒来的时候,萧景琰早就醒了,却一直侧躺着打量着他。


       晨光温和,一切都恍如梦境,他轻声道:“景琰,早安。”


       萧景琰吻上了他的眼,“早安。”


潮流内人疲累一觉苏醒了,
蓦然回看不想再追。


两夫夫怎相对,暴雨横过后,变细水。
再蒸发变轻烟一缕,幻化云雨,在被窝里。




End.




吐槽一下:
没带电脑在外地用手机打完了。
百糖活动好多太太要吓哭。
有些东西还是没有交待清,比如景睿他妈老早离了婚什么的,将就着看。
温情没写出来,我的错


群宣:
爱糖,爱靖苏。
爱净世破魔糖,不爱暴雨梨花刀。
不需要污金丸,也不需要情丝绕。
爱撩,就不污。
我们不是糖的搬运工,我们是糖的生产者。
靖苏百糖活动。
我们代表靖苏甜党,齁死你。
招募一起共建甜党伟大事业的太太们~文画MV不限!
拒绝一切假冒伪劣HE,拒绝发刀
糖党群号250258201 敲门砖:LOF的ID 入群要求有靖苏产出哟!

评论

热度(132)

  1. 贝加尔湖畔与喵维安。 转载了此文字
    我意外发现之前的百糖靖苏活动竟然没有人来做系统的整理工作,作为一个专注的甜党(好像听到了反驳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