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加尔湖畔与喵

¥世界这么乱,装纯给谁看$

赴人寰记:画皮(一)(百糖靖苏第六天)

拔丝玻璃捻成星:

半鬼皇子和画皮谋士的恋爱故事(别信)





 


梅长苏描完最后一笔,在晾干的时候端详了会儿,才把皮举起抖开了,又活动了一下筋骨,忽然有些想咳嗽。


他还没把皮披好,蔺晨就从窗外悄无声息地飘进来。


“你就打算用这幅样子去金陵?”


梅长苏叹了口气:“不然画成原来的脸,找死?”


“你还用找?”


梅长苏不想理这个颜料贩子,问:“能撑多久?”


蔺晨笑眯眯地举出两根手指:“这次的彩墨是防水的,保你两年不用补色。”


 



 


画皮鬼得是死鬼,但蔺老阁主从梅岭捡回来的是缕生魂,林殊的气儿没断。


是怎么披上的这画皮,个中过程并不方便细说,新名字是他自己取的,当然不是别人理解的那个“屠绝鬼气,苏醒人魂”的意思,但具体是个什么意思,他也懒得说。


倒是梅长苏披了人皮刚下榻的时候,那双细白的脚踝骨踩在地上,晃悠悠的根本站不稳,走上两步就要平地跌跤。他觉得自己大概是画得不太好,于是又想回去重新描,被拦住了。


“大概是这几天山里潮,导致效果不佳。长苏你也小心点,画皮或者补色的时候沾了水都有影响的。”


后来江左盟宗主特别喜欢把人往江里头丢。


 


但梅长苏到金陵才过了一年,飞鸽传书就往南楚去了,颜料贩子过来救完急之后问他:“我给的货自己清楚,你这是把自己往水里泡了十天呢,还是不当心灌了什么到里面去了?”


梅长苏咳了一声,扶了扶老腰,难得没反驳他什么。


 



 


梅长苏和萧景琰说选你我是别无选择,萧景琰琢磨了一下自己的几个兄弟,竟然发自内心地赞同他。


然而萧景琰其实也不是正常人,他母妃是鬼,是谢侯爷不堪回首的往事,后来阴错阳差地成了宫中静嫔。不过这也这没什么,反正他兄弟里面也没几个正常人。


萧景琰在宫宴上面无表情地看着他的皇帝爹和贵妃喝小酒,想还好越氏就是个白无常而已,不是孟婆,不然她端出来的酒可不能随便喝。喝下去,这大梁可就要完了。


 


所以说萧景琰算是半个鬼,因此他还很记得他第一次见梅长苏时候的情形,白衣书生向他揖了一揖,笑吟吟地问:“靖王殿下能看得见我?”


自小天赋异禀,见鬼用不着牛眼泪的萧景琰沉默了片刻,低头,果然这位满脸无害微笑的苏先生在金陵的晃晃烈日之下,并没有影子。


他把许多脱口而出的问话憋了又憋,最终还是把庭生往自己身后拉了拉,回答:“……看得见。”


 


“其实是个正常人都看得见你,不然怎么叫画皮鬼?”


梅长苏眼都不抬一下:“是啊,不骗人的鬼,何必要去画这一张皮,混迹于活人之列?”


所以他故意要让萧景琰知道自己是鬼,知道自己这是,要来骗人了。


你呢,甘不甘愿让我来骗?


 



 


梅长苏伏在桌上,小心地没有碰到旁边调了一团殷红的小碟,他上身衣衫都褪了,露出由肩颈至腰窝一大片光洁苍白的肌肤,萧景琰正小心地握住一支笔,饱蘸了碟中颜色,在他背上勾描。


冰凉的毫尖慢慢地滑过体肤,梅长苏皱着眉,没吭气儿,但其实萧景琰知道他不好过。这一笔画下去,连旁边的皮肉都被灼出了一片粉红色,更不用说直接接触到笔墨的地方。但他还是得在这具身体上画完一道符。


不然三天后的招亲文试,这霓凰郡主亲选的主考客卿要是连殿门都进不去,这出戏可就真演不下去了。


话说开了,有些请求也就理所当然地被提出来。金陵宫城龙气太重,里面魑魅魍魉横行是另一回事,可梅长苏到底是个鬼,寻常近不得。于是借了皇子血调一点朱砂,画个符镇一镇鬼气。


萧景琰当然只能答应他。


 


蒙挚晚上过来找他:“小殊,你没有那道符就真不能进宫?”


梅长苏在灯下拿沾了水的帕子慢慢擦他的皮:“假的。”


“哎那你为什么要这么骗靖王殿下?”


“鬼骗人需要理由吗?”梅长苏斜过眼来看蒙大统领,褪了皮也并没有青面獠牙之状,只是个不过十六七岁的少年,一双眼里俱是鬼气,半点看不出昔日的模样。于是蒙挚便噤声了,梅长苏转头继续擦他的皮,他看着指尖沾上的一点红,被萧景琰的血烫到了便凑唇吹一吹,在心里补了句“我高兴。”


 


伍 


 


梅长苏随身有一具轻巧的小弩,叫做画不成,说是防身之用。


实际上真派不上什么用场,反正他也死不了第二次,只是他那时候听到就觉得这弩的名字起得有意思,便寻觅过来,带在身边。


画皮鬼身边带着一具画不成,他是能画出一张大好皮相的鬼,然有伤心画不成。


 


萧景琰把玩着这具小弩,滴滴花纹如泪,他问梅长苏:“这弩似是班氏所制?”


梅长苏慢慢地笑了笑,故意略过了许多,只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苏某一介书生,总要有些东西攥在手里,才能安心。”


——也不知道是谁见面就恨不得直接告诉萧景琰我是个鬼的。


萧景琰顿了顿,忽然道:“我也很喜欢它的名字。”


梅长苏眨了眨眼。


 


谓世间无限丹青手,唯一片痴心画不成。




-------------------


爱糖,爱靖苏。


爱净世破魔糖,不爱暴雨梨花刀。


不需要污金丸,也不需要情丝绕。


爱撩,就不污。


我们不是糖的搬运工,我们是糖的生产者。


靖苏百糖活动。


我们代表靖苏甜党,齁死你。


招募一起共建甜党伟大事业的太太们~文画MV不限!


内容必须是甜哒,拒绝一切假冒伪劣三无糖。


糖党群号250258201 敲门砖:LOF的ID 入群要求有靖苏产出哟!




评论

热度(442)